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环球星访谈·齐溪:角色大过天
      国际在线专稿(记者:刘欣):从小喜欢唱歌跳舞的齐溪,做演员并不是她的“第一志愿”。机缘巧合下,她演起了戏,成了圈里公认的好演员,还曾被誉为最有天赋的女演员之一。入行这些年,合作过的大导演从顾长卫到娄烨,从孟京辉、李玉到王小帅,是名副其实的“名导收割机”。  可也有人说“齐溪没有赶上好时候”。在李玉执导的《万物生长》中,齐溪纯素颜出镜,这样的做法如今可能会被人称赞为“为角色牺牲”,但那时齐溪得到的却是“丑”的评价。不过齐溪向来在塑造形象上豁得出去,“角色大过天,角色大过我本人,我自己只是一个载体,我只是一个要表达角色的演员,在那一刻我是谁其实并不重要,我只是要把角色演好才对得起自己。”  齐溪还反复强调“对待表演要出于真心”,“表演不是表演‘动情’,是需要演员真的动情,自己真切地感受到真实的东西,那就是最真的。”如果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她会停下。  遵循创作冲动的齐溪,在剧本选择上的“任性”,也着实让经纪人头疼。前不久,她参演孟京辉的话剧《茶馆》,登上了阿维尼翁IN戏剧节,成为中国戏剧的高光时刻,却鲜有报道。此外,她还想演个喜剧,但也不强求,一切要看缘分。  就像孟京辉对齐溪的评价,“她的表演极其自然,浑身放松,从不拖泥带水,不自作多情。中国似乎找不出这样的女演员。”  访谈实录:  国际在线娱乐:做演员是你从小的梦想吗?  齐溪:其实我从小就喜欢文艺,跳舞唱歌什么的,我妈妈也特别喜欢。然后,在军艺里学了5年舞蹈,又当了5年的兵,我一共当了10年的兵,那样的经验是人生中非常宝贵的。我之所以选择学表演,是因为我特别想上大学,想考大学,但自己的学历是中专有点不太够。我还挺有上进心的,想着从事艺术生命可能会伴随一辈子的职业,所以到最后就选择了去学习表演。学习表演也意味着我的舞蹈不太会被浪费,我可以做舞蹈演员。  国际在线娱乐:从小就有表演天赋吗?  齐溪:听我妈说好像是有的。我从小就喜欢看电视,模仿里面的人说话,反正唱歌跳舞都挺好的,有一点文艺天赋。  国际在线娱乐:还记得自己的第一部戏是什么吗?  齐溪:特别小的时候,我其实拍过短片。当时在我们贵州省电视剧制作中心,那时候很小,拍那种好像是十几分钟的短片。我当时应该是六岁半、七岁的时候,然后就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小短片。  国际在线娱乐:什么才是好演技?  齐溪:就是真心,是不是在真心的对待自己。因为只有真心对待自己才是真的对待观众,首先就是自己这一关,自己以为假模假式地在演一些东西,这是在欺骗观众,我如果都不能感动自己,那就是假的。表演其实不是表演“动情”,是需要演员真的动情,自己真切地感受到真实的东西,那就是最真的。反正我自己过不了我自己这一关,我就会选择停一停或者请导演来帮帮忙。   国际在线娱乐:《万物生长》中素颜出镜需要很大勇气吧?对于表演有什么禁区吗?  齐溪:如果有角色需求,那就应该是素颜的。我为出镜不在意形象这个事情其实吃了不少亏、吃了不少苦,那个时候有网友说齐溪丑,其实完全不会对我造成伤害,也不会对我表演的理念造成任何疑虑。这是一个很简单的理念:导演要求这个人物不化妆那就是不化妆,不能因为要自己好看而去影响对这个人物的创作。现在这两年还好一些了,过去那些年我扮丑出镜,没有人对这样的演员提出表扬。现在有演员扮丑出镜,就有人夸,我那些年扮丑所有人都骂我丑,你们怎么不夸我?没事儿,以后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不会影响到我什么。  国际在线娱乐:所以为了角色你可以牺牲很多?  齐溪:这是应该的,没有什么,因为角色大过天,角色大过我本人,我自己只是一个载体,我只是一个要表达角色的演员,在那一刻我是谁其实并不重要,我只要把这个演好才对得起我自己。  国际在线娱乐问:年龄会不会对你产生影响?  齐溪:我拍的第一部电影的时候,和(娄烨)导演合作。那时候我大学毕业没多久,只演了几年话剧。电影里我演的是一个小孩的妈妈,之后在《万物生长》中又演了一名大学生。我其实比较占便宜,因为我不属于花旦型的演员,我在戏曲的行当里面属于青衣型的演员,我可能一上来就能演一个小孩的妈妈,也可以演十年这样的角色,所以我还是挺幸运的,我对这方面不是特别的担忧。  国际在线娱乐:观众对你的印象多是很文艺、很高冷范,会不会对你的戏路产生影响?  齐溪:我现在特别想演喜剧。我演过喜剧,如果有缘碰到喜剧就演一演,演大家喜欢的、乐意看的也没有问题,看缘分。  国际在线娱乐:这样的想法是自发的,还是考量到市场和流量?  齐溪:我觉得考虑市场和流量是经纪公司去考虑的事情,而我自己更多的需要是考虑剧本、导演、和合作的演员。我一直很任性,我经纪人也拿我也没招,永远是他们和我分析这个剧本会面对大众市场,让更多的人看到这样的时候,我自己则更多地遵循创作的冲动。  国际在线娱乐:什么样的角色能够打动你?  齐溪:我觉得是有底蕴的角色,她(应该)是复杂的,不是一个简单频率的人,她是有故事的,她是有起承转合的,是有弧线的这样人物。  国际在线娱乐:你喜欢的演员是谁?  齐溪:欧洲的演员我喜欢伊莎贝尔·于佩尔,还有朱丽叶·比诺什,我在法国看过她的话剧!美国演员梅丽尔·斯特里普,还有英国演员丹尼尔·戴·刘易斯,都是我非常尊重、喜欢和热爱的演员,我很喜欢他们是因为他们的演员职业和个人生活都是非常优雅和美好的,这是很吸引我的地方。
    2019-07-25 16:16:50环球星访谈
  • 环球星访谈•成龙:我不是Superman 但每部戏都要拍好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刘欣):2017年,第89届奥斯卡将终生成就奖授予成龙,以表彰他对华语功夫电影的卓越贡献。自1971年以武师身份进入电影圈开始,兢兢业业的成龙在47年的时光里,为华语电影投入了全部精力,毫无怨言。  拍了一辈子电影,成龙从没有停下他的脚步。他说自己不是Superman,动作也没有以前灵活,但他对电影的热忱始终未减,“我喜欢电影,我要拍的是好电影,要拍别人做不到的东西”。于是,观众每年都能在大银幕上看到成龙的身影,《十二生肖》、《天将雄狮》、《功夫瑜伽》……可能直到去年的一部《英伦对决》,才恍然意识到,原来成龙大哥已年过60。  从最初拍电影只为吃饱肚子, 到1978年凭借《蛇形刁手》开创功夫喜剧片的潮流,再到如今成为华语电影的世界符号,成龙的成功源于他的勤奋与认真,源于他对电影发自肺腑的热爱,源于他对“演员”这个身份最大的尊重。  向极限突破,为演艺事业拼命付出  记者:您拍的电影有很多危险的动作,是什么让您坚持下来的,您的初心到底是什么?  成龙:就是我要拍别人做不到的东西。可能今天我的动作没有以前灵活,但是现在观众还是喜欢看成龙自己做的东西。我的电影都有拍戏花絮,让观众看到传统的我在做危险的动作。但是这样也让我变得可怜,观众永远觉得我不老,他们不知道我现在60多岁,他们认为我是无所不能的Superman。其实我不是Superman,我自己拍戏的时候也害怕,只能硬着头皮从高处往下跳,然后落地摔倒。  记者:您身边的的工作人员说,跟您在一起工作特别有安全感,那您的安全感在哪里?没有软弱的时候吗?  成龙:我的安全感在我的工作人员,我在现场我就很安全。现场的人密切关注我的安全,我感觉这些现场的人就是我的Family。  记者:电影在您的生活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成龙:以前来讲是个饭盒。每天拍电影就可以逃过练功,而且大明星疼我们,把好吃的给我们,到了拍戏,我们能多吃白米饭,为了生存,在十四五岁的年纪,挣五块钱一天。和其他人演戏,总是要NG好多次,因为拍戏的主角不用心,他很多时候都要耽误我们重来。