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环球星访谈·栗坤:探寻边界感的跨界人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刘欣):2019年10月,栗坤在微博上正式宣布已从北京电视台辞职创业。栗坤写到,我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不想一直处在所谓的舒适圈中,放弃一份安稳的工作,离开一个熟悉的地方,奔向一片未知的领域,对我来说都是人生必须要经历的磨练。  坚守主持舞台14年,栗坤说北京电视台给予了她第二次生命,让很多人认识她、了解她、关注她。离开难免有不舍,但带着观众的祝福,栗坤开启了她的跨界探险。  其实,早在2016年,栗坤就跨界影视业,开创了一家叫做耐飞的网生内容公司。之所以选择这个领域,栗坤将之归结为对影视行业的熟悉,从《大剧看北京》开始,她接触了很多影视行业的从业人员,熟悉这个行业的每一个环节、发展历程、工作流程。所以,从零开始创业虽然冒险,但从最熟悉的领域做起也是栗坤的底气。  “耐飞”这个名字也别具深意,栗坤坚信只有耐得住寂寞,好好打磨内容,才会有机会展翅高飞,飞得更高。成立至今已经三年有余,耐飞出品的《悍城》、《等到烟暖雨收》等剧集都成色不错。当然压力也会有,栗坤也会因为作品播出效果不如预期而焦虑,好在她的团队始终与她相互鼓励、相互滋养,克服难关,取得了好的成果。  探寻边界感一直是栗坤坚持的事情,她做主持、做导演、做制片、走秀、写书、创业……这样的生活,也许会有些“折腾”,但栗坤却一直坚信“人的一生不能为自己的碌碌无为而悔恨”。探寻的过程是劳累的,但栗坤却觉得幸福,因为“  当你在不断尝试的时候你觉得,原来你人生的边界是可以不断被拓宽的。那个过程会让我觉得,幸福感和成就感特别特别的大。”  离开北京电视台 纵有不舍但依然前行  2019年10月,栗坤在微博上正式宣布离开主持舞台,14年的主持人生涯画上句号,栗坤其实有很多不舍,“北京电视台的这段时光,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段时光,没有之一。它奠定了我特别重要的一个基础,它给了我平台、给了我机会,它让那么多人认识我、了解我、关注我。坦率地讲,我觉得北京电视台就像我的第二个母亲一样,它赋予了我人生第二次生命,给了我完全不同的意义。”  微博发出后,栗坤收到了很多观众的留言,很多人在关心她,这让栗坤感到温暖和幸福,“我做了14年主持人,每天都忙于工作,有的时候可能会忽略了别人对于你职业的关注和关心。但是当你真正选择告别一段岁月的时候,有这么多人在惦记着你、在关怀着你、在想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人生真值得。”  面对观众的惦念,栗坤告诉他们自己选择去创业,做了一家叫做耐飞的网生内容公司。创业不易,但栗坤却充满信心和勇气,“北京电视台教会了我顽强、不服输,我不怕任何的困难,遇到任何问题也不会退缩,而是迎难而上去解决它。”栗坤坚信,带着“北京电视台人”的精神,她的创业之路一定会成功。  创办耐飞 纵有艰难但初心不改  其实,早在2016年,栗坤就开创了网生内容公司耐飞。因为曾经主持过多档影视类节目,栗坤很早就对影视行业产生了兴趣,并且熟悉这个行业的每一个环节。从自己的创业经历出发,栗坤也告诫年轻人,创业一定要从自己最熟悉的领域开始做起,才能在初期打牢基础。  为什么叫耐飞?栗坤说这个名字承载了她的期望,只有耐得住寂寞,好好打磨内容,才会有机会展翅高飞,飞得更高,“所以我们才叫耐飞,我希望我们是一个能够耐得住寂寞、耐得住清苦、耐得住磨难的团队。”作为一家年轻的公司,栗坤和她的团队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挑战时常会发生,就在不久前栗坤还因为一个项目上线后的表现不如预期陷入焦虑,“但我很庆幸拥有一个非常努力的团队,他们找准了用户定位,用尽了所有努力,解决了难题。” 做影视就像打仗一样,一个战役结束了,意味着下一个战役的开始。栗坤带领耐飞走过了一场又一场的战役,走到今天,积累了经验、积累了胆识、积累了人脉,不断自我完善,变得更好、更强大。  “让好故事成为好作品”是耐飞的slogan,栗坤认为能够产生共情和共鸣的故事就是好故事,所以在做每一个项目开发的时候,栗坤总是要求团队从用户角度出发,去感受每一个故事。如此,耐飞携手发生影业推出了《悍城》,与麦田团队合作了《等到烟暖雨收》,这些成色不错的作品也为耐飞赢得了称赞与关注,而2020年也将是耐飞大爆发的一年。据栗坤介绍,2020年将会有纯爱的《初恋了那么多年》,热血的《我叫赵甲第》等作品与观众见面。此外,耐飞还会携手导演戴金垸推出网络电影《怪兽2》,与卢正雨导演合作新剧《大侠卢小鱼》。  讲述耐飞的作品时,栗坤言语间充满了骄傲与期待,栗坤说:“希望耐飞能够成为一个有口碑、有品牌的公司,这个口碑跟品牌值得用户信任。”