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佳音李现主演电影《古董局中局》2021年五一献映
    国际在线消息:由雷佳音、李现、辛芷蕾领衔主演,葛优重磅加盟的电影《古董局中局》官宣定档,将于2021年4月30日全国公映。今日影片发布的“佛头初现”版定档海报配色复古大胆,极具视觉冲击感的同时,也展现出许愿、药不然、黄烟烟、付贵迥异的人物特点。  定档海报 片方供图电影《古董局中局》改编自马伯庸同名小说《古董局中局》,讲述上世纪90年代初,因一尊从日本归还的佛头文物,牵扯出一场纠葛几十年的古玩迷局。原本过着平凡生活的许愿,因祖辈往事启程寻找佛头背后隐藏的秘密,药不然、黄烟烟、付贵等人各怀目的卷入其中。  定档海报 片方供图海报中许愿(雷佳音 饰)以一个混迹于市井中的小铺老板形象跃然眼前。药不然(李现 饰)手扶眼镜若有所思,从装扮到神态都一丝不苟。影片中,许愿和药不然虽然都是古董行家,但二人性格和行事风格却有很大不同,如同海报中俩人红与蓝的对比,许愿随性不羁,药不然严谨克制,一热一冷的两个人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令观众十分期待。黄烟烟(辛芷蕾 饰)一袭短发目光坚定,干练又霸气,作为“五脉”黄字门的后人,其实力不容小觑。付贵(葛优 饰)背手回眸,眼神犀利且难以捉摸,让人无法猜透他的立场。作为全片最重要的四个人物,雷佳音、李现、辛芷蕾、葛优在塑造角色的过程中做了许多尝试。雷佳音为许愿加入了一些生活化的动作和台词,使其更贴近90年代小店铺老板的身份。在一场市场叫卖的戏中,雷佳音直接站上高椅子“喊价”,气势十足,调动了所有群演的情绪,现场气氛如同真正的闹市。李现则对自己的道具眼镜进行“改良”,主动建议药不然平时不戴眼镜,鉴定古董的时候才戴,既符合角色严谨的性格,也让道具发挥了更多的作用。在拍摄古玩鉴定的戏份时,李现还会主动向古董专家咨询姿势和动作,以契合药不然认真严格的特点。  定档海报 片方供图辛芷蕾则提出在许愿和黄烟烟初次见面时,增加一个“把许愿撂倒”的动作,将黄烟烟“不好惹”的性格生动地呈现出来。为表现黄烟烟的立场和与爷爷黄克武复杂的情感,辛芷蕾与饰演黄克武的演员王庆祥进行了多番讨论和尝试,最终达到了彼此都满意的效果。  定档海报 片方供图葛优饰演的付贵混迹江湖多年,为人圆滑,为此葛优常和现场的群演“拉家常”使自己融入其中。碰到与自己戏中是熟人关系的群演,更主动要求去“熟悉熟悉”。据悉,电影将于2021年4月30日上映。
    2020-12-30 10:56:42李现
  • 李现:流量只是一时 作品才是永恒
    作为90后,李现还有着很强的“少年气”,他爱笑爱调侃,所以,在看到王耀庆模仿他的封面照片时,会开玩笑地说自己已经“无法fu吸”。他出演的角色中,比如《赤狐书生》中的白十三,《河神》里的郭得友,以及《亲爱的,热爱的》里的韩商言,也都有喜欢调侃的一面,李现说:“其实都是我自己。”而说起演员,说起表演,李现又会严肃得“少年老成”。只想做个好演员的他,去年却以《亲爱的,热爱的》成了“顶流明星”,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像被处在“放大镜”下为人窥视。身处其中,李现展现出了强大的自控与自律性,他说不在乎自己外形帅不帅,不在乎自己掉流量,“做演员这一行你心里要清楚:流量只是一时的,但作品是永恒的。”我是一个不太喜欢重复自己的人李现此次接受采访是源于他主演的电影《赤狐书生》于12月4日上映,这是李现“火”了之后主演的第一部大银幕作品。电影讲述了书生王子进进京赶考,被想要成仙的狐妖白十三盯上。