我们武行为了拍一部戏要付出很多,每次的配合都要冒着生命危险。我特别记得有一次,现场搭了一个大城门,城门围绕着火焰,我们要冲上去十分困难,感觉眉毛都要烧掉了。期间导演NG了很多次,因为女演员在笑场,这导致我们回来全部都要把火灭掉,再在每一个地方点火。我那个时候还小,再来一遍的时候冲上去了,回头一看那个女演员躺在地上哭,原来是我们的老武行在那儿报复她。为什么要把这些事情说给观众?就是为了展示他们为你们付出了多少。现在更是越来越离谱,手替脚替头替肩膀替背替,他们来只是讲几句话‘辛苦了’,就他们走了,全部是武行在做。其实武行就是替男主角、女主角做了全部,所以现在希望更多人关注这个问题。  忆往昔岁月,感谢自己的不懈坚持  记者:您得过很多的奖,对您个人来说,您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个?  成龙:对我来说比较特别的奖,比如说世界十大杰出青年,我知道的时候我都很震惊,我觉得自己太渺小了,我只是做了一些人本身应该做的事情,该捐钱的时候捐钱,很简单的事情得到别人的认同。相比消防员,和为了世界和平断手断脚的那些人,我觉得自己很渺小。  奥斯卡那个也是很震惊的,他们也不认同功夫片,我只会拍功夫片,功夫片拿不到男主角,也不会给人认同,但当我真正得奖的时候,是很惊讶的。  记者:还记得您拍的第一部动作电影吗?  成龙:《大小黄天霸》,那时候我还是童星呢。这部戏的歌我现在还记得。我在小孩子的时候拍太多电影了,演了太多的角色了。  记者: 1978年的《蛇形刁手》是中国第一部融入喜剧元素的动作影片,开创了您的大银幕时代。  成龙:那个时候真的感谢吴思远,也感谢我自己,我前面的努力。当人家在睡觉的时候,我对着镜子比划,模仿蛇嘴、蛇信子、蛇尾巴。机缘巧合下,吴思远导演要拍《蛇形刁手》,他要找一个新人,就让我做男主角。我和袁和平在咖啡厅的角落商议:我们拍喜剧功夫片,要跟李小龙的套路不一样,后来就成功了。之后就有了《醉拳》,那时候,每天晚上在健身房自己对着镜子练习,天天看功夫书,看拳谱,利用万籁声的醉拳八式套招,对着练习,结果也成功了。我真的感谢我以前的努力、坚持,也感谢现在的我,不懂科技,不对现在的微博、微信产生过度的依赖,能够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力做“试金石”,开拓中国电影走向世界  记者:您觉得中国功夫电影、中国电影如何做才能走上国际大舞台?  成龙:还是走回我们自己的老路吧。拍一些中国传统的东西,我相信没有一个美国人能做得到。现在大牌的演员大多是用替身在打,花时间、人力、物力、财力去拍,配合出来的镜头效果很好。但我们就拍一些传统的,我们很有优势的。过去的十几年中,我的成家班在美国发展很好,像《王牌特工》,他们拍好了我都吓一跳,他们配合得那么好,他们有那么多时间拍,他们用一天拍一个镜头。我最近拍一个文艺片,我15天拍一个镜头,谁现在敢想敢干15天一个镜头的。我喜欢电影,我拍电影要拍好电影。我现在站在这里,是以以前的心态,同样是今天的心态:我很早以前就告诉自己做一个在历史名人堂中的人。我抱着这样的心理,我每一部电影都要拍好,我每一个镜头都是认真的去拍,所以我能坚持到今天。  记者:中国电影市场近两年非常成功,您觉得如何做才能更好地让中国电影“走出去”?  成龙:现在中国的电影产业非常成功,也影响到世界、及世界所有的电影。Studio,电影公司,导演,都想来中国,分这个大蛋糕。但是,如果真正拍我们本身的电影,却是国内反应大,国外反应小,所以我们应该努力让我们的好电影不仅在中国成功,还要走出国门去。美国现在很多人来到中国,想要和我们合作,但他们找不到好的题材。我拍《英伦对决》、《跨境追捕》、《绝地逃亡》、《功夫梦》都是和好莱坞合作的。我们有功夫,我们有熊猫,但我们没有《功夫熊猫》,他们拍《功夫熊猫》全世界知道;我们拍了这么多部《花木兰》没人知道,迪士尼拍了一部卡通《花木兰》全世界知道;我们导演拍这么多《垂帘听政》,贝托鲁奇只拍一部《末代皇帝》全世界知道,我们拍的电影都出不去。很奇怪吧?因为我们中国人拍中国的东西他们不相信,外国的来拍他们相信了,所以怎么样才能和他们多合作这是一个问题。我现在尽量拍一些中国和美国题材合在一起的影片,我一直在做“试金石”。其实我们真正的中国电影不止功夫,好有很多优秀的电影,比方说《橄榄树》、《太平轮》,但真的要走出去,上国际院线,还有很长的日子要走。我觉得还是先要把中国文化多一点介绍出去,比方说,我们的衣服、文化等等,多多地把我们中国的文化先介绍出去,让他们对我们产生兴趣,吸引他们穿我们的唐装,穿我们的布鞋,一点一点形成骨牌效应。  记者:只有这样,中国电影才能走出去。  成龙:对,怎么样走出去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也在研究中,我会努力!我们电影人一起努力!
    2018-09-20 13:48:22环球星访谈
  • 环球星访谈·周笔畅:让时间证明自己的坚持
      国际在线专稿(记者:刘欣 张宇含):2005年,周笔畅参加“超级女生”选秀节目并获得亚军,逐渐走入观众的视野。那时的她,还是一个带着黑框眼镜、梳着短发的青涩女孩;现如今,她已成为囊括音乐风云榜、音乐先锋榜等6大权威榜单“最佳女歌手、最受欢迎女歌手、最佳专辑”奖的歌手,是名副其实的内地最年轻大满贯歌后。  周笔畅一路成长蜕变,唯一不变的是她对音乐的坚持。追求自己真正喜欢的音乐,而不是迎合市场来创作一些所谓的流行,是周笔畅一直以来的态度。也正因如此,周笔畅的作品大都是一些高质量、高水准的歌曲,口水歌很少。也许不能迅速在大众之间流行开来,但周笔畅说,会等时间证明自己的坚持。  从早年的R&B,到后来的独立音乐曲风,再到近年比较喜欢的电子乐风格,周笔畅说自己很喜欢尝试新鲜事物。2017年,周笔畅在出道12年后发表全新专辑《Not Typical》,并开启全国同名巡演,将“非典型”的音乐带给观众,传达自己不随波逐流的个性态度。  而生活中的周笔畅其实是一个性格多面,脑洞大开的人。经常冒出一些天马行空的想法,让人摸不着头脑,有时还会引来朋友一阵笑骂。  访谈实录:  曲风多变,喜欢新鲜事物  让时间证明自己的坚持  国际在线娱乐:对你而言最喜欢的曲风是什么的?  周笔畅:最喜欢的曲风,我觉得很难定义。但是我其实还是喜欢有节奏一点的东西,或者是有rhythm一点的东西。那至于说它一定是什么曲风,那也不一定。因为我本身是一个比较喜欢去尝试新鲜东西的一个人。那其实像之前,最早大家认识我的时候我可能偏R&B一点,那个是我那时候很喜欢的一个曲风。到后来可能听一些独立音乐比较多,那个时候碰到了陈珊妮,可能就又换了一个风格。在慢慢到现在,我自己又在几年前新接触了一个音乐风格是电子乐,那对于我来说那都是很新鲜的东西,我以前很少去听的,现在感兴趣了,所以这段时间都在去学习这一方面的知识,听很多关于这方面的音乐。所以电子是我现阶段,比较想要去攻克的一个类型。  国际在线娱乐:在喜欢的音乐和流行的音乐之间会怎么选择?  周笔畅:一直以来都会有这方面的困惑,因为好像一直以来我喜欢的东西都不是怎么流行的,我自己一直在做我喜欢的东西。以前这两者之间就在产生矛盾,那可能只是说到现在,我自己可以说了算了,所以相对应没有那么难去决定。对于我来说我想做的开心的话,那肯定还是要做我喜欢的东西、我感兴趣的事情。我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定位,只是说我都在做一些我当下喜欢的东西,然后让大家知道,给大家听,跟你们分享,其他的可能就等时间去证明吧。  国际在线娱乐:有没有想过参加选秀节目做评委?  周笔畅:其实也总是会有选秀的节目找我去做评委之类的,但是我总是有一点点的犹豫,没有非常积极地想去做这件事情。因为对我来说,你在那里的身份是一个老师,那老师对于我来说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意义,因为你如果没有足够的教学能力的话,对我来说还是不要做到那个位置。  