或许这个目标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实现。  拒绝碌碌无为 纵功成名就也不停歇  翻看栗坤的简历,会发现她一直在拓展新的领域。30岁那年,去北大光华进修;32岁那年,开始担任北京电视台节目的总导演和制片人; 35岁,离开了北京电视台,以自己的公司耐飞为阵地,专心做一个网生内容创业者。  会停下来吗?栗坤似乎从来没思考过这个问题。一直激励她的是保尔·柯察金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说的话,“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为人卑劣,生活庸俗而愧疚。”多做一些事情,给身边或者这个社会留下一点东西,这是栗坤觉得特别有价值和有意义的。  但有趣的是,在栗坤果断麻利的作风中,也会有小女生的柔软与可爱。她的办公室被装点成粉色,鲜花、玩偶堆满每个角落。在日常忙碌的工作中,她也需要一个能够让自己松弛下来的场所。栗坤说,自己不是一个很硬核的人,但她心态很好,遇到事情总是抱着积极的态度去解决。  就像栗坤所说,“我特别想探究一下,到底自己能力的边界在哪里。”在不断地尝试中,栗坤的人生边界被拓宽,幸福感和成就感也接踵而至。
    2020-02-07 10:38:46环球星访谈
  • 环球星访谈·蒋梦婕:“林妹妹”是特别好的礼物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冯雪):“文艺”、“开朗”、“热爱生活”是采访后对蒋梦婕最深刻的几个印象,准确的说“林妹妹”完全不是她,她的粉丝更爱叫她“蒋公子”。  蒋梦婕原本在北京舞蹈学院学习芭蕾舞,十七岁的时候被选中成为了“林黛玉”,也开启了她热爱的演员之路。2010年李少红版的《红楼梦》捧红了很多年轻演员,饰演贾宝玉的杨洋、薛宝钗的李沁,演邢岫烟的赵丽颖、晴雯的杨幂,这些演了新红楼的小生小花们都相继大火,成了流量担当。而演了“林黛玉”的蒋梦婕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被贴上了“林妹妹”的标签甚至饱受争议。  从此,她开始了“跨界”和突破。创立自己的服装品牌、挑战各大时装周、塑造了很多与“林黛玉”截然不同的角色和形象。《三少爷的剑》中她演了有着“两幅面孔”的青楼女子小丽;《春娇救志明》里本色出演“干妈”;《巨额来电》里身材火辣的卧底警花,这些颠覆性的角色让她彻底撕掉了“林妹妹”的标签。未来的蒋梦婕想要尝试更多喜剧和文艺影片来挑战和突破自己。  “如果我在北京,闲着的时候就会去逛各种美术馆、吃好吃的东西,和朋友聊天。”她是一个典型的射手座姑娘,热爱旅行、热爱美食。曾经一时兴起,独自跑去美国学习三个月的语言,和很多留学生一样寄住在当地人的家里,最开心的是可以暂时放下了演员的身份,每天都能遇到不同的人,分享有趣的经历。  打磨演技、沉淀自己,对于蒋梦婕来说过去的一年是“全方面积累的一年”,经历过种种舆论风波的她,现在已经能够泰然处理外界的各种评价,期待2019年的她会厚积薄发。  蒋梦婕采访实录  国际在线娱乐:对你来说演小品有什么难度么?  蒋梦婕:其实挺难的,因为确实舞台上没有什么经验,而且关于节奏的把握,包括表演的方式和影视上的表演是不一样的,但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好的锻炼,我也尽力给大家带来好的内容。  国际在线娱乐:有过不在家过春节的经历么?  蒋梦婕:其实有好多次有在剧组过春节的经历。第一次是在横店的时候,那个时候是特别惨的,也没有助理,一个人在横店,当时春节餐厅都关门了,一个人也没有,早上到中午,只吃了泡面和奶茶,那时候感觉特别心酸,然后同组的演员,就让他的司机给我送来一些炒青菜之类的,当时觉得特别温暖。  国际在线娱乐:还会介意“林妹妹”给你的标签么?  蒋梦婕:其实她已经没有再限制我了,大家已经不会觉得我就是“林黛玉”那个样子,而且我今天都已经来跨界了,来表演小品了,而且在那之后我也拍了很多角色,都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我现在已经不会介意了,相反我会觉得这个对我来说是个特别好的开始,然后也是一个特别好的礼物,我会感到特别幸运能够演到这个角色。  国际在线娱乐:芭蕾和拍戏那个对你来说是更累一些的?  蒋梦婕:其实我觉得芭蕾更辛苦,但也不一样吧,因为演戏我很喜欢,它带给我很多满足感和进步,芭蕾对身体的要求很高,所以我会常常受伤,练芭蕾真的很辛苦的,但是有了芭蕾的这些苦才有了我现在,我现在才更能承受更多的压力,不会觉得特别辛苦这样。  国际在线娱乐:有哪些令你印象深刻的角色?  蒋梦婕:《三少爷的剑》里面的小丽、娃娃;《春娇救志明》里的“干妈”,还有《巨额来电》里的卧底,这些角色我都非常喜欢。  国际在线娱乐:对于外界曾经给你的评价、质疑,现在来看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呢?  