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电影   |   电视   |   演出   |   综艺   |   时尚   |   星途   |   图库   |   环球星访谈   |   热词   |   1+1观影团   |   微博
首页 > 滚动 > 正文
尔冬升:我的人生故事还在编写
2022-09-22 10:01:02来源:北京晚报编辑:武若曦

  时隔6年,65岁的香港导演尔冬升终于交出了他的电影新作——《海的尽头是草原》。该片是第十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开幕影片,目前正在全国热映。这一次,尔冬升把目光投向了辽阔广袤的内蒙古草原,在诗情画意的风光中讲述了一段民族大爱的故事。

  选景地

  一切都是真实的草原风光

  尔冬升坦承,自己之前对“三千孤儿入内蒙”这段历史一无所知,当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找到他时,他才开始看了一些资料。他被深深震撼,觉得这个题材非常值得深挖。随后,他看了很多跟这段历史有关的文章,包括《国家的孩子》《静静的艾敏河》等影像作品。他发现,“三千孤儿”只是一个代名词。“我们看到的真实人数有三到五万人,除了内蒙古,别的省份也有接收孩子的。在看资料的过程中,我们不断把新的内容补充进去,整个剧本的创作一直延续到影片杀青之前。”

  这些孤儿跟尔冬升的年龄相仿,他采访了几位,发现他们小时候的记忆都是片段的,有些人甚至只能记住一个画面。尔冬升决定以一个家庭的视角切入,来展开这个故事。

  接拍这部电影,尔冬升还有一个个人情结。他小时候依稀记得姥姥说过,她是蒙古族,但现在向表哥表姐求证,发现已经没有人记得了,“虽然有点遗憾,但我到了内蒙古这个地方,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这次拍摄之旅对我来说很奇妙。”

  内蒙古的广袤开阔给了尔冬升极大的震撼。

  剧组每天都要很早起床,然后开车100多公里赶到拍摄地点。难以预测的是天气,它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尔冬升说:“站在草原上看天空,是我在香港或北京看不到的景象。”面对如此美景,尔冬升要求摒弃特效制作,一切都是真实的草原风光。

  挑演员

  不要演戏演得最好的孩子

  影片中的演员众多,有相当一部分是内蒙古当地的演员。

  陈宝国扮演哥哥杜思瀚,虽然出场的戏不多,但对于尔冬升来说,却是一枚“定海神针”,“看似很简单的戏,我都跟他聊得很细,希望从他的眼神里能流露出内在的感觉,点到即止。”

  2020年9月,尔冬升在《演员请就位第二季》中担任节目导师,由此认识了马苏、王锵、王楚然等演员,虽然他在节目中对这些演员非常严厉,但也承诺以后有机会会跟他们合作。没想到,这个承诺很快就兑现了。马苏在片中扮演女主角萨仁娜。在尔冬升眼中,马苏的长相和性格很接近内蒙古女人,加上她过硬的演技,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王锵扮演萨仁娜的儿子那木汗。王楚然扮演小时候杜思瀚的妈妈。此外,阿云嘎、丁程鑫等也都是第一次在电影中扮演角色。

  扮演小时候杜思珩的罗意淳,拍摄时只有6岁。“我不要演戏演得最好的孩子,我想找比较淳朴一点的,如果小演员演得特别好,整个戏就不单纯了。”

  除了人,影片中还出现了牛、羊、马和狼的画面。“相比之下,牛是最难拍的,怪不得人家都说‘牛脾气’。它才不管你,牛角也很尖,如果撞到人的话,是很危险的。”片中有妹妹杜思珩晚上走出蒙古包遇到几只狼的画面,“那些狼其实是养的,不是野狼。”

  定主题

  人类是有爱心和同情心的

  影片中杜思珩被母亲忍痛送到了儿童福利院,后来又被送到了内蒙古牧民萨仁娜家里收养,这给她幼小的心灵蒙上了一层阴影。到上海寻找母亲,就成了杜思珩后来挥之不去的念想。“寻亲的事情一直在发生,我知道内蒙古有一批孤儿,他们曾经组织过一个团队,也去过上海寻找亲人。有些人就是想知道为什么父母不要我,而有些人只是想见一见亲人,了却一个心结。”

  也许有人会质疑萨仁娜一家与杜思珩之间毫无血缘关系的亲情和爱,但在尔冬升眼中,这种超越血缘关系的爱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人类是有爱心和同情心的,不要怀疑这些人性,大部分都还是好人。我们还是要对所有的事情保持希望。”

  谈未来

  还想继续冒险顺着水流游去

  尔冬升对电影的严肃认真,让演员陈宝国印象深刻,“尔冬升导演不坐着,他永远是站着看监视器。这让我想起自己刚入行时拍电影都是这样的,导演都是站在摄影机旁边,就是为了方便看演员的表演。”

  在拍摄《海的尽头是草原》时,为了给年轻演员示范,尔冬升亲自跳到水里,做出各种溺水时的手部动作。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功夫明星,到转型当导演,并于1994年凭借《新不了情》获得了第1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最佳导演等六大奖项,现在担任香港电影金像奖协会董事局主席的尔冬升见证了香港电影产业半个世纪的风云变幻。

  “我是一个比较喜欢新鲜事物的人,喜欢冒险。”他告诉记者,自己不会退休,“我以前潜水的时候,遇到洋流,用尽全力都无法游过去,只能被水流带远,但这样反而会有意外的惊喜,大自然带给我很多的启示和感悟。我现在年纪大了,不想让太多的规矩束缚自己,我还要去冒险,要顺着水流游去。”谈起晚年生活,尔冬升说:“我的人生故事还在编写,对于未来我依然还在规划,我希望在自己未来的电影中看到更多正能量的东西,多一点爱和善良。” (记者 王金跃)

标签:
           
最新推荐
新闻
文娱
体育
环创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