国际在线娱乐:考虑过参加真人秀节目吗?  周笔畅:因为我算是一个玩游戏比较认真的人,就是只要做了我就会很认真的去做。但因为在认真的时候,通常都不会有一个什么漂亮的形体或者是面部表情出现,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我如果去参加那种节目会发生什么。  国际在线娱乐:你好像也不是很排斥?  周笔畅:好玩是肯定的,但是有时候这种节目会需要很快的反应力,我不确定我是不是随时都能跟上。  生活中性格多面,脑洞大开  国际在线娱乐:生活中会有脑洞大开的时候吗?  周笔畅:可能会有有脑洞的一面吧。因为自己有时候,有时候我也会觉得自己神经兮兮的。就是比如说可能前几天不小心切到手了,然后突然有一瞬间我会觉得,‘哇!好久没流血了。’那一瞬间感觉自己好像是真实地在活着的。哈哈哈哈哈哈对,就是说给朋友听,朋友就说我变态。  国际在线娱乐:有时朋友会跟不上你的想法?  周笔畅:因为人真的就是会有很多面,然后就有时候不知道遇到什么事情,你可能某一面就会跳出来。  国际在线娱乐: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  周笔畅:我很喜欢旅游。  国际在线娱乐:有什么推荐的目的地吗?  周笔畅:哇!我觉得世界各地对我来说都应该推荐,因为只要是你没去过的地方,你都会想要去感受,因为我觉得那会带给你,跟你生活的环境非常不一样的体验。
    2017-11-20 15:52:49环球星访谈
  • 环球星访谈·李若彤:感恩角色 享受生活
      国际在线专稿(记者:刘欣 实习记者:张宇含)有的人,一生一个角色便足以让人铭记于心。1995年的《神雕侠侣》,李若彤塑造的小龙女,惊艳了所有观众,也成为荧幕经典。从那之后,李若彤就是小龙女,小龙女就是李若彤。  当年的小龙女,翩若惊鸿,宛若游龙。不食人间烟火,与世无争。时隔22年,岁月没有在李若彤脸上留下丝毫的痕迹,举手投足,竟还是当年那个神仙姐姐。李若彤说,在片场,大家都习惯喊她“姑姑”,她很开心,也习惯了大家这样叫。  有人说,后来的几版《神雕侠侣》中,演员“演”出了小龙女,而李若彤就是小龙女。正是当年的作品太过深入人心,李若彤的演艺之路无时无刻不牵动着观众的心。2013年,李若彤携《女人俱乐部》归来,让观众看到原来她也可以演好“妈妈”角色;今年上映的《蝴蝶公墓》中,李若彤又演了一位住在古堡中,不老也不会死的女主人。她提到,也许正是因为不老不死,像极了小龙女,监制文隽才会立刻想到她,与她商量这个角色。  生活中的李若彤,远远地从旁看着,确有几分小龙女的气质,高冷让人不敢接近;但一旦与人攀谈,又十分活泼开朗,好像一个长得好看的邻家大姐姐,还不停地向人分享自己的保养秘笈。  访谈实录:  感恩小龙女这一角色,享受它带来的一切  国际在线娱乐:现在来看,小龙女这个角色对您来讲有什么样的意义,您怎么评价小龙女这个角色的呢?  李若彤:小龙女是我非常非常感恩的一个角色,我感恩她带给我所有的一切,我所有的影迷,所有喜欢我的人,都是从小龙女这儿开始的。所以我很感恩,很高兴。我也很喜欢、很习惯大家叫我“姑姑”。在片场,我们在工作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喊我姑姑的。  国际在线娱乐:大家总叫你“姑姑”,你会有很烦这个称呼的时候吗?或者想极力摆脱这个标签?  李若彤:其实很奇怪,作为演员你有一段时间你会想,“哎呀老是叫我姑姑好烦啊”、“哎呀我想冲破,我要冲破”,可是我觉得真的不应该这样想。后来经过了一段时间你就会想,因为大家都喜欢,所以才是经典。为什么说是经典,经典就是很难去冲破的,就要好好地享受。然后就很开心,大家都这么喊我“姑姑”。  国际在线娱乐:这此出演了一部新电影《蝴蝶公墓》,这个角色为什么会吸引你?  李若彤:是监制文隽跟我说的,这个角色是一个不老又不会死的一个女主人,大家可能一下子就想到,又不老又不死,那不就是小龙女吗?所以我觉得,他们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希望我去出演这个角色。然后我也觉得挺适合自己演的。  国际在线娱乐:除了《蝴蝶公墓》之外,后面有一些什么样的演出计划吗?  李若彤:我去年拍了两个电视剧,一个是只拍了一集的,是《斗破苍穹》;另一个是《海棠经雨胭脂透》,那个是拍了比较长一点的时间。是跟李一桐、邓伦、昊茗合作的一个民国时代的电视剧,已经拍完了。可能年底上映吧。  生活中高冷与开朗并存,满足周围的一切  国际在线娱乐:生活中,您和小龙女一样不食人间烟火吗?  李若彤:我是很极端的,我可以静到你不能想象。就像朋友说的,我不说话的时候还有一点仙气,不食人间烟火似得。这个其实我以前不了解,不知道的,后来慢慢很多人都跟我这么说,‘你知道吗,你不说话的时候,我有点不敢跟你接近,要很远距离才能看你,不敢打扰你,觉得你好像高不可攀,很冷傲,很冷酷’这样的。可是你开口开始说话的时候,就完全是两回事。我觉得我是给人家这么一个感觉,所以我觉得我这两种极端的性格都有。  国际在线娱乐:那到现在为止,您还有什么心愿或者还有什么未达成的目标吗?  李若彤:心愿,我觉得,真的想不起来。在工作上就是没有什么特别的。那天就刚巧,我在看报纸,看到一个心理题:你很快就死了,然后就要你想一想还有什么心愿,还有什么要做的。然后我想啊想,居然没有。然后我就问我身边的朋友,我的朋友就跟我解释说,没有其实是好事,等于说现在你对你的一切,包围你的一切都很满意。我就觉得,嗯,可能是。所以我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愿,保持一个这样的状态我觉得也挺好的。  国际在线娱乐:所以您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  李若彤:我非常容易满足,给我一粒糖我就满足的不得了了。  国际在线娱乐:感觉您还是挺随性的。  李若彤:那要看情况,可是我还是挺执着的人,在工作方面啊,比方说拍戏的过程当中,我觉得要尽好自己演员的本分。那是基本的原则,本分是一定要做到的。比方说不要迟到,剧本要看好,要有心理准备,不要说马马虎虎过了就算了,我还是一个很执着的人。  为喜欢自己的人做改变,不再排斥扮小龙女  国际在线娱乐:有想过做一些有大胆颠覆的表演吗?不再演这种仙女的角色?  李若彤:其实那个时候已经过了。有一段时间,有人找我演跟小龙女类似,或者说感觉差不多的角色,我就会很觉得很抗拒,觉得又是这样的。可是我反复思量,如果我还喜欢拍戏的话,我还喜欢演出的话,我觉得我总会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表演方式,大家喜欢看,我就觉得也可以,就像小龙女的扮相。以前刚开始的,有很多人找我扮,我说‘不做不做,我不想再扮,我扮得有点腻了’。可是后来我自己想通了,因为也是影迷们跟我说的:我们都喜欢看,我们真的很喜欢看,你就满足我们。然后我就换一个身份去想,如果我有很喜欢的偶像,他给我的印象是那个角色,他重新再扮的时候,我会很激动,我会很开心,然后我就令自己改变了。我想,我没有站在她们的角度去想,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们会那么激动,会那么地开心,希望去看到我扮小龙女。然后就慢慢改变自己,觉得也可以啊,应该这么做。她们喜欢我这么多年了,我觉得是对她们的一个回馈。  国际在线娱乐:可能现在年轻人关注的点,以及与明星互动的方式发生了改变,比如说微博,大家离明星更近了。那您有没有不适应?您平时关注年轻人喜欢的东西吗?  李若彤:我一直以来都是抱着一种,‘哎呀这些东西我不会弄,弄得我有点头昏脑胀’,就觉得自己做不了这些,有点烦。可是后来我每次出席活动的时候,我看到我的影迷、看到喜欢我的人,她们一直在追随着我,很难才能见一次,很关心我最近怎么样,我就有一个想法,因为她们不停地告诉我,你可不可以开通互动的方式,哪怕一点点也好。我从来没有去考虑,可是我现在决定我会开始进行一些互动,为了喜欢我的人做的,而不是给不喜欢我的人做的。不喜欢我的人就不要打扰我了,我是为了喜欢我的人做的。  国际在线娱乐:还有就是很多人关心的,您是怎么保养的呢?  李若彤:其实如果你跟我一起生活的你肯定受不了。我不工作的时候,一星期四五天,每天两个小时,去健身房,而不是去逛街,两个小时,从热身,到全部做完,回家。其实对我来说,我不是要强迫自己这么做,这是一个习惯。刚开始我也不喜欢运动,因为觉得很辛苦,可是我就想,做完就可以吃更多的东西,真的太好了,太开心了。所以有的时候朋友问我:‘我做不了怎么办?’我就会跟他们说,你做的时候就想你做完之后就可以吃更多,那你就有更大的动力,然后慢慢你就变成一个习惯了。然后我也不减食,又不挑食,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还有睡觉,睡眠充足,10个小时,没有10个小时也要8个小时。是深沉睡眠,连梦都不会做。