蒋梦婕:首先别人对我的评价,是好是坏的我无法控制,但是别人的评价如果是非常中肯的,我是会接受的,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点,要不断的改进自己。但如果是无理的,或是非常伤害我和我身边的人的评论,我就不会去管它了,因为这个东西真的很难控制。  国际在线娱乐:你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  蒋梦婕:我一般休息的时候会去美术馆看美术展。像最近我去了红砖美术馆去看展览,去芳草地的楼上去看展览,去今日美术馆看展览、还有798、木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如果我在北京,闲着的时候,天气好的时候就会约上朋友或者自己一个人去美术馆逛一逛看展览、吃些好吃的。或者去旅行,去全世界各地看艺术展。因为我很喜欢旅行,就喜欢全世界各地跑。  国际在线娱乐:那你是一个比较热爱生活的人?  蒋梦婕:对,我是一个很享受生活的人,因为演员这行做久了就会没有生活,我会找时间去好好享受生活,有时候会去淘黑胶唱片,去听黑胶,会去全世界各地找黑胶唱片、去找喜欢的音乐风格。  国际在线娱乐:你曾经两次去美国游学,去学习语言、旅行,那当时为什么会想着去学习语言呢?  蒋梦婕:因为我从17、8岁就开始演戏,生活中大部分都是在拍戏、在工作,身边接触的人也都是工作上的人,所以我觉得应该着要找一个时间出去一下,因为演员不能一直沉浸在这个环境当中,需要经历生活,才能有更多东西去演,所以那时候就想着换一个环境,就自己报了一个语言班,就去到美国读书三个月。但那个时候很开心,因为每天遇到的人都不一样。当时就我自己一个人,买了张机票就去了,那个时候是在一个印度人的家里寄宿,很好玩,遇到的老师同学也不一定都是中国人,所以全世界各地的同学一起交流,所以是一个很好玩的事情。  国际在线娱乐:回望2018年,有什么样的总结呢?  蒋梦婕:2018年时积累的一年,也拍了戏,但相对来说是没有那么紧张的一年,所以还是挺开心的  国际在线娱乐:未来想挑战什么角色?  蒋梦婕:其实还挺多的,这次演了喜剧了,其实往后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去展现自己的喜剧天赋。因为自己特别喜欢看喜剧,包括电视剧方面,也希望自己能够呈现好的东西给大家。或者能够演一些反面角色,演一些文艺片都可以!  国际在线娱乐:2019年有什么新年愿望?  蒋梦婕:2019年希望世界和平,大家都身体健康,希望自己多拍一些好的影视作品给大家。
    2020-02-05 10:10:53环球星访谈
  • 环球星访谈专访凌潇肃:学表演是唤起对“过家家”的记忆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武若曦):2017年,凌潇肃在综艺《演员的诞生》中,凭借精湛的演技收获了无数好评,再一次走进了大众的视野。时隔两年,凌潇肃带着自己主演的电影《特警队》回归大银幕,这是一部完全以特警为主角的电影,影片以特警精英队伍“蓝剑突击队”为原型,邀请真实特警参与拍摄,并进行专业指导,所有演员不用替身,都是实战打斗。  为了更好地将特警的风采与使命感呈现出来,在开拍之前主演们就进入北京市公安局反恐怖和特警总队,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封闭式训练,接受体能与意志力的双重考验。“魔鬼式的训练”,让凌潇肃至今都十分难忘,“高强度的体力训练还是次要的,关键是要在这半个月掌握特警队的所有技能,并且要在拍摄现场很熟练的展现出来,这是对演员最大的考验。”  在训练过程中,凌潇肃曾受伤感染,但是他依然选择坚持下去,谈到为什么会选择接演这部电影,凌潇肃坦言自己完全是冲着丁晟导演去的,“我特别喜欢丁晟导演的风格,所以当时他邀请我的时候,我连剧本都没看,就来了。”谈到和丁晟导演的合作,凌潇肃说自己对导演的认知分两个阶段,“起初,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干脆爽快的人,见了我一面,就敲定我来演了。进组之后,我发现他是个‘暴君’,让大家陪着他一起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丁晟导演也给了演员很大的发挥空间,凌潇肃和导演在创作上即兴碰撞出了很多灵感,“我和导演一边拍一边挖掘角色的更多面,演着演着发现这个角色被我诠释成了一个喜剧人物。”生活中,凌潇肃给人一种“越认真越搞笑”的感觉,而在表演中他把自己的性格和人物融合在了一起,给了导演很多意外之喜。尽管凌潇肃在创作上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但是他从未想过要自己当导演。凌潇肃觉得演员和导演的关系更像“夫妻”,“导演和演员一定要互相信任,互相欣赏,才能一起创作出更优秀的作品。”  