狐妖白十三率领“群妖骗子团”设下连环计,要骗取王子进的信任,没想到一路同行两人却成为好友。李现在片中扮演的就是狐妖白十三。商业大片、奇幻电影、绿幕戏多、强大的幕后阵容等等原因,都吸引着李现出演这部电影,不过他最为喜欢的是片中白十三这个狐妖的设定:“我是一个不太喜欢重复自己的人,白十三这个角色对我来说是非常新鲜的,他是一只杂尾野狐,形象有别于以往大家既定印象里又美又魅惑的样子,很颠覆。而且他非常接地气,是‘底层狐狸’,一开始的时候被很多人看不起,有点小人物成长逆袭的感觉,这一点也很打动我。”李现记得,进组之前大概有一个半月的时间,自己一直在围读剧本、排练、走戏,还用了很长时间跟导演去沟通人物小传,“我们会去分析,白十三在年幼的时候是怎样的成长,稍微成年一点是怎样的成长,跟王子进一起赶考后,剧本没有写到的部分,他又是怎样的成长。当你把人物小传丰富了,你会了解白十三这头被爷爷捡回来的杂尾野狐,小时候被血统纯正的狐狸欺负,身边只有成精的青蛙做他的好朋友,没有其他人可以交流。他在陪王子进赶考的过程中,才慢慢感受到了人世间的各种爱,包括王子进和英莲的爱情,这些都对白十三的人生有很大影响。他会发现,原来取丹只是他最初的目的和梦想,人生有比取丹更有意义的事情。白十三中后段的目标是有波动、转折的,这种情绪的转变,我希望自己在表演的时候放大,显得更加丰满一点。”为了演好狐妖,李现特意看《动物世界》来观察藏狐、一般的白狐或者其他狐狸,观察它们的生活习惯,对食物的喜好和诱惑感。“他们说我演的这种狐狸应该是藏狐,蠢萌,有表情包的那种,所以会增加一些表情性的表演,希望更加贴近藏狐的质感。”此外,李现还看了很多动漫,比如《火影忍者》,“鸣人身上封印的是九尾,也是狐狸。我还想找鸣人和佐助之间的那种羁绊,看两人的兄弟情是如何表现的,这些是我在塑造角色的时候需要准备的功课。”具体到表演时,李现表示,在故事的前期,他会有意识地去体现白十三动物属性的一面,“我去研究了真正的狐狸的生活习性是怎么样的,比如狐狸怎么叫,有哪些小动作。等到白十三来到人间,认识了书生王子进,逐渐体会到了友情是什么样的感觉,心里的‘人性’那面自然而然就流露出来了。”拍摄《赤狐书生》,最大的挑战是喜剧表演和绿幕表演而找到扮演狐妖的感觉后,对李现来说,拍摄《赤狐书生》最大的挑战是喜剧表演和无实物表演。虽然觉得生活中自己还算幽默,之前扮演的角色身上也有喜感,但是李现从未出演过喜剧,而《赤狐书生》的定位就是合家欢喜剧。对于自己首次尝试的喜剧表演和设计,李现没有太多把握,不过影片导演伊力奇倒是给予了肯定,他说李现在生活中放松的状态,让他身上有演喜剧的能力。片中扮演青蛙精的姜超也笑说李现很有“喜感”,可以出演喜剧节目。《赤狐书生》中很多戏份都在绿幕前完成,这对于李现来说也是“初体验”,“有很多跳脱自然情境,需要进入到绿幕去拍,在这种环境里演戏肯定要投入自己的想象。你会发现原来也可以这么演戏,跟虚无的对手演戏、投射感情的时候,都是之前没有过的体验,能让自己在表演层面有很大提升。“李现表示,无实物表演需要他去感受剧本、特效、角色理解等各层面,“最终综合表演感觉,呈现在镜头前,这是全新的挑战。我们有很多在空中飞来飞去的镜头,其实不是机器陪着你在天空飞来飞去,是吊定了,你跟着机器运动。这里有一种三维空间的思考,比如风从哪个方向吹过来的时候,你在这个空间是下坠的、还是起飞的、横向运动的或者原地不动的,你需要去思考空间逻辑感,拍这样的戏挺有意思的,对于理工男来说还好。”李现回忆,在绿幕前表演灵魂出窍那场戏NG了很多次,“我们生活中当然没有这样的真实经验,需要配合摄影机的位置、动作的节奏来完成,是挺特别的尝试。如果以后还有绿幕表演的机会,可能我的经验会多一点点。”