• 环球星访谈专访凌潇肃:学表演是唤起对“过家家”的记忆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武若曦):2017年,凌潇肃在综艺《演员的诞生》中,凭借精湛的演技收获了无数好评,再一次走进了大众的视野。时隔两年,凌潇肃带着自己主演的电影《特警队》回归大银幕,这是一部完全以特警为主角的电影,影片以特警精英队伍“蓝剑突击队”为原型,邀请真实特警参与拍摄,并进行专业指导,所有演员不用替身,都是实战打斗。  为了更好地将特警的风采与使命感呈现出来,在开拍之前主演们就进入北京市公安局反恐怖和特警总队,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封闭式训练,接受体能与意志力的双重考验。“魔鬼式的训练”,让凌潇肃至今都十分难忘,“高强度的体力训练还是次要的,关键是要在这半个月掌握特警队的所有技能,并且要在拍摄现场很熟练的展现出来,这是对演员最大的考验。”  在训练过程中,凌潇肃曾受伤感染,但是他依然选择坚持下去,谈到为什么会选择接演这部电影,凌潇肃坦言自己完全是冲着丁晟导演去的,“我特别喜欢丁晟导演的风格,所以当时他邀请我的时候,我连剧本都没看,就来了。”谈到和丁晟导演的合作,凌潇肃说自己对导演的认知分两个阶段,“起初,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干脆爽快的人,见了我一面,就敲定我来演了。进组之后,我发现他是个‘暴君’,让大家陪着他一起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丁晟导演也给了演员很大的发挥空间,凌潇肃和导演在创作上即兴碰撞出了很多灵感,“我和导演一边拍一边挖掘角色的更多面,演着演着发现这个角色被我诠释成了一个喜剧人物。”生活中,凌潇肃给人一种“越认真越搞笑”的感觉,而在表演中他把自己的性格和人物融合在了一起,给了导演很多意外之喜。尽管凌潇肃在创作上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但是他从未想过要自己当导演。凌潇肃觉得演员和导演的关系更像“夫妻”,“导演和演员一定要互相信任,互相欣赏,才能一起创作出更优秀的作品。”  因为自幼生活在西安电影制片厂,从小对影视耳濡目染,所以从事演员这个职业在凌潇肃看来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从小就喜欢模仿别人,表演让我享受一种儿童的乐趣。”在凌潇肃看来,表演是人的本能,他还举例小孩玩儿“过家家”的游戏,“玩儿这个游戏的时候,孩子们就是在表演。”而当记者提出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天赋成为演员时,凌潇肃回答道:“那是因为他们把这件事儿给忘了,所谓的学表演,就是唤起对‘过家家’的记忆,所有的大艺术家都希望自己能成为当年的那个孩子。”  “演员需要保留这种天真强大的信念感,一生都要像个孩子一样。”凌潇肃坦言自己生活中并不是一个很有自信的人,但是他却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表演能力,在他看来演员的信念感就是要有一颗孩子般的内心,“当你还是孩子的时候,凡事都会特别相信,比如在做游戏的时候,小孩手里可能没有东西,但是也会特别投入,其实这就是所谓的无实物练习,整个游戏的过程全靠想象来完成。演员也一样,任何艺术作品都是要靠想象力来完成的。”  1999年,凌潇肃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大学期间因为出演《关中往事》里的男主角墩子一炮而红,而后在《回家的诱惑》中饰演懦弱的绝世渣男洪世贤,再次把他的演艺事业推向高潮,本该一路顺风顺水的他,却在经历婚变后消失沉寂多年。尽管如此,凌潇肃坦言自己从未想过改行,“就像你无法让一个喜欢吃冰淇淋的孩子不喜欢吃冰淇淋一样。”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时候,凌潇肃用自己的坚韧和毅力熬了过来,最终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从出道到现在,凌潇肃在接戏上一直都是“守株待兔”型,“演员都是被动的,很多东西都是争取不来的。”这听起来有点悲观和佛系,凌潇肃却解释道:“导演觉得你合适,自然会用你,觉得你不合适,就算你跪下来也没用。”也许是内向的性格让他一直不争不抢,也许是曾经努力过的失败让他心灰意冷,但是如今的他谈起这些却很坦然,他说自己有点悲观主义。“内向狂热”、“悲天悯人”、“居安思危”是凌潇肃对自己性格的形容,从这些词上不难看出他矛盾和纠结的内心。“量力而行,无欲而刚”则是凌潇肃经常拿来劝解自己的一句话,他一直在努力和自己达成和解。  