    2017-11-01 14:04:31环球星访谈
  • 环球星访谈·刘昊然:“高能少年”在飞速成长
      国际在线专稿(实习记者:郭琪):从《北京爱情故事》里“宋歌”的初次亮相,到《最好的我们》中“学霸余淮”的本色出演,刘昊然从未成年到成年,好像也在带着我们回忆美好的青春时光。有网友说“他好像高中时暗恋过的那个男生,阳光开朗又聪明好学”。  他将自己的出道当做生活的巧合,将演员作为自己的职业目标,还是学生就好好去上课,也会住宿舍、跟同学聚会、吃路边摊;去剧组拍戏,则会学习与实践互补,“真听真看真感觉”,将角色融入自己的身体。  私下的刘昊然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男生,爱打篮球打游戏,喜欢与朋友开玩笑,也会喊累,想赖床喝酒去旅行,有点早熟,却拥有男孩与男人的双重魅力。  观众对我很客气,不会和前辈作对比  国际在线娱乐:《琅琊榜2》好像马上要播了,第一部口碑各方面都很好,你有压力吗?  刘昊然:其实压力真的没有《建军大业》大,因为《建军大业》他是一个历史的人物,那样给我的压力会更大一些。《琅琊榜》好像确实是珠玉在前,但是因为《琅琊榜》是像胡歌老师,王凯老师,他们是前辈,大家应该不会苛刻到说拿我去和他们作对比。我觉得这一方面应该不会,所以说我其实没有很大的压力。我觉得就是认认真真把我自己的戏拍好就好,所以说给我压力不会很大。  国际在线娱乐:现在舆论会对年轻演员的关注更多,这种关注对你有什么影响?  刘昊然:我觉得更多的关注当然是好事,因为对于演员来说,其实对你的评价不管是好是坏,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一件事情,但我觉得,因为好像大家对我好像还蛮客气的,所以说我觉得就还好,倒没有说受到太多来自于观众啊,来自于这些评论上的压力。  国际在线娱乐:没做演员之前,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  刘昊然:科学家(笑)因为我喜欢数学,对,就是我小时候很喜欢数学,我小时候还上奥数班啊什么的,我小时候真的很喜欢数学,但是没想到最后从事了一个和我小时候喜欢的东西完全不一样的职业,当然这个职业我也很喜欢,所以说这我就觉得是生活的巧合。  现在是青年演员,朝演员这个行业越走越深  国际在线娱乐:最近拍了《建军大业》、《妖猫传》等,都是跟大导演合作,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刘昊然:飞速进步,我觉得自己在飞速成长,包括从角色的理解,然后对表演的理解,真的是在成长很多。现在演戏的时候,开始学会怎么做功课,怎么提前给角色、给这些戏做功课,开始会给这些角色设计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东西,然后开始学着在用身体去演戏,不再单纯的用表情和语言。现在开始已经学会在现场每场戏的时候,自己会说,‘诶,我能不能配合上我的肢体语言一起去把这场戏演好’。现在已经开始去想这些,去做这些。我觉得这些东西真的是,就开始真的在朝演员这个行业越走越深了。  国际在线娱乐:其实你的演技一直是受到观众认可的,那你有没有演戏的小秘诀可以分享一下?  刘昊然:我倒觉得没有什么秘诀,因为之前,我觉得演戏都是首先把自己的心先静下来,然后让自己融入现场的环境,融入这场戏的感情和情绪里,这是我之前在做的事情。然后,其实我觉得好像倒没有什么秘诀,只要认真就好。  国际在线娱乐:网上有评价说你是演技最好的青年演员之一,你觉得这个评价会让你有很大压力吗?  刘昊然:我觉得,青年演员(笑)……能被大家这么评价我当然是很开心的,但我还是觉得,因为演员这个职业是可以做很久的,我希望自己能越来越好,一直能很好!其实面临这样的评价也是会有压力的,因为很担心说会有哪一天突然有一场戏没演好,会被大家诟病,但这也是我努力的一种动力吧,我觉得还挺好的。  国际在线娱乐:所以你会想把演员这个职业作为自己的终身目标吗?  刘昊然:从我现在的想法而言,我是希望能把演员这一职业做很久。但我是因为我觉得人生就是各种各样的巧合,说不准我突然哪一天就想做点别的,但起码现在的我是希望能把演员这一职业一直做下去。  快问快答  国际在线娱乐:20岁的生日,愿望是什么?  刘昊然:愿望?我觉得能放放假吧。  国际在线娱乐:现在很累吗?  刘昊然:就不是很累,我希望的放假不是那种一天两天的休息,我希望的放假是我真的完全有一个月甚至两个月时间能够静下心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国际在线娱乐:想做什么?  刘昊然:没有想好想做什么,可能只是说旅游之类的。我想做一些别的事情,就是俗话说的“我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  国际在线娱乐:日常拍戏会影响学业吗?  刘昊然:嗯,难免会有,但我觉得这个是相互协调的。  国际在线娱乐:会补课吗?  刘昊然:补课会补,而且确实因为我的专业和我现在从事的职业是对口的,本身就是一边学一边工作,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快的进步的方法。  国际在线娱乐:你身上最典型的95后的特征是什么?  刘昊然:懒(笑)!就是拖延症,是有点儿。大事上不会有,小事上会很拖延,什么起床啊这种事情,尤其是不工作的时候起床就真的起不来。  国际在线娱乐:年轻人都这样,这说明你还年轻。  刘昊然:对对对。  国际在线娱乐:平时的兴趣爱好是什么?  刘昊然:听歌、睡觉、喝酒。  国际在线娱乐:在朋友面前你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腹黑高冷还是捣蛋鬼?  刘昊然:我还蛮腹黑的,我挺喜欢开朋友玩笑的。尤其跟熟的人,之后就会蛮开朗的,蛮多话。  国际在线娱乐:喜欢什么样的异性,谁是你的女神?  刘昊然:我喜欢的演员,尤其是女演员好像还蛮多的,就我常说的海盗电台的那个,粉丝都知道。  国际在线娱乐:分享一下减肥秘籍。  刘昊然:管住嘴,迈开腿,就是少吃多动。  国际在线娱乐:之前那么瘦,是喜欢那种特别瘦的自己吗?  刘昊然:不是很喜欢,因为其实急速减肥对身体不是很好,那段时间其实身体状态也不是特别好。就是靠不吃晚饭加锻炼,其实挺苦的,而且那段时间把身子给熬的就有点不太好,后来就喝中药调理,还好一点。现在也就年轻可以这么造一造,我觉得再大就不行了。所以说我之前看《摔跤吧爸爸》,我就觉得‘天哪,阿米尔·汗真的是伟大。’
    2017-09-28 15:28:38环球星访谈
  • 环球星访谈·齐溪:角色大过天