让大家记住角色本身,而非自己演什么像什么,让大家记住角色本身而非自己,是李现努力的方向,为此,讲求准确的他甚至会说自己在塑造角色的时候,大概有1/4可以看到李现的影子。“我会给予角色20%到25%左右,也就是说有1/4是可以看到李现的影子,其他都是为了这个角色去塑造,是这个角色本身的性格和魅力。”具体到《赤狐书生》,李现表示,那1/4表现在比如白十三在听师傅、爷爷说话时,给到的反馈和表情,是现实生活中他本人会有的,“但是塑造的部分,比如像狐狸假装自己是人的状态,有很多东西是不懂的。在塑造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是塑造这种未知感,我觉得是增加白十三这种人物魅力。”不过,李现也解释说,在塑造角色时“没有所谓的一定要1/4李现本人的影子”,只是说他在看剧本的时候,能感受到这个角色什么地方跟他自己产生共鸣,“他的某一个决定跟李现本人的决定可能是一样的时候,他的喜怒哀乐也许就是和我本人一样的,并没有一定按照1/4的东西去给。但是李现的人生经历和这个角色的人生经历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尽可能去塑造这个人物,所以还是希望能跳脱出李现本人的一些影子。比如之前我们看过的刘亚仁、河正宇、瑞恩·高斯林、杰克·吉伦哈尔,他们塑造角色的时候也不太会把自己平常生活中的性格带进去。甚至他们生活中会做什么事儿,平常是怎么度假的,咱们都不知道,但他们塑造角色的时候也会让你信服,相信他塑造的那个人物就是那个样子的,我自己觉得一个演员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也因此,李现笑说,生活中他对自己打分也就是7分、7.5分,“如果人们觉得我帅,其实也是塑造的角色为我加分了,而这也是导演、摄影师等整个剧组的功劳。”李现对于表演的认真,让《赤狐书生》导演伊力奇十分欣赏,“我们在现场的时候,经常会因为一段戏的表演去进行比较长时间的探讨,他也会跟我聊一些他的感受。在现场,有的表演的处理其实还挺难的,你在一段表演里的时间非常短,但要处理的情绪会非常复杂。对于电影表演来说,要求其实还是挺严格的,你不能放得太大,又不能收得太多,你那个度要特别的精准,才能够达到一个比较好的效果。李现拍的时候,他觉得开始不太对劲儿了,有可能自己直接就会打断,说‘不行不行,重来’。他对自己要求非常高,哭戏到底怎么哭,整体情绪的连接,他希望每一个角色都有不一样的突破,是给自己负责,也是给观众负责。”《赤狐书生》中有一些动作戏,所以有伤的李现在吊威亚时就吃了不少苦头,李现说之前在拍《剑王朝》的时候吊了很多的威亚,“那部戏的动作戏非常多,因此落下了很多伤,在进组《赤狐书生》时身上的伤还没有好,确实是很辛苦。其实我对片子的类型是没有局限,无论动作戏还是武侠片,只要项目好、团队好,都愿意去尝试,但肯定还是希望在自己身体健康的时候去完成,这样动作戏的呈现也会更流畅一些。”每部作品都会复盘,还会开弹幕看反馈在李现看来,演员是靠作品来成就的,李现感谢自己出演的第一部作品就是《万箭穿心》,“可以说这是目前对我影响最大的一部作品,因为是我参演的第一部电影,还是和颜丙燕、焦刚老师这样的好演员合作。这部电影收获了很好的口碑和很多奖项,我觉得非常荣幸能参与其中,它建立了我对于‘好作品’的认知,也看到了真正的好演员是怎么表演的。”《万箭穿心》带给李现的另一个巨大改变,是让他有了健身的好习惯,“我在读书的时候是个小胖子,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在镜头面前胖就是《万箭穿心》,当时就下定决心要减肥,自此之后就养成了健身的习惯。