因为自幼生活在西安电影制片厂,从小对影视耳濡目染,所以从事演员这个职业在凌潇肃看来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从小就喜欢模仿别人,表演让我享受一种儿童的乐趣。”在凌潇肃看来,表演是人的本能,他还举例小孩玩儿“过家家”的游戏,“玩儿这个游戏的时候,孩子们就是在表演。”而当记者提出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天赋成为演员时,凌潇肃回答道:“那是因为他们把这件事儿给忘了,所谓的学表演,就是唤起对‘过家家’的记忆,所有的大艺术家都希望自己能成为当年的那个孩子。”  “演员需要保留这种天真强大的信念感,一生都要像个孩子一样。”凌潇肃坦言自己生活中并不是一个很有自信的人,但是他却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表演能力,在他看来演员的信念感就是要有一颗孩子般的内心,“当你还是孩子的时候,凡事都会特别相信,比如在做游戏的时候,小孩手里可能没有东西,但是也会特别投入,其实这就是所谓的无实物练习,整个游戏的过程全靠想象来完成。演员也一样,任何艺术作品都是要靠想象力来完成的。”  1999年,凌潇肃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大学期间因为出演《关中往事》里的男主角墩子一炮而红,而后在《回家的诱惑》中饰演懦弱的绝世渣男洪世贤,再次把他的演艺事业推向高潮,本该一路顺风顺水的他,却在经历婚变后消失沉寂多年。尽管如此,凌潇肃坦言自己从未想过改行,“就像你无法让一个喜欢吃冰淇淋的孩子不喜欢吃冰淇淋一样。”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时候,凌潇肃用自己的坚韧和毅力熬了过来,最终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从出道到现在,凌潇肃在接戏上一直都是“守株待兔”型,“演员都是被动的,很多东西都是争取不来的。”这听起来有点悲观和佛系,凌潇肃却解释道:“导演觉得你合适,自然会用你,觉得你不合适,就算你跪下来也没用。”也许是内向的性格让他一直不争不抢,也许是曾经努力过的失败让他心灰意冷,但是如今的他谈起这些却很坦然,他说自己有点悲观主义。“内向狂热”、“悲天悯人”、“居安思危”是凌潇肃对自己性格的形容,从这些词上不难看出他矛盾和纠结的内心。“量力而行,无欲而刚”则是凌潇肃经常拿来劝解自己的一句话,他一直在努力和自己达成和解。  如今,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让凌潇肃充满幸福感,“孩子的世界没有压力,我特别喜欢跟他们在一起玩儿,自己也会很快乐轻松。”谈到孩子的时候,似乎触碰到了他心底的柔软,“我会尽量满足孩子的所有要求,但是也会把他们当做大人一样去沟通。”  访谈实录  国际在线娱乐:为什么会选择参演《特警队》这部电影?  凌潇肃:其实我是冲着丁晟导演去的,因为我特别喜欢丁晟导演的风格。我是突然间接到这个事儿去见他,问我现在要开拍《特警队》,能不能明天就到特警队去进行培训,15天以后开机。我说可以,但是我想看看剧本,他说没有剧本,剧本我还没写好,所以说我是冲着丁晟这两个字,这个人去的。  国际在线娱乐:和丁晟导演合作,感觉怎么样?  凌潇肃:我觉得我对他的认识分几个阶段,一开始我觉得他是个很干脆很爽快的人,他就见了我一面,就把我订下了。后来进了这个组以后,我觉得他是个“暴君”,让大家陪着他一起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国际在线娱乐: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是真正喜欢表演的?  凌潇肃:其实表演更让我享受一种儿童的乐趣,实际上表演这个东西是人的一个本能,你看在孩子阶段,为什么会有“过家家”这个游戏?这个是很有意思,大人在“过家家”演戏,小孩“过家家”就是个游戏。所谓的学表演,让它唤起对“过家家”的记忆。所有的大艺术家都希望自己能成为当年的那个孩子。  国际在线娱乐:怎么理解演员的信念感?  凌潇肃:演员的信念感,就是孩子般的轻易相信。孩子凡事他都相信,做游戏的时候特别投入,他手里其实没有东西,但是他也能玩的特别开心,特别投入。这就是无实物练习,因为小孩有想象力,整个的游戏过程都是靠想象来完成的。演员也一样,任何艺术作品都是要靠想象力来进行下去的。  国际在线娱乐:用三个词来形容自己的性格?  凌潇肃:内向、狂热、悲天悯人。我是一个特别操心的人,有点悲观主义,属于那种杞人忧天那种,总是喜欢未雨绸缪,居安思危,平时又比较内向,经常觉得很不会表达自己,但有时候又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有激情的人,所以比较狂热。
    2020-01-07 15:24:30环球星访谈