      国际在线专稿(记者:刘欣):从小喜欢唱歌跳舞的齐溪,做演员并不是她的“第一志愿”。机缘巧合下,她演起了戏,成了圈里公认的好演员,还曾被誉为最有天赋的女演员之一。入行这些年,合作过的大导演从顾长卫到娄烨,从孟京辉、李玉到王小帅,是名副其实的“名导收割机”。  可也有人说“齐溪没有赶上好时候”。在李玉执导的《万物生长》中,齐溪纯素颜出镜,这样的做法如今可能会被人称赞为“为角色牺牲”,但那时齐溪得到的却是“丑”的评价。不过齐溪向来在塑造形象上豁得出去,“角色大过天,角色大过我本人,我自己只是一个载体,我只是一个要表达角色的演员,在那一刻我是谁其实并不重要,我只是要把角色演好才对得起自己。”  齐溪还反复强调“对待表演要出于真心”,“表演不是表演‘动情’,是需要演员真的动情,自己真切地感受到真实的东西,那就是最真的。”如果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她会停下。  遵循创作冲动的齐溪,在剧本选择上的“任性”,也着实让经纪人头疼。前不久,她参演孟京辉的话剧《茶馆》,登上了阿维尼翁IN戏剧节,成为中国戏剧的高光时刻,却鲜有报道。此外,她还想演个喜剧,但也不强求,一切要看缘分。  就像孟京辉对齐溪的评价,“她的表演极其自然,浑身放松,从不拖泥带水,不自作多情。中国似乎找不出这样的女演员。”  访谈实录:  国际在线娱乐:做演员是你从小的梦想吗?  齐溪:其实我从小就喜欢文艺,跳舞唱歌什么的,我妈妈也特别喜欢。然后,在军艺里学了5年舞蹈,又当了5年的兵,我一共当了10年的兵,那样的经验是人生中非常宝贵的。我之所以选择学表演,是因为我特别想上大学,想考大学,但自己的学历是中专有点不太够。我还挺有上进心的,想着从事艺术生命可能会伴随一辈子的职业,所以到最后就选择了去学习表演。学习表演也意味着我的舞蹈不太会被浪费,我可以做舞蹈演员。  国际在线娱乐:从小就有表演天赋吗?  齐溪:听我妈说好像是有的。我从小就喜欢看电视,模仿里面的人说话,反正唱歌跳舞都挺好的,有一点文艺天赋。  国际在线娱乐:还记得自己的第一部戏是什么吗?  齐溪:特别小的时候,我其实拍过短片。当时在我们贵州省电视剧制作中心,那时候很小,拍那种好像是十几分钟的短片。我当时应该是六岁半、七岁的时候,然后就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小短片。  国际在线娱乐:什么才是好演技?  齐溪:就是真心,是不是在真心的对待自己。因为只有真心对待自己才是真的对待观众,首先就是自己这一关,自己以为假模假式地在演一些东西,这是在欺骗观众,我如果都不能感动自己,那就是假的。表演其实不是表演“动情”,是需要演员真的动情,自己真切地感受到真实的东西,那就是最真的。反正我自己过不了我自己这一关,我就会选择停一停或者请导演来帮帮忙。   国际在线娱乐:《万物生长》中素颜出镜需要很大勇气吧?对于表演有什么禁区吗?  齐溪:如果有角色需求,那就应该是素颜的。我为出镜不在意形象这个事情其实吃了不少亏、吃了不少苦,那个时候有网友说齐溪丑,其实完全不会对我造成伤害,也不会对我表演的理念造成任何疑虑。这是一个很简单的理念:导演要求这个人物不化妆那就是不化妆,不能因为要自己好看而去影响对这个人物的创作。现在这两年还好一些了,过去那些年我扮丑出镜,没有人对这样的演员提出表扬。现在有演员扮丑出镜,就有人夸,我那些年扮丑所有人都骂我丑,你们怎么不夸我?没事儿,以后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不会影响到我什么。  国际在线娱乐:所以为了角色你可以牺牲很多?  齐溪:这是应该的,没有什么,因为角色大过天,角色大过我本人,我自己只是一个载体,我只是一个要表达角色的演员,在那一刻我是谁其实并不重要,我只要把这个演好才对得起我自己。  国际在线娱乐问:年龄会不会对你产生影响?  齐溪:我拍的第一部电影的时候,和(娄烨)导演合作。那时候我大学毕业没多久,只演了几年话剧。电影里我演的是一个小孩的妈妈,之后在《万物生长》中又演了一名大学生。我其实比较占便宜,因为我不属于花旦型的演员,我在戏曲的行当里面属于青衣型的演员,我可能一上来就能演一个小孩的妈妈,也可以演十年这样的角色,所以我还是挺幸运的,我对这方面不是特别的担忧。  国际在线娱乐:观众对你的印象多是很文艺、很高冷范,会不会对你的戏路产生影响?  齐溪:我现在特别想演喜剧。我演过喜剧,如果有缘碰到喜剧就演一演,演大家喜欢的、乐意看的也没有问题,看缘分。  国际在线娱乐:这样的想法是自发的,还是考量到市场和流量?  齐溪:我觉得考虑市场和流量是经纪公司去考虑的事情,而我自己更多的需要是考虑剧本、导演、和合作的演员。我一直很任性,我经纪人也拿我也没招,永远是他们和我分析这个剧本会面对大众市场,让更多的人看到这样的时候,我自己则更多地遵循创作的冲动。  国际在线娱乐:什么样的角色能够打动你?  齐溪:我觉得是有底蕴的角色,她(应该)是复杂的,不是一个简单频率的人,她是有故事的,她是有起承转合的,是有弧线的这样人物。  国际在线娱乐:你喜欢的演员是谁?  齐溪:欧洲的演员我喜欢伊莎贝尔·于佩尔,还有朱丽叶·比诺什,我在法国看过她的话剧!美国演员梅丽尔·斯特里普,还有英国演员丹尼尔·戴·刘易斯,都是我非常尊重、喜欢和热爱的演员,我很喜欢他们是因为他们的演员职业和个人生活都是非常优雅和美好的,这是很吸引我的地方。
    2019-07-25 16:16:50环球星访谈
  • 环球星访谈•成龙:我不是Superman 但每部戏都要拍好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刘欣):2017年,第89届奥斯卡将终生成就奖授予成龙,以表彰他对华语功夫电影的卓越贡献。自1971年以武师身份进入电影圈开始,兢兢业业的成龙在47年的时光里,为华语电影投入了全部精力,毫无怨言。  拍了一辈子电影,成龙从没有停下他的脚步。他说自己不是Superman,动作也没有以前灵活,但他对电影的热忱始终未减,“我喜欢电影,我要拍的是好电影,要拍别人做不到的东西”。于是,观众每年都能在大银幕上看到成龙的身影,《十二生肖》、《天将雄狮》、《功夫瑜伽》……可能直到去年的一部《英伦对决》,才恍然意识到,原来成龙大哥已年过60。  从最初拍电影只为吃饱肚子, 到1978年凭借《蛇形刁手》开创功夫喜剧片的潮流,再到如今成为华语电影的世界符号,成龙的成功源于他的勤奋与认真,源于他对电影发自肺腑的热爱,源于他对“演员”这个身份最大的尊重。  向极限突破,为演艺事业拼命付出  记者:您拍的电影有很多危险的动作,是什么让您坚持下来的,您的初心到底是什么?  成龙:就是我要拍别人做不到的东西。可能今天我的动作没有以前灵活,但是现在观众还是喜欢看成龙自己做的东西。我的电影都有拍戏花絮,让观众看到传统的我在做危险的动作。但是这样也让我变得可怜,观众永远觉得我不老,他们不知道我现在60多岁,他们认为我是无所不能的Superman。其实我不是Superman,我自己拍戏的时候也害怕,只能硬着头皮从高处往下跳,然后落地摔倒。  记者:您身边的的工作人员说,跟您在一起工作特别有安全感,那您的安全感在哪里?没有软弱的时候吗?  成龙:我的安全感在我的工作人员,我在现场我就很安全。现场的人密切关注我的安全,我感觉这些现场的人就是我的Family。  记者:电影在您的生活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成龙:以前来讲是个饭盒。每天拍电影就可以逃过练功,而且大明星疼我们,把好吃的给我们,到了拍戏,我们能多吃白米饭,为了生存,在十四五岁的年纪,挣五块钱一天。和其他人演戏,总是要NG好多次,因为拍戏的主角不用心,他很多时候都要耽误我们重来。我们武行为了拍一部戏要付出很多,每次的配合都要冒着生命危险。我特别记得有一次,现场搭了一个大城门,城门围绕着火焰,我们要冲上去十分困难,感觉眉毛都要烧掉了。