我们身材的一点点变化,在摄影机里都会被放大,你也会不自觉要求自己,而且运动健身会让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健康,也是解压的一种方式。心情不好时,就会健身,或者打游戏。”李现说自己会对每一部他参演的作品都复盘,“而且我是会尽可能让自己站在观众的角度去看这些作品,看当时演的好不好,哪里有问题。电视剧的话我还会开着弹幕看,想看到更多观众的反馈,越真实越好。”李现的第一部古装剧《剑王朝》播完后,他就曾总结说:“不得不说,这种古装剧,我自己有很多经验上不足的地方,包括古装表演的方法、对造型的把控和动作戏的细微技巧,希望未来能加强这方面的能力。”如果说每个作品都是成长的基石,那么《赤狐书生》是怎样的一种收获?李现表示,拍摄这部作品让他认识了江老板(影片制片人江志强),认识了优秀的主创团队,第一次尝试了喜剧片,第一次演了一个动物,解锁了新的角色类型,“这些都是在我演员职业生涯里很宝贵的经历,至于说《赤狐书生》是怎样的基石,可能当下我没有办法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或许过两年再回看这段经历心里会更清晰。”热爱演员这个职业,目前没有想过要放弃梦想成名之前抑或成名之后,李现坦陈都有迷茫时刻,“每一个阶段,迷茫的点都是不一样的。”他没有想到《亲爱的,热爱的》播出会火成这个样子,所有东西都不在自己的预料之内。也难怪他要感叹:“演员能走多远,三分能耐,六分运气,还有一分靠贵人扶持。”所以,李现说假如他可以和幼年的白十三说话,他会说“有些东西是你没办法选择的,你的命数,成为什么样的狐狸是上天注定的,能做的事情,就是为了自己美好的未来、内心的梦想坚定地走下去。”对于已经成年的白十三,李现想对他说的是:“你会发现,设定的路并没有那么简单,有时候过程比结果更加重要。这也是我在塑造角色,包括拍摄的过程中感受到的,我们都是为了一个结果一个目的去努力,但在过程中得到的收获可能比结果更重要。”《赤狐书生》讨论的命题,是设定一个人真的到了人生的某个节点,是否愿意放弃曾经的梦想,或者说放弃终生所追求的目的。像白十三为了友情,放弃了取丹成仙的梦想,如果换做是李现,他会怎样抉择?会为了其他原因放弃做演员这个梦想吗?李现坦陈这个问题他并没有答案,“我自己也不知道,白十三这个人物的人生到了一个节点,所以他会做出(放弃梦想)这样的决定,但是李现的人生还没有到这样的一个节点,所以我没办法给出这样的一个答复。在那个节点之前,白十三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李现也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未来的某个节点,是否会因为某件事而做出改变,只能说现在当下还是按照自己喜爱的职业在进行着。”李现称自己热爱演员这个职业,因为如果不做演员,他这辈子有可能只做一个职业,但演员可以体会到千奇百怪的各种职业,在各种职业中找乐趣和学新技能,让生活更丰富多彩。以演员的标准来衡量自己,不担心“掉流量”作为“顶级流量”,总有人替李现担心他的曝光率减少了,担心他会糊了,担心他不是顶级流量了。对于这些担心,李现自己却完全不在乎,他说,如果担心的话,自己就不会剃光头进《人生若如初见》剧组这么久,而是趁自己正火,将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接广告接商演,去综艺节目常驻,但是这些不是李现想要的生活。李现表示,自己一直是以一个演员的标准来衡量,而不是以所谓圈子里对“流量”的认知来定义的,“我在坚持的一些东西,包括自由、私生活、价值观等等,其实是我自己认知的,以一个演员的态度来面对的。