  • 环球星访谈·栗坤:探寻边界感的跨界人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刘欣):2019年10月,栗坤在微博上正式宣布已从北京电视台辞职创业。栗坤写到,我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不想一直处在所谓的舒适圈中,放弃一份安稳的工作,离开一个熟悉的地方,奔向一片未知的领域,对我来说都是人生必须要经历的磨练。  坚守主持舞台14年,栗坤说北京电视台给予了她第二次生命,让很多人认识她、了解她、关注她。离开难免有不舍,但带着观众的祝福,栗坤开启了她的跨界探险。  其实,早在2016年,栗坤就跨界影视业,开创了一家叫做耐飞的网生内容公司。之所以选择这个领域,栗坤将之归结为对影视行业的熟悉,从《大剧看北京》开始,她接触了很多影视行业的从业人员,熟悉这个行业的每一个环节、发展历程、工作流程。所以,从零开始创业虽然冒险,但从最熟悉的领域做起也是栗坤的底气。  “耐飞”这个名字也别具深意,栗坤坚信只有耐得住寂寞,好好打磨内容,才会有机会展翅高飞,飞得更高。成立至今已经三年有余,耐飞出品的《悍城》、《等到烟暖雨收》等剧集都成色不错。当然压力也会有,栗坤也会因为作品播出效果不如预期而焦虑,好在她的团队始终与她相互鼓励、相互滋养,克服难关,取得了好的成果。  探寻边界感一直是栗坤坚持的事情,她做主持、做导演、做制片、走秀、写书、创业……这样的生活,也许会有些“折腾”,但栗坤却一直坚信“人的一生不能为自己的碌碌无为而悔恨”。探寻的过程是劳累的,但栗坤却觉得幸福,因为“  当你在不断尝试的时候你觉得,原来你人生的边界是可以不断被拓宽的。那个过程会让我觉得,幸福感和成就感特别特别的大。”  离开北京电视台 纵有不舍但依然前行  2019年10月,栗坤在微博上正式宣布离开主持舞台,14年的主持人生涯画上句号,栗坤其实有很多不舍,“北京电视台的这段时光,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段时光,没有之一。它奠定了我特别重要的一个基础,它给了我平台、给了我机会,它让那么多人认识我、了解我、关注我。坦率地讲,我觉得北京电视台就像我的第二个母亲一样,它赋予了我人生第二次生命,给了我完全不同的意义。”  微博发出后,栗坤收到了很多观众的留言,很多人在关心她,这让栗坤感到温暖和幸福,“我做了14年主持人,每天都忙于工作,有的时候可能会忽略了别人对于你职业的关注和关心。但是当你真正选择告别一段岁月的时候,有这么多人在惦记着你、在关怀着你、在想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人生真值得。”  面对观众的惦念,栗坤告诉他们自己选择去创业,做了一家叫做耐飞的网生内容公司。创业不易,但栗坤却充满信心和勇气,“北京电视台教会了我顽强、不服输,我不怕任何的困难,遇到任何问题也不会退缩,而是迎难而上去解决它。”栗坤坚信,带着“北京电视台人”的精神,她的创业之路一定会成功。  创办耐飞 纵有艰难但初心不改  其实,早在2016年,栗坤就开创了网生内容公司耐飞。因为曾经主持过多档影视类节目,栗坤很早就对影视行业产生了兴趣,并且熟悉这个行业的每一个环节。从自己的创业经历出发,栗坤也告诫年轻人,创业一定要从自己最熟悉的领域开始做起,才能在初期打牢基础。  为什么叫耐飞?栗坤说这个名字承载了她的期望,只有耐得住寂寞,好好打磨内容,才会有机会展翅高飞,飞得更高,“所以我们才叫耐飞,我希望我们是一个能够耐得住寂寞、耐得住清苦、耐得住磨难的团队。”作为一家年轻的公司,栗坤和她的团队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挑战时常会发生,就在不久前栗坤还因为一个项目上线后的表现不如预期陷入焦虑,“但我很庆幸拥有一个非常努力的团队,他们找准了用户定位,用尽了所有努力,解决了难题。” 做影视就像打仗一样,一个战役结束了,意味着下一个战役的开始。栗坤带领耐飞走过了一场又一场的战役,走到今天,积累了经验、积累了胆识、积累了人脉,不断自我完善,变得更好、更强大。  “让好故事成为好作品”是耐飞的slogan,栗坤认为能够产生共情和共鸣的故事就是好故事,所以在做每一个项目开发的时候,栗坤总是要求团队从用户角度出发,去感受每一个故事。如此,耐飞携手发生影业推出了《悍城》,与麦田团队合作了《等到烟暖雨收》,这些成色不错的作品也为耐飞赢得了称赞与关注,而2020年也将是耐飞大爆发的一年。据栗坤介绍,2020年将会有纯爱的《初恋了那么多年》,热血的《我叫赵甲第》等作品与观众见面。此外,耐飞还会携手导演戴金垸推出网络电影《怪兽2》,与卢正雨导演合作新剧《大侠卢小鱼》。  讲述耐飞的作品时,栗坤言语间充满了骄傲与期待,栗坤说:“希望耐飞能够成为一个有口碑、有品牌的公司,这个口碑跟品牌值得用户信任。”或许这个目标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实现。  拒绝碌碌无为 纵功成名就也不停歇  翻看栗坤的简历,会发现她一直在拓展新的领域。