期间导演NG了很多次,因为女演员在笑场,这导致我们回来全部都要把火灭掉,再在每一个地方点火。我那个时候还小,再来一遍的时候冲上去了,回头一看那个女演员躺在地上哭,原来是我们的老武行在那儿报复她。为什么要把这些事情说给观众?就是为了展示他们为你们付出了多少。现在更是越来越离谱,手替脚替头替肩膀替背替,他们来只是讲几句话‘辛苦了’,就他们走了,全部是武行在做。其实武行就是替男主角、女主角做了全部,所以现在希望更多人关注这个问题。  忆往昔岁月,感谢自己的不懈坚持  记者:您得过很多的奖,对您个人来说,您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个?  成龙:对我来说比较特别的奖,比如说世界十大杰出青年,我知道的时候我都很震惊,我觉得自己太渺小了,我只是做了一些人本身应该做的事情,该捐钱的时候捐钱,很简单的事情得到别人的认同。相比消防员,和为了世界和平断手断脚的那些人,我觉得自己很渺小。  奥斯卡那个也是很震惊的,他们也不认同功夫片,我只会拍功夫片,功夫片拿不到男主角,也不会给人认同,但当我真正得奖的时候,是很惊讶的。  记者:还记得您拍的第一部动作电影吗?  成龙:《大小黄天霸》,那时候我还是童星呢。这部戏的歌我现在还记得。我在小孩子的时候拍太多电影了,演了太多的角色了。  记者: 1978年的《蛇形刁手》是中国第一部融入喜剧元素的动作影片,开创了您的大银幕时代。  成龙:那个时候真的感谢吴思远,也感谢我自己,我前面的努力。当人家在睡觉的时候,我对着镜子比划,模仿蛇嘴、蛇信子、蛇尾巴。机缘巧合下,吴思远导演要拍《蛇形刁手》,他要找一个新人,就让我做男主角。我和袁和平在咖啡厅的角落商议:我们拍喜剧功夫片,要跟李小龙的套路不一样,后来就成功了。之后就有了《醉拳》,那时候,每天晚上在健身房自己对着镜子练习,天天看功夫书,看拳谱,利用万籁声的醉拳八式套招,对着练习,结果也成功了。我真的感谢我以前的努力、坚持,也感谢现在的我,不懂科技,不对现在的微博、微信产生过度的依赖,能够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力做“试金石”,开拓中国电影走向世界  记者:您觉得中国功夫电影、中国电影如何做才能走上国际大舞台?  成龙:还是走回我们自己的老路吧。拍一些中国传统的东西,我相信没有一个美国人能做得到。现在大牌的演员大多是用替身在打,花时间、人力、物力、财力去拍,配合出来的镜头效果很好。但我们就拍一些传统的,我们很有优势的。过去的十几年中,我的成家班在美国发展很好,像《王牌特工》,他们拍好了我都吓一跳,他们配合得那么好,他们有那么多时间拍,他们用一天拍一个镜头。我最近拍一个文艺片,我15天拍一个镜头,谁现在敢想敢干15天一个镜头的。我喜欢电影,我拍电影要拍好电影。我现在站在这里,是以以前的心态,同样是今天的心态:我很早以前就告诉自己做一个在历史名人堂中的人。我抱着这样的心理,我每一部电影都要拍好,我每一个镜头都是认真的去拍,所以我能坚持到今天。  记者:中国电影市场近两年非常成功,您觉得如何做才能更好地让中国电影“走出去”?  成龙:现在中国的电影产业非常成功,也影响到世界、及世界所有的电影。Studio,电影公司,导演,都想来中国,分这个大蛋糕。但是,如果真正拍我们本身的电影,却是国内反应大,国外反应小,所以我们应该努力让我们的好电影不仅在中国成功,还要走出国门去。美国现在很多人来到中国,想要和我们合作,但他们找不到好的题材。我拍《英伦对决》、《跨境追捕》、《绝地逃亡》、《功夫梦》都是和好莱坞合作的。我们有功夫,我们有熊猫,但我们没有《功夫熊猫》,他们拍《功夫熊猫》全世界知道;我们拍了这么多部《花木兰》没人知道,迪士尼拍了一部卡通《花木兰》全世界知道;我们导演拍这么多《垂帘听政》,贝托鲁奇只拍一部《末代皇帝》全世界知道,我们拍的电影都出不去。很奇怪吧?因为我们中国人拍中国的东西他们不相信,外国的来拍他们相信了,所以怎么样才能和他们多合作这是一个问题。我现在尽量拍一些中国和美国题材合在一起的影片,我一直在做“试金石”。其实我们真正的中国电影不止功夫,好有很多优秀的电影,比方说《橄榄树》、《太平轮》,但真的要走出去,上国际院线,还有很长的日子要走。我觉得还是先要把中国文化多一点介绍出去,比方说,我们的衣服、文化等等,多多地把我们中国的文化先介绍出去,让他们对我们产生兴趣,吸引他们穿我们的唐装,穿我们的布鞋,一点一点形成骨牌效应。  记者:只有这样,中国电影才能走出去。  成龙:对,怎么样走出去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也在研究中,我会努力!我们电影人一起努力!
    2018-09-20 13:48:22环球星访谈
  • 环球星访谈·周笔畅:让时间证明自己的坚持
      国际在线专稿(记者:刘欣 张宇含):2005年,周笔畅参加“超级女生”选秀节目并获得亚军,逐渐走入观众的视野。那时的她,还是一个带着黑框眼镜、梳着短发的青涩女孩;现如今,她已成为囊括音乐风云榜、音乐先锋榜等6大权威榜单“最佳女歌手、最受欢迎女歌手、最佳专辑”奖的歌手,是名副其实的内地最年轻大满贯歌后。  周笔畅一路成长蜕变,唯一不变的是她对音乐的坚持。追求自己真正喜欢的音乐,而不是迎合市场来创作一些所谓的流行,是周笔畅一直以来的态度。也正因如此,周笔畅的作品大都是一些高质量、高水准的歌曲,口水歌很少。也许不能迅速在大众之间流行开来,但周笔畅说,会等时间证明自己的坚持。  从早年的R&B,到后来的独立音乐曲风,再到近年比较喜欢的电子乐风格,周笔畅说自己很喜欢尝试新鲜事物。2017年,周笔畅在出道12年后发表全新专辑《Not Typical》,并开启全国同名巡演,将“非典型”的音乐带给观众,传达自己不随波逐流的个性态度。  而生活中的周笔畅其实是一个性格多面,脑洞大开的人。经常冒出一些天马行空的想法,让人摸不着头脑,有时还会引来朋友一阵笑骂。  访谈实录:  曲风多变,喜欢新鲜事物  让时间证明自己的坚持  国际在线娱乐:对你而言最喜欢的曲风是什么的?  周笔畅:最喜欢的曲风,我觉得很难定义。但是我其实还是喜欢有节奏一点的东西,或者是有rhythm一点的东西。那至于说它一定是什么曲风,那也不一定。因为我本身是一个比较喜欢去尝试新鲜东西的一个人。那其实像之前,最早大家认识我的时候我可能偏R&B一点,那个是我那时候很喜欢的一个曲风。到后来可能听一些独立音乐比较多,那个时候碰到了陈珊妮,可能就又换了一个风格。在慢慢到现在,我自己又在几年前新接触了一个音乐风格是电子乐,那对于我来说那都是很新鲜的东西,我以前很少去听的,现在感兴趣了,所以这段时间都在去学习这一方面的知识,听很多关于这方面的音乐。所以电子是我现阶段,比较想要去攻克的一个类型。  国际在线娱乐:在喜欢的音乐和流行的音乐之间会怎么选择?  周笔畅:一直以来都会有这方面的困惑,因为好像一直以来我喜欢的东西都不是怎么流行的,我自己一直在做我喜欢的东西。以前这两者之间就在产生矛盾,那可能只是说到现在,我自己可以说了算了,所以相对应没有那么难去决定。对于我来说我想做的开心的话,那肯定还是要做我喜欢的东西、我感兴趣的事情。我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定位,只是说我都在做一些我当下喜欢的东西,然后让大家知道,给大家听,跟你们分享,其他的可能就等时间去证明吧。  国际在线娱乐:有没有想过参加选秀节目做评委?  周笔畅:其实也总是会有选秀的节目找我去做评委之类的,但是我总是有一点点的犹豫,没有非常积极地想去做这件事情。因为对我来说,你在那里的身份是一个老师,那老师对于我来说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意义,因为你如果没有足够的教学能力的话,对我来说还是不要做到那个位置。  国际在线娱乐:考虑过参加真人秀节目吗?  周笔畅:因为我算是一个玩游戏比较认真的人,就是只要做了我就会很认真的去做。