就像我刚才提的那些演员,你并不会关注我喜欢的这些男演员在生活中喜欢喝红酒还是喜欢喝啤酒,是喜欢健身还是喜欢搏击还是游泳,咱们都不知道。因为这就是人家的私生活,但是他们只需要做好一件事情就行了,就是把戏拍好把角色演好,我觉得这些男演员已经给我们做出了表率,我们应该这么学习才对。我想和人分享世间美好的东西,比如我觉得好的电影、好的书籍、好的运动,或者是我出去玩之后,感受到的美好世界,但我不愿分享我的私生活。”2020年即将结束,对于今年,李现说最大的感触“一个是要珍惜当下,因为命运无常,还有就是要更加珍惜身边的人,今年有了很长一段时间可以和父母待在一起,觉得很宝贵。”而谈及未来,李现表示他和他的经纪公司对未来两三年要接的影视项目有一个大致的规划和预期,面对市面上找过来的本子也会根据当下的变化,来择优选择。“与其说自己想什么,不如说看看有什么,当然还是期待有挑战性的角色出现,遇到很好的创作团队,大家都想拿奖,但这个要看缘分的。”在李现看来,电影是一个梦。在这个梦的环境里,可以把你内心可能不会在现实生活中呈现的东西,情感或思想,放在电影中,呈现对于人生、价值、梦想的最初的思考,和一步步走到终点之前的感悟,“其实会对人生有一种很好的提升,就像通过电影做一场很美好的梦。”而现在的李现,就理智而幸福地沉醉在自己的电影梦中。文/本报记者 张嘉 供图/黑马
    2020-12-14 09:15:59李现
  • 电影《赤狐书生》曝片尾曲《年少无邪》MV 陈立农献唱
    国际在线消息:由江志强监制,宋灏霖、伊力奇执导,陈立农、李现领衔主演的奇幻电影《赤狐书生》将于12月4日上映。今日,电影曝光由陈立农演唱、梁翘柏制作的片尾曲《年少无邪》MV。  剧照 片方供图  剧照 片方供图电影中,书生为功名,狐妖为成仙,两位少年一起踏上了赶考之路。经历群妖险境后,两人懂得了何为真情真义。“不甘负心中痴狂,毅然去远方,背上行囊经历风和浪”,简单几句歌词勾勒出了逐梦少年的赤子之心,而“永远伴你同行,向你的梦靠近”,更是唱出了兄弟之间的相知相伴,令人感动。  剧照 片方供图戏中陈立农、李现结伴赶考,戏外两人也一路同行,积攒了深厚情谊。《年少无邪》MV中,便记录了两人在路演中的笑泪场景。陈立农第一部电影作品,李现颠覆饰演狐妖,两人提前近两个月进组,每天8小时训练。于两人而言,《赤狐书生》也是自己的一次考试,而路演现场观众们的笑声与泪水,便是对这份答卷的最好评价。  剧照 片方供图此外,电影的梦幻班底也带来了视听上的双重惊喜。配乐大师久石让全新打造的原创配乐,胡巴之父许诚毅参与制作的群妖动画,王家卫御用美术指导邱伟明设计的奇幻美景,都令人耳目一新。据悉,电影《赤狐书生》将于12月4日全国上映,目前预售已经全面开启。
    2020-12-02 11:18:28李现
  • 电影《古董局中局》首曝预告 雷佳音李现辛芷蕾葛优造型曝光
    国际在线消息:电影《古董局中局》今日发布先导预告,雷佳音、李现、辛芷蕾、葛优的角色形象正式曝光。四个人独特的出场气质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引发大家对他们性格和经历的猜测。故事因一尊从日本归还的佛头展开,牵扯出一段古玩界隐秘的往事,预告中一闪而过的线索和细节足见佛头之谜的复杂。为呈现更真实的古玩江湖,剧组甚至向专家借用了31件真实的古董。  雷佳音 片方供图如今首支预告发布,四人角色造型正式曝光,也令他们的个性初露端倪。雷佳音饰演的许愿眼神中暗含故事,不修边幅的外表下或许有着难以言说的经历。李现饰演的药不然举手投足间透露出自信与谨慎,气场强大令人不敢小觑。