30岁那年,去北大光华进修;32岁那年,开始担任北京电视台节目的总导演和制片人; 35岁,离开了北京电视台,以自己的公司耐飞为阵地,专心做一个网生内容创业者。  会停下来吗?栗坤似乎从来没思考过这个问题。一直激励她的是保尔·柯察金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说的话,“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为人卑劣,生活庸俗而愧疚。”多做一些事情,给身边或者这个社会留下一点东西,这是栗坤觉得特别有价值和有意义的。  但有趣的是,在栗坤果断麻利的作风中,也会有小女生的柔软与可爱。她的办公室被装点成粉色,鲜花、玩偶堆满每个角落。在日常忙碌的工作中,她也需要一个能够让自己松弛下来的场所。栗坤说,自己不是一个很硬核的人,但她心态很好,遇到事情总是抱着积极的态度去解决。  就像栗坤所说,“我特别想探究一下,到底自己能力的边界在哪里。”在不断地尝试中,栗坤的人生边界被拓宽,幸福感和成就感也接踵而至。
    2020-02-07 10:38:46环球星访谈
  • 环球星访谈·蒋梦婕:“林妹妹”是特别好的礼物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冯雪):“文艺”、“开朗”、“热爱生活”是采访后对蒋梦婕最深刻的几个印象,准确的说“林妹妹”完全不是她,她的粉丝更爱叫她“蒋公子”。  蒋梦婕原本在北京舞蹈学院学习芭蕾舞,十七岁的时候被选中成为了“林黛玉”,也开启了她热爱的演员之路。2010年李少红版的《红楼梦》捧红了很多年轻演员,饰演贾宝玉的杨洋、薛宝钗的李沁,演邢岫烟的赵丽颖、晴雯的杨幂,这些演了新红楼的小生小花们都相继大火,成了流量担当。而演了“林黛玉”的蒋梦婕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被贴上了“林妹妹”的标签甚至饱受争议。  从此,她开始了“跨界”和突破。创立自己的服装品牌、挑战各大时装周、塑造了很多与“林黛玉”截然不同的角色和形象。《三少爷的剑》中她演了有着“两幅面孔”的青楼女子小丽;《春娇救志明》里本色出演“干妈”;《巨额来电》里身材火辣的卧底警花,这些颠覆性的角色让她彻底撕掉了“林妹妹”的标签。未来的蒋梦婕想要尝试更多喜剧和文艺影片来挑战和突破自己。  “如果我在北京,闲着的时候就会去逛各种美术馆、吃好吃的东西,和朋友聊天。”她是一个典型的射手座姑娘,热爱旅行、热爱美食。曾经一时兴起,独自跑去美国学习三个月的语言,和很多留学生一样寄住在当地人的家里,最开心的是可以暂时放下了演员的身份,每天都能遇到不同的人,分享有趣的经历。  打磨演技、沉淀自己,对于蒋梦婕来说过去的一年是“全方面积累的一年”,经历过种种舆论风波的她,现在已经能够泰然处理外界的各种评价,期待2019年的她会厚积薄发。  蒋梦婕采访实录  国际在线娱乐:对你来说演小品有什么难度么?  蒋梦婕:其实挺难的,因为确实舞台上没有什么经验,而且关于节奏的把握,包括表演的方式和影视上的表演是不一样的,但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好的锻炼,我也尽力给大家带来好的内容。  国际在线娱乐:有过不在家过春节的经历么?  蒋梦婕:其实有好多次有在剧组过春节的经历。第一次是在横店的时候,那个时候是特别惨的,也没有助理,一个人在横店,当时春节餐厅都关门了,一个人也没有,早上到中午,只吃了泡面和奶茶,那时候感觉特别心酸,然后同组的演员,就让他的司机给我送来一些炒青菜之类的,当时觉得特别温暖。  国际在线娱乐:还会介意“林妹妹”给你的标签么?  蒋梦婕:其实她已经没有再限制我了,大家已经不会觉得我就是“林黛玉”那个样子,而且我今天都已经来跨界了,来表演小品了,而且在那之后我也拍了很多角色,都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我现在已经不会介意了,相反我会觉得这个对我来说是个特别好的开始,然后也是一个特别好的礼物,我会感到特别幸运能够演到这个角色。  国际在线娱乐:芭蕾和拍戏那个对你来说是更累一些的?  蒋梦婕:其实我觉得芭蕾更辛苦,但也不一样吧,因为演戏我很喜欢,它带给我很多满足感和进步,芭蕾对身体的要求很高,所以我会常常受伤,练芭蕾真的很辛苦的,但是有了芭蕾的这些苦才有了我现在,我现在才更能承受更多的压力,不会觉得特别辛苦这样。  国际在线娱乐:有哪些令你印象深刻的角色?  蒋梦婕:《三少爷的剑》里面的小丽、娃娃;《春娇救志明》里的“干妈”,还有《巨额来电》里的卧底,这些角色我都非常喜欢。  国际在线娱乐:对于外界曾经给你的评价、质疑,现在来看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呢?  蒋梦婕:首先别人对我的评价,是好是坏的我无法控制,但是别人的评价如果是非常中肯的,我是会接受的,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点,要不断的改进自己。