但因为在认真的时候,通常都不会有一个什么漂亮的形体或者是面部表情出现,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我如果去参加那种节目会发生什么。  国际在线娱乐:你好像也不是很排斥?  周笔畅:好玩是肯定的,但是有时候这种节目会需要很快的反应力,我不确定我是不是随时都能跟上。  生活中性格多面,脑洞大开  国际在线娱乐:生活中会有脑洞大开的时候吗?  周笔畅:可能会有有脑洞的一面吧。因为自己有时候,有时候我也会觉得自己神经兮兮的。就是比如说可能前几天不小心切到手了,然后突然有一瞬间我会觉得,‘哇!好久没流血了。’那一瞬间感觉自己好像是真实地在活着的。哈哈哈哈哈哈对,就是说给朋友听,朋友就说我变态。  国际在线娱乐:有时朋友会跟不上你的想法?  周笔畅:因为人真的就是会有很多面,然后就有时候不知道遇到什么事情,你可能某一面就会跳出来。  国际在线娱乐: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  周笔畅:我很喜欢旅游。  国际在线娱乐:有什么推荐的目的地吗?  周笔畅:哇!我觉得世界各地对我来说都应该推荐,因为只要是你没去过的地方,你都会想要去感受,因为我觉得那会带给你,跟你生活的环境非常不一样的体验。
    2017-11-20 15:52:49环球星访谈
  • 环球星访谈·李若彤:感恩角色 享受生活
      国际在线专稿(记者:刘欣 实习记者:张宇含)有的人,一生一个角色便足以让人铭记于心。1995年的《神雕侠侣》,李若彤塑造的小龙女,惊艳了所有观众,也成为荧幕经典。从那之后,李若彤就是小龙女,小龙女就是李若彤。  当年的小龙女,翩若惊鸿,宛若游龙。不食人间烟火,与世无争。时隔22年,岁月没有在李若彤脸上留下丝毫的痕迹,举手投足,竟还是当年那个神仙姐姐。李若彤说,在片场,大家都习惯喊她“姑姑”,她很开心,也习惯了大家这样叫。  有人说,后来的几版《神雕侠侣》中,演员“演”出了小龙女,而李若彤就是小龙女。正是当年的作品太过深入人心,李若彤的演艺之路无时无刻不牵动着观众的心。2013年,李若彤携《女人俱乐部》归来,让观众看到原来她也可以演好“妈妈”角色;今年上映的《蝴蝶公墓》中,李若彤又演了一位住在古堡中,不老也不会死的女主人。她提到,也许正是因为不老不死,像极了小龙女,监制文隽才会立刻想到她,与她商量这个角色。  生活中的李若彤,远远地从旁看着,确有几分小龙女的气质,高冷让人不敢接近;但一旦与人攀谈,又十分活泼开朗,好像一个长得好看的邻家大姐姐,还不停地向人分享自己的保养秘笈。  访谈实录:  感恩小龙女这一角色,享受它带来的一切  国际在线娱乐:现在来看,小龙女这个角色对您来讲有什么样的意义,您怎么评价小龙女这个角色的呢?  李若彤:小龙女是我非常非常感恩的一个角色,我感恩她带给我所有的一切,我所有的影迷,所有喜欢我的人,都是从小龙女这儿开始的。所以我很感恩,很高兴。我也很喜欢、很习惯大家叫我“姑姑”。在片场,我们在工作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喊我姑姑的。  国际在线娱乐:大家总叫你“姑姑”,你会有很烦这个称呼的时候吗?或者想极力摆脱这个标签?  李若彤:其实很奇怪,作为演员你有一段时间你会想,“哎呀老是叫我姑姑好烦啊”、“哎呀我想冲破,我要冲破”,可是我觉得真的不应该这样想。后来经过了一段时间你就会想,因为大家都喜欢,所以才是经典。为什么说是经典,经典就是很难去冲破的,就要好好地享受。然后就很开心,大家都这么喊我“姑姑”。  国际在线娱乐:这此出演了一部新电影《蝴蝶公墓》,这个角色为什么会吸引你?  李若彤:是监制文隽跟我说的,这个角色是一个不老又不会死的一个女主人,大家可能一下子就想到,又不老又不死,那不就是小龙女吗?所以我觉得,他们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希望我去出演这个角色。然后我也觉得挺适合自己演的。  国际在线娱乐:除了《蝴蝶公墓》之外,后面有一些什么样的演出计划吗?  李若彤:我去年拍了两个电视剧,一个是只拍了一集的,是《斗破苍穹》;另一个是《海棠经雨胭脂透》,那个是拍了比较长一点的时间。是跟李一桐、邓伦、昊茗合作的一个民国时代的电视剧,已经拍完了。可能年底上映吧。  生活中高冷与开朗并存,满足周围的一切  国际在线娱乐:生活中,您和小龙女一样不食人间烟火吗?  李若彤:我是很极端的,我可以静到你不能想象。就像朋友说的,我不说话的时候还有一点仙气,不食人间烟火似得。这个其实我以前不了解,不知道的,后来慢慢很多人都跟我这么说,‘你知道吗,你不说话的时候,我有点不敢跟你接近,要很远距离才能看你,不敢打扰你,觉得你好像高不可攀,很冷傲,很冷酷’这样的。可是你开口开始说话的时候,就完全是两回事。我觉得我是给人家这么一个感觉,所以我觉得我这两种极端的性格都有。  国际在线娱乐:那到现在为止,您还有什么心愿或者还有什么未达成的目标吗?  李若彤:心愿,我觉得,真的想不起来。在工作上就是没有什么特别的。那天就刚巧,我在看报纸,看到一个心理题:你很快就死了,然后就要你想一想还有什么心愿,还有什么要做的。然后我想啊想,居然没有。然后我就问我身边的朋友,我的朋友就跟我解释说,没有其实是好事,等于说现在你对你的一切,包围你的一切都很满意。我就觉得,嗯,可能是。所以我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愿,保持一个这样的状态我觉得也挺好的。  国际在线娱乐:所以您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  李若彤:我非常容易满足,给我一粒糖我就满足的不得了了。  国际在线娱乐:感觉您还是挺随性的。  李若彤:那要看情况,可是我还是挺执着的人,在工作方面啊,比方说拍戏的过程当中,我觉得要尽好自己演员的本分。那是基本的原则,本分是一定要做到的。比方说不要迟到,剧本要看好,要有心理准备,不要说马马虎虎过了就算了,我还是一个很执着的人。  为喜欢自己的人做改变,不再排斥扮小龙女  国际在线娱乐:有想过做一些有大胆颠覆的表演吗?不再演这种仙女的角色?  李若彤:其实那个时候已经过了。有一段时间,有人找我演跟小龙女类似,或者说感觉差不多的角色,我就会很觉得很抗拒,觉得又是这样的。可是我反复思量,如果我还喜欢拍戏的话,我还喜欢演出的话,我觉得我总会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表演方式,大家喜欢看,我就觉得也可以,就像小龙女的扮相。以前刚开始的,有很多人找我扮,我说‘不做不做,我不想再扮,我扮得有点腻了’。可是后来我自己想通了,因为也是影迷们跟我说的:我们都喜欢看,我们真的很喜欢看,你就满足我们。然后我就换一个身份去想,如果我有很喜欢的偶像,他给我的印象是那个角色,他重新再扮的时候,我会很激动,我会很开心,然后我就令自己改变了。我想,我没有站在她们的角度去想,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们会那么激动,会那么地开心,希望去看到我扮小龙女。然后就慢慢改变自己,觉得也可以啊,应该这么做。她们喜欢我这么多年了,我觉得是对她们的一个回馈。  国际在线娱乐:可能现在年轻人关注的点,以及与明星互动的方式发生了改变,比如说微博,大家离明星更近了。那您有没有不适应?您平时关注年轻人喜欢的东西吗?  李若彤:我一直以来都是抱着一种,‘哎呀这些东西我不会弄,弄得我有点头昏脑胀’,就觉得自己做不了这些,有点烦。可是后来我每次出席活动的时候,我看到我的影迷、看到喜欢我的人,她们一直在追随着我,很难才能见一次,很关心我最近怎么样,我就有一个想法,因为她们不停地告诉我,你可不可以开通互动的方式,哪怕一点点也好。我从来没有去考虑,可是我现在决定我会开始进行一些互动,为了喜欢我的人做的,而不是给不喜欢我的人做的。不喜欢我的人就不要打扰我了,我是为了喜欢我的人做的。  国际在线娱乐:还有就是很多人关心的,您是怎么保养的呢?  李若彤:其实如果你跟我一起生活的你肯定受不了。我不工作的时候,一星期四五天,每天两个小时,去健身房,而不是去逛街,两个小时,从热身,到全部做完,回家。其实对我来说,我不是要强迫自己这么做,这是一个习惯。刚开始我也不喜欢运动,因为觉得很辛苦,可是我就想,做完就可以吃更多的东西,真的太好了,太开心了。所以有的时候朋友问我:‘我做不了怎么办?’我就会跟他们说,你做的时候就想你做完之后就可以吃更多,那你就有更大的动力,然后慢慢你就变成一个习惯了。然后我也不减食,又不挑食,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还有睡觉,睡眠充足,10个小时,没有10个小时也要8个小时。是深沉睡眠,连梦都不会做。