如今,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让凌潇肃充满幸福感,“孩子的世界没有压力,我特别喜欢跟他们在一起玩儿,自己也会很快乐轻松。”谈到孩子的时候,似乎触碰到了他心底的柔软,“我会尽量满足孩子的所有要求,但是也会把他们当做大人一样去沟通。”  访谈实录  国际在线娱乐:为什么会选择参演《特警队》这部电影?  凌潇肃:其实我是冲着丁晟导演去的,因为我特别喜欢丁晟导演的风格。我是突然间接到这个事儿去见他,问我现在要开拍《特警队》,能不能明天就到特警队去进行培训,15天以后开机。我说可以,但是我想看看剧本,他说没有剧本,剧本我还没写好,所以说我是冲着丁晟这两个字,这个人去的。  国际在线娱乐:和丁晟导演合作,感觉怎么样?  凌潇肃:我觉得我对他的认识分几个阶段,一开始我觉得他是个很干脆很爽快的人,他就见了我一面,就把我订下了。后来进了这个组以后,我觉得他是个“暴君”,让大家陪着他一起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国际在线娱乐: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是真正喜欢表演的?  凌潇肃:其实表演更让我享受一种儿童的乐趣,实际上表演这个东西是人的一个本能,你看在孩子阶段,为什么会有“过家家”这个游戏?这个是很有意思,大人在“过家家”演戏,小孩“过家家”就是个游戏。所谓的学表演,让它唤起对“过家家”的记忆。所有的大艺术家都希望自己能成为当年的那个孩子。  国际在线娱乐:怎么理解演员的信念感?  凌潇肃:演员的信念感,就是孩子般的轻易相信。孩子凡事他都相信,做游戏的时候特别投入,他手里其实没有东西,但是他也能玩的特别开心,特别投入。这就是无实物练习,因为小孩有想象力,整个的游戏过程都是靠想象来完成的。演员也一样,任何艺术作品都是要靠想象力来进行下去的。  国际在线娱乐:用三个词来形容自己的性格?  凌潇肃:内向、狂热、悲天悯人。我是一个特别操心的人,有点悲观主义,属于那种杞人忧天那种,总是喜欢未雨绸缪,居安思危,平时又比较内向,经常觉得很不会表达自己,但有时候又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有激情的人,所以比较狂热。
    2020-01-07 15:24:30凌潇肃
  • 环球星访谈专访凌潇肃:学表演是唤起对“过家家”的记忆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武若曦):2017年,凌潇肃在综艺《演员的诞生》中,凭借精湛的演技收获了无数好评,再一次走进了大众的视野。时隔两年,凌潇肃带着自己主演的电影《特警队》回归大银幕,这是一部完全以特警为主角的电影,影片以特警精英队伍“蓝剑突击队”为原型,邀请真实特警参与拍摄,并进行专业指导,所有演员不用替身,都是实战打斗。  为了更好地将特警的风采与使命感呈现出来,在开拍之前主演们就进入北京市公安局反恐怖和特警总队,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封闭式训练,接受体能与意志力的双重考验。“魔鬼式的训练”,让凌潇肃至今都十分难忘,“高强度的体力训练还是次要的,关键是要在这半个月掌握特警队的所有技能,并且要在拍摄现场很熟练的展现出来,这是对演员最大的考验。”  在训练过程中,凌潇肃曾受伤感染,但是他依然选择坚持下去,谈到为什么会选择接演这部电影,凌潇肃坦言自己完全是冲着丁晟导演去的,“我特别喜欢丁晟导演的风格,所以当时他邀请我的时候,我连剧本都没看,就来了。”谈到和丁晟导演的合作,凌潇肃说自己对导演的认知分两个阶段,“起初,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干脆爽快的人,见了我一面,就敲定我来演了。进组之后,我发现他是个‘暴君’,让大家陪着他一起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丁晟导演也给了演员很大的发挥空间,凌潇肃和导演在创作上即兴碰撞出了很多灵感,“我和导演一边拍一边挖掘角色的更多面,演着演着发现这个角色被我诠释成了一个喜剧人物。”生活中,凌潇肃给人一种“越认真越搞笑”的感觉,而在表演中他把自己的性格和人物融合在了一起,给了导演很多意外之喜。尽管凌潇肃在创作上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但是他从未想过要自己当导演。凌潇肃觉得演员和导演的关系更像“夫妻”,“导演和演员一定要互相信任,互相欣赏,才能一起创作出更优秀的作品。”  因为自幼生活在西安电影制片厂,从小对影视耳濡目染,所以从事演员这个职业在凌潇肃看来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从小就喜欢模仿别人,表演让我享受一种儿童的乐趣。”