辛芷蕾饰演的黄烟烟上来便与人“打架”,干练的短发和凌厉的眼神向所有人宣告“这个女人不好惹”。葛优的亮相简短却不简单,一个“点赞”的动作引人遐想万千。与预告同时曝光的剧照中,许愿、药不然、黄烟烟、付贵均以侧脸示人。四人将心事与隐秘藏在阴影之下,帮助、利用、敌对……观众或许要到最后一刻才能辨清每个人的立场。  李现 片方供图电影改编自马伯庸小说《古董局中局》,讲述原本过着平凡生活的许愿,因祖辈的往事启程寻找佛头背后隐藏的秘密。药不然、黄烟烟、付贵也怀揣着各自的目的纷纷介入。预告中满满一墙的线索梳理、黑暗中架子上的各式古玩、首次现身的佛头,无不述说这个秘密的复杂与其背后的重重考验。  辛芷蕾 片方供图为打造一个奇诡纷乱的古玩江湖,《古董局中局》在影片制作上同样精益求精。电影设计图纸多达3000张,涉及全片38个场景及无数细微的道具,其中面积最大的拍摄场景占地20亩,制景和陈设耗时21天,既保证年代特征和生活气息,又展现出古玩江湖独特的魅力和氛围。同时,剧组收借了大量的古玩道具,最多时一个场景便动用了15000件。为保证呈现在大银幕上的古董细节真实可考,电影还向古董专家翟建民先生借用了31件珍贵的古董,导演郭子健透露“年代最久远的是一件西汉时期的文物”。如此狠下“血本”,足见主创们的用心。  葛优 片方供图而对于这个题材,制片人梁琳表示“每件古董的背后,都蕴藏着一个时代、一种文化”。古玩的价值让它被人们珍视或觊觎,古玩界自古便是鱼龙混杂,暗流涌动之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和目的。《古董局中局》从一个佛头的往事,引出一段对家族信仰和传统文化的探秘之旅。古玩江湖与流失文物碰撞,扑朔迷离的局中局之下,是人们对华夏文化根基的一次坚守和探究。据悉,影片将于2021年上映。
    2020-11-23 13:47:09李现
  • 杨紫化身“口袋军师” 再搭李现出演《赤狐书生》
    由江志强监制,宋灏霖、伊力奇执导,陈立农、李现领衔主演的双男主奇幻电影《赤狐书生》即将在12月4日全国上映。书生陈立农在进京赶考途中,被下凡取丹的狐妖李现盯上。为了骗取书生信任,狐妖精心安排“群妖团”,一路设下连环计。预告中,狐妖李现的“口袋军师”——杨紫正式曝光。原来狐妖李现为了顺利取丹,掳走了“妖界第一镜”做军师。一路上,军师杨紫不仅帮狐妖李现出谋划策,还展现了强大的吐槽技能。斗嘴不断,十分有趣。陈立农赶考之路太难了 李现又请来“口袋军师”书生王子进的赶考之路上,青蛙精、莲花精、贡院鬼魂等群妖接连登场,单纯的书生连番中计,狐妖取丹成功可以说近在咫尺。不仅如此,书生王子进还把“幕后黑手”白十三当成了最好的朋友,让人替他的天真着急。狐妖的取丹事业风生水起,不得不提他从玄狐长老那里顺来的妖界法器——映无邪,一面手掌大的镜子却无所不知。不光能帮他导航找人,出谋划策;还在白十三吃鸡误事时,提供“防沉迷”提醒,堪称最强事业合伙人。李现杨紫再合作 一路同行变斗嘴冤家杨紫此次声音出演,可以说把“语言技能”开到了满点。白十三把映无邪“绑架“进人间,让她帮忙找人,没想到也打开了怼人模式。白十三洋洋得意时,映无邪的冷水一定不会缺席,取丹之路斗嘴不断,欢乐不断。李现、杨紫再次合作,尝试隔空搭戏,依旧默契十足。不知道这对将斗嘴进行到底的组合,还会有怎样的故事。电影《赤狐书生》将于12月4日全国上映,有笑有泪,奇幻贺岁。
    2020-11-17 13:40:15李现
  • 雷佳音李现主演电影《古董局中局》2021年五一献映