但如果是无理的,或是非常伤害我和我身边的人的评论,我就不会去管它了,因为这个东西真的很难控制。  国际在线娱乐:你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  蒋梦婕:我一般休息的时候会去美术馆看美术展。像最近我去了红砖美术馆去看展览,去芳草地的楼上去看展览,去今日美术馆看展览、还有798、木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如果我在北京,闲着的时候,天气好的时候就会约上朋友或者自己一个人去美术馆逛一逛看展览、吃些好吃的。或者去旅行,去全世界各地看艺术展。因为我很喜欢旅行,就喜欢全世界各地跑。  国际在线娱乐:那你是一个比较热爱生活的人?  蒋梦婕:对,我是一个很享受生活的人,因为演员这行做久了就会没有生活,我会找时间去好好享受生活,有时候会去淘黑胶唱片,去听黑胶,会去全世界各地找黑胶唱片、去找喜欢的音乐风格。  国际在线娱乐:你曾经两次去美国游学,去学习语言、旅行,那当时为什么会想着去学习语言呢?  蒋梦婕:因为我从17、8岁就开始演戏,生活中大部分都是在拍戏、在工作,身边接触的人也都是工作上的人,所以我觉得应该着要找一个时间出去一下,因为演员不能一直沉浸在这个环境当中,需要经历生活,才能有更多东西去演,所以那时候就想着换一个环境,就自己报了一个语言班,就去到美国读书三个月。但那个时候很开心,因为每天遇到的人都不一样。当时就我自己一个人,买了张机票就去了,那个时候是在一个印度人的家里寄宿,很好玩,遇到的老师同学也不一定都是中国人,所以全世界各地的同学一起交流,所以是一个很好玩的事情。  国际在线娱乐:回望2018年,有什么样的总结呢?  蒋梦婕:2018年时积累的一年,也拍了戏,但相对来说是没有那么紧张的一年,所以还是挺开心的  国际在线娱乐:未来想挑战什么角色?  蒋梦婕:其实还挺多的,这次演了喜剧了,其实往后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去展现自己的喜剧天赋。因为自己特别喜欢看喜剧,包括电视剧方面,也希望自己能够呈现好的东西给大家。或者能够演一些反面角色,演一些文艺片都可以!  国际在线娱乐:2019年有什么新年愿望?  蒋梦婕:2019年希望世界和平,大家都身体健康,希望自己多拍一些好的影视作品给大家。
    2020-02-05 10:10:53环球星访谈
  • 环球星访谈专访凌潇肃:学表演是唤起对“过家家”的记忆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武若曦):2017年,凌潇肃在综艺《演员的诞生》中,凭借精湛的演技收获了无数好评,再一次走进了大众的视野。时隔两年,凌潇肃带着自己主演的电影《特警队》回归大银幕,这是一部完全以特警为主角的电影,影片以特警精英队伍“蓝剑突击队”为原型,邀请真实特警参与拍摄,并进行专业指导,所有演员不用替身,都是实战打斗。  为了更好地将特警的风采与使命感呈现出来,在开拍之前主演们就进入北京市公安局反恐怖和特警总队,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封闭式训练,接受体能与意志力的双重考验。“魔鬼式的训练”,让凌潇肃至今都十分难忘,“高强度的体力训练还是次要的,关键是要在这半个月掌握特警队的所有技能,并且要在拍摄现场很熟练的展现出来,这是对演员最大的考验。”  在训练过程中,凌潇肃曾受伤感染,但是他依然选择坚持下去,谈到为什么会选择接演这部电影,凌潇肃坦言自己完全是冲着丁晟导演去的,“我特别喜欢丁晟导演的风格,所以当时他邀请我的时候,我连剧本都没看,就来了。”谈到和丁晟导演的合作,凌潇肃说自己对导演的认知分两个阶段,“起初,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干脆爽快的人,见了我一面,就敲定我来演了。进组之后,我发现他是个‘暴君’,让大家陪着他一起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丁晟导演也给了演员很大的发挥空间,凌潇肃和导演在创作上即兴碰撞出了很多灵感,“我和导演一边拍一边挖掘角色的更多面,演着演着发现这个角色被我诠释成了一个喜剧人物。”生活中,凌潇肃给人一种“越认真越搞笑”的感觉,而在表演中他把自己的性格和人物融合在了一起,给了导演很多意外之喜。尽管凌潇肃在创作上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但是他从未想过要自己当导演。凌潇肃觉得演员和导演的关系更像“夫妻”,“导演和演员一定要互相信任,互相欣赏,才能一起创作出更优秀的作品。”  因为自幼生活在西安电影制片厂,从小对影视耳濡目染,所以从事演员这个职业在凌潇肃看来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从小就喜欢模仿别人,表演让我享受一种儿童的乐趣。”