在凌潇肃看来,表演是人的本能,他还举例小孩玩儿“过家家”的游戏,“玩儿这个游戏的时候,孩子们就是在表演。”而当记者提出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天赋成为演员时,凌潇肃回答道:“那是因为他们把这件事儿给忘了,所谓的学表演,就是唤起对‘过家家’的记忆,所有的大艺术家都希望自己能成为当年的那个孩子。”  “演员需要保留这种天真强大的信念感,一生都要像个孩子一样。”凌潇肃坦言自己生活中并不是一个很有自信的人,但是他却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表演能力,在他看来演员的信念感就是要有一颗孩子般的内心,“当你还是孩子的时候,凡事都会特别相信,比如在做游戏的时候,小孩手里可能没有东西,但是也会特别投入,其实这就是所谓的无实物练习,整个游戏的过程全靠想象来完成。演员也一样,任何艺术作品都是要靠想象力来完成的。”  1999年,凌潇肃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大学期间因为出演《关中往事》里的男主角墩子一炮而红,而后在《回家的诱惑》中饰演懦弱的绝世渣男洪世贤,再次把他的演艺事业推向高潮,本该一路顺风顺水的他,却在经历婚变后消失沉寂多年。尽管如此,凌潇肃坦言自己从未想过改行,“就像你无法让一个喜欢吃冰淇淋的孩子不喜欢吃冰淇淋一样。”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时候,凌潇肃用自己的坚韧和毅力熬了过来,最终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从出道到现在,凌潇肃在接戏上一直都是“守株待兔”型,“演员都是被动的,很多东西都是争取不来的。”这听起来有点悲观和佛系,凌潇肃却解释道:“导演觉得你合适,自然会用你,觉得你不合适,就算你跪下来也没用。”也许是内向的性格让他一直不争不抢,也许是曾经努力过的失败让他心灰意冷,但是如今的他谈起这些却很坦然,他说自己有点悲观主义。“内向狂热”、“悲天悯人”、“居安思危”是凌潇肃对自己性格的形容,从这些词上不难看出他矛盾和纠结的内心。“量力而行,无欲而刚”则是凌潇肃经常拿来劝解自己的一句话,他一直在努力和自己达成和解。  如今,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让凌潇肃充满幸福感,“孩子的世界没有压力,我特别喜欢跟他们在一起玩儿,自己也会很快乐轻松。”谈到孩子的时候,似乎触碰到了他心底的柔软,“我会尽量满足孩子的所有要求,但是也会把他们当做大人一样去沟通。”  访谈实录  国际在线娱乐:为什么会选择参演《特警队》这部电影?  凌潇肃:其实我是冲着丁晟导演去的,因为我特别喜欢丁晟导演的风格。我是突然间接到这个事儿去见他,问我现在要开拍《特警队》,能不能明天就到特警队去进行培训,15天以后开机。我说可以,但是我想看看剧本,他说没有剧本,剧本我还没写好,所以说我是冲着丁晟这两个字,这个人去的。  国际在线娱乐:和丁晟导演合作,感觉怎么样?  凌潇肃:我觉得我对他的认识分几个阶段,一开始我觉得他是个很干脆很爽快的人,他就见了我一面,就把我订下了。后来进了这个组以后,我觉得他是个“暴君”,让大家陪着他一起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国际在线娱乐: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是真正喜欢表演的?  凌潇肃:其实表演更让我享受一种儿童的乐趣,实际上表演这个东西是人的一个本能,你看在孩子阶段,为什么会有“过家家”这个游戏?这个是很有意思,大人在“过家家”演戏,小孩“过家家”就是个游戏。所谓的学表演,让它唤起对“过家家”的记忆。所有的大艺术家都希望自己能成为当年的那个孩子。  国际在线娱乐:怎么理解演员的信念感?  凌潇肃:演员的信念感,就是孩子般的轻易相信。孩子凡事他都相信,做游戏的时候特别投入,他手里其实没有东西,但是他也能玩的特别开心,特别投入。这就是无实物练习,因为小孩有想象力,整个的游戏过程都是靠想象来完成的。演员也一样,任何艺术作品都是要靠想象力来进行下去的。  国际在线娱乐:用三个词来形容自己的性格?  凌潇肃:内向、狂热、悲天悯人。我是一个特别操心的人,有点悲观主义,属于那种杞人忧天那种,总是喜欢未雨绸缪,居安思危,平时又比较内向,经常觉得很不会表达自己,但有时候又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有激情的人,所以比较狂热。
    2020-01-07 15:24:30凌潇肃
凌潇肃

凌潇肃,1980年5月22日出生于陕西西安,中国内地影视男演员,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