    2017-11-01 14:04:31环球星访谈
  • 环球星访谈·刘昊然:“高能少年”在飞速成长
      国际在线专稿(实习记者:郭琪):从《北京爱情故事》里“宋歌”的初次亮相,到《最好的我们》中“学霸余淮”的本色出演,刘昊然从未成年到成年,好像也在带着我们回忆美好的青春时光。有网友说“他好像高中时暗恋过的那个男生,阳光开朗又聪明好学”。  他将自己的出道当做生活的巧合,将演员作为自己的职业目标,还是学生就好好去上课,也会住宿舍、跟同学聚会、吃路边摊;去剧组拍戏,则会学习与实践互补,“真听真看真感觉”,将角色融入自己的身体。  私下的刘昊然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男生,爱打篮球打游戏,喜欢与朋友开玩笑,也会喊累,想赖床喝酒去旅行,有点早熟,却拥有男孩与男人的双重魅力。  观众对我很客气,不会和前辈作对比  国际在线娱乐:《琅琊榜2》好像马上要播了,第一部口碑各方面都很好,你有压力吗?  刘昊然:其实压力真的没有《建军大业》大,因为《建军大业》他是一个历史的人物,那样给我的压力会更大一些。《琅琊榜》好像确实是珠玉在前,但是因为《琅琊榜》是像胡歌老师,王凯老师,他们是前辈,大家应该不会苛刻到说拿我去和他们作对比。我觉得这一方面应该不会,所以说我其实没有很大的压力。我觉得就是认认真真把我自己的戏拍好就好,所以说给我压力不会很大。  国际在线娱乐:现在舆论会对年轻演员的关注更多,这种关注对你有什么影响?  刘昊然:我觉得更多的关注当然是好事,因为对于演员来说,其实对你的评价不管是好是坏,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一件事情,但我觉得,因为好像大家对我好像还蛮客气的,所以说我觉得就还好,倒没有说受到太多来自于观众啊,来自于这些评论上的压力。  国际在线娱乐:没做演员之前,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  刘昊然:科学家(笑)因为我喜欢数学,对,就是我小时候很喜欢数学,我小时候还上奥数班啊什么的,我小时候真的很喜欢数学,但是没想到最后从事了一个和我小时候喜欢的东西完全不一样的职业,当然这个职业我也很喜欢,所以说这我就觉得是生活的巧合。  现在是青年演员,朝演员这个行业越走越深  国际在线娱乐:最近拍了《建军大业》、《妖猫传》等,都是跟大导演合作,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刘昊然:飞速进步,我觉得自己在飞速成长,包括从角色的理解,然后对表演的理解,真的是在成长很多。现在演戏的时候,开始学会怎么做功课,怎么提前给角色、给这些戏做功课,开始会给这些角色设计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东西,然后开始学着在用身体去演戏,不再单纯的用表情和语言。现在开始已经学会在现场每场戏的时候,自己会说,‘诶,我能不能配合上我的肢体语言一起去把这场戏演好’。现在已经开始去想这些,去做这些。我觉得这些东西真的是,就开始真的在朝演员这个行业越走越深了。  国际在线娱乐:其实你的演技一直是受到观众认可的,那你有没有演戏的小秘诀可以分享一下?  刘昊然:我倒觉得没有什么秘诀,因为之前,我觉得演戏都是首先把自己的心先静下来,然后让自己融入现场的环境,融入这场戏的感情和情绪里,这是我之前在做的事情。然后,其实我觉得好像倒没有什么秘诀,只要认真就好。  国际在线娱乐:网上有评价说你是演技最好的青年演员之一,你觉得这个评价会让你有很大压力吗?  刘昊然:我觉得,青年演员(笑)……能被大家这么评价我当然是很开心的,但我还是觉得,因为演员这个职业是可以做很久的,我希望自己能越来越好,一直能很好!其实面临这样的评价也是会有压力的,因为很担心说会有哪一天突然有一场戏没演好,会被大家诟病,但这也是我努力的一种动力吧,我觉得还挺好的。  国际在线娱乐:所以你会想把演员这个职业作为自己的终身目标吗?  刘昊然:从我现在的想法而言,我是希望能把演员这一职业做很久。但我是因为我觉得人生就是各种各样的巧合,说不准我突然哪一天就想做点别的,但起码现在的我是希望能把演员这一职业一直做下去。  快问快答  国际在线娱乐:20岁的生日,愿望是什么?  刘昊然:愿望?我觉得能放放假吧。  国际在线娱乐:现在很累吗?  刘昊然:就不是很累,我希望的放假不是那种一天两天的休息,我希望的放假是我真的完全有一个月甚至两个月时间能够静下心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国际在线娱乐:想做什么?  刘昊然:没有想好想做什么,可能只是说旅游之类的。我想做一些别的事情,就是俗话说的“我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  国际在线娱乐:日常拍戏会影响学业吗?  刘昊然:嗯,难免会有,但我觉得这个是相互协调的。  国际在线娱乐:会补课吗?  刘昊然:补课会补,而且确实因为我的专业和我现在从事的职业是对口的,本身就是一边学一边工作,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快的进步的方法。  国际在线娱乐:你身上最典型的95后的特征是什么?  刘昊然:懒(笑)!就是拖延症,是有点儿。大事上不会有,小事上会很拖延,什么起床啊这种事情,尤其是不工作的时候起床就真的起不来。  国际在线娱乐:年轻人都这样,这说明你还年轻。  刘昊然:对对对。  国际在线娱乐:平时的兴趣爱好是什么?  刘昊然:听歌、睡觉、喝酒。  国际在线娱乐:在朋友面前你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腹黑高冷还是捣蛋鬼?  刘昊然:我还蛮腹黑的,我挺喜欢开朋友玩笑的。尤其跟熟的人,之后就会蛮开朗的,蛮多话。  国际在线娱乐:喜欢什么样的异性,谁是你的女神?  刘昊然:我喜欢的演员,尤其是女演员好像还蛮多的,就我常说的海盗电台的那个,粉丝都知道。  国际在线娱乐:分享一下减肥秘籍。  刘昊然:管住嘴,迈开腿,就是少吃多动。  国际在线娱乐:之前那么瘦,是喜欢那种特别瘦的自己吗?  刘昊然:不是很喜欢,因为其实急速减肥对身体不是很好,那段时间其实身体状态也不是特别好。就是靠不吃晚饭加锻炼,其实挺苦的,而且那段时间把身子给熬的就有点不太好,后来就喝中药调理,还好一点。现在也就年轻可以这么造一造,我觉得再大就不行了。所以说我之前看《摔跤吧爸爸》,我就觉得‘天哪,阿米尔·汗真的是伟大。’
    2017-09-28 15:28:38环球星访谈
环球星访谈

《环球星访谈》立足环球视野,定期对话访谈国内外知名娱乐人物,讲述他们的拍戏过程和幕后故事,展示演艺光环下的明星生活、工作和情感经历,与网友一起分享演艺圈的快乐和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