在凌潇肃看来,表演是人的本能,他还举例小孩玩儿“过家家”的游戏,“玩儿这个游戏的时候,孩子们就是在表演。”而当记者提出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天赋成为演员时,凌潇肃回答道:“那是因为他们把这件事儿给忘了,所谓的学表演,就是唤起对‘过家家’的记忆,所有的大艺术家都希望自己能成为当年的那个孩子。”  “演员需要保留这种天真强大的信念感,一生都要像个孩子一样。”凌潇肃坦言自己生活中并不是一个很有自信的人,但是他却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表演能力,在他看来演员的信念感就是要有一颗孩子般的内心,“当你还是孩子的时候,凡事都会特别相信,比如在做游戏的时候,小孩手里可能没有东西,但是也会特别投入,其实这就是所谓的无实物练习,整个游戏的过程全靠想象来完成。演员也一样,任何艺术作品都是要靠想象力来完成的。”  1999年,凌潇肃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大学期间因为出演《关中往事》里的男主角墩子一炮而红,而后在《回家的诱惑》中饰演懦弱的绝世渣男洪世贤,再次把他的演艺事业推向高潮,本该一路顺风顺水的他,却在经历婚变后消失沉寂多年。尽管如此,凌潇肃坦言自己从未想过改行,“就像你无法让一个喜欢吃冰淇淋的孩子不喜欢吃冰淇淋一样。”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时候,凌潇肃用自己的坚韧和毅力熬了过来,最终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从出道到现在,凌潇肃在接戏上一直都是“守株待兔”型,“演员都是被动的,很多东西都是争取不来的。”这听起来有点悲观和佛系,凌潇肃却解释道:“导演觉得你合适,自然会用你,觉得你不合适,就算你跪下来也没用。”也许是内向的性格让他一直不争不抢,也许是曾经努力过的失败让他心灰意冷,但是如今的他谈起这些却很坦然,他说自己有点悲观主义。“内向狂热”、“悲天悯人”、“居安思危”是凌潇肃对自己性格的形容,从这些词上不难看出他矛盾和纠结的内心。“量力而行,无欲而刚”则是凌潇肃经常拿来劝解自己的一句话,他一直在努力和自己达成和解。  如今,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让凌潇肃充满幸福感,“孩子的世界没有压力,我特别喜欢跟他们在一起玩儿,自己也会很快乐轻松。”谈到孩子的时候,似乎触碰到了他心底的柔软,“我会尽量满足孩子的所有要求,但是也会把他们当做大人一样去沟通。”  访谈实录  国际在线娱乐:为什么会选择参演《特警队》这部电影?  凌潇肃:其实我是冲着丁晟导演去的,因为我特别喜欢丁晟导演的风格。我是突然间接到这个事儿去见他,问我现在要开拍《特警队》,能不能明天就到特警队去进行培训,15天以后开机。我说可以,但是我想看看剧本,他说没有剧本,剧本我还没写好,所以说我是冲着丁晟这两个字,这个人去的。  国际在线娱乐:和丁晟导演合作,感觉怎么样?  凌潇肃:我觉得我对他的认识分几个阶段,一开始我觉得他是个很干脆很爽快的人,他就见了我一面,就把我订下了。后来进了这个组以后,我觉得他是个“暴君”,让大家陪着他一起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国际在线娱乐: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是真正喜欢表演的?  凌潇肃:其实表演更让我享受一种儿童的乐趣,实际上表演这个东西是人的一个本能,你看在孩子阶段,为什么会有“过家家”这个游戏?这个是很有意思,大人在“过家家”演戏,小孩“过家家”就是个游戏。所谓的学表演,让它唤起对“过家家”的记忆。所有的大艺术家都希望自己能成为当年的那个孩子。  国际在线娱乐:怎么理解演员的信念感?  凌潇肃:演员的信念感,就是孩子般的轻易相信。孩子凡事他都相信,做游戏的时候特别投入,他手里其实没有东西,但是他也能玩的特别开心,特别投入。这就是无实物练习,因为小孩有想象力,整个的游戏过程都是靠想象来完成的。演员也一样,任何艺术作品都是要靠想象力来进行下去的。  国际在线娱乐:用三个词来形容自己的性格?  凌潇肃:内向、狂热、悲天悯人。我是一个特别操心的人,有点悲观主义,属于那种杞人忧天那种,总是喜欢未雨绸缪,居安思危,平时又比较内向,经常觉得很不会表达自己,但有时候又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有激情的人,所以比较狂热。
    2020-01-07 15:24:30环球星访谈
环球星访谈

《环球星访谈》立足环球视野,定期对话访谈国内外知名娱乐人物,讲述他们的拍戏过程和幕后故事,展示演艺光环下的明星生活、工作和情感经历,与网友一起分享演艺圈的快乐和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