    国际在线消息:由雷佳音、李现、辛芷蕾领衔主演,葛优重磅加盟的电影《古董局中局》官宣定档,将于2021年4月30日全国公映。今日影片发布的“佛头初现”版定档海报配色复古大胆,极具视觉冲击感的同时,也展现出许愿、药不然、黄烟烟、付贵迥异的人物特点。  定档海报 片方供图电影《古董局中局》改编自马伯庸同名小说《古董局中局》,讲述上世纪90年代初,因一尊从日本归还的佛头文物,牵扯出一场纠葛几十年的古玩迷局。原本过着平凡生活的许愿,因祖辈往事启程寻找佛头背后隐藏的秘密,药不然、黄烟烟、付贵等人各怀目的卷入其中。  定档海报 片方供图海报中许愿(雷佳音 饰)以一个混迹于市井中的小铺老板形象跃然眼前。药不然(李现 饰)手扶眼镜若有所思,从装扮到神态都一丝不苟。影片中,许愿和药不然虽然都是古董行家,但二人性格和行事风格却有很大不同,如同海报中俩人红与蓝的对比,许愿随性不羁,药不然严谨克制,一热一冷的两个人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令观众十分期待。黄烟烟(辛芷蕾 饰)一袭短发目光坚定,干练又霸气,作为“五脉”黄字门的后人,其实力不容小觑。付贵(葛优 饰)背手回眸,眼神犀利且难以捉摸,让人无法猜透他的立场。作为全片最重要的四个人物,雷佳音、李现、辛芷蕾、葛优在塑造角色的过程中做了许多尝试。雷佳音为许愿加入了一些生活化的动作和台词,使其更贴近90年代小店铺老板的身份。在一场市场叫卖的戏中,雷佳音直接站上高椅子“喊价”,气势十足,调动了所有群演的情绪,现场气氛如同真正的闹市。李现则对自己的道具眼镜进行“改良”,主动建议药不然平时不戴眼镜,鉴定古董的时候才戴,既符合角色严谨的性格,也让道具发挥了更多的作用。在拍摄古玩鉴定的戏份时,李现还会主动向古董专家咨询姿势和动作,以契合药不然认真严格的特点。  定档海报 片方供图辛芷蕾则提出在许愿和黄烟烟初次见面时,增加一个“把许愿撂倒”的动作,将黄烟烟“不好惹”的性格生动地呈现出来。为表现黄烟烟的立场和与爷爷黄克武复杂的情感,辛芷蕾与饰演黄克武的演员王庆祥进行了多番讨论和尝试,最终达到了彼此都满意的效果。  定档海报 片方供图葛优饰演的付贵混迹江湖多年,为人圆滑,为此葛优常和现场的群演“拉家常”使自己融入其中。碰到与自己戏中是熟人关系的群演,更主动要求去“熟悉熟悉”。据悉,电影将于2021年4月30日上映。
    2020-12-30 10:56:42李现
  • 李现:流量只是一时 作品才是永恒
    作为90后,李现还有着很强的“少年气”,他爱笑爱调侃,所以,在看到王耀庆模仿他的封面照片时,会开玩笑地说自己已经“无法fu吸”。他出演的角色中,比如《赤狐书生》中的白十三,《河神》里的郭得友,以及《亲爱的,热爱的》里的韩商言,也都有喜欢调侃的一面,李现说:“其实都是我自己。”而说起演员,说起表演,李现又会严肃得“少年老成”。只想做个好演员的他,去年却以《亲爱的,热爱的》成了“顶流明星”,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像被处在“放大镜”下为人窥视。身处其中,李现展现出了强大的自控与自律性,他说不在乎自己外形帅不帅,不在乎自己掉流量,“做演员这一行你心里要清楚:流量只是一时的,但作品是永恒的。”我是一个不太喜欢重复自己的人李现此次接受采访是源于他主演的电影《赤狐书生》于12月4日上映,这是李现“火”了之后主演的第一部大银幕作品。电影讲述了书生王子进进京赶考,被想要成仙的狐妖白十三盯上。狐妖白十三率领“群妖骗子团”设下连环计,要骗取王子进的信任,没想到一路同行两人却成为好友。李现在片中扮演的就是狐妖白十三。商业大片、奇幻电影、绿幕戏多、强大的幕后阵容等等原因,都吸引着李现出演这部电影,不过他最为喜欢的是片中白十三这个狐妖的设定:“我是一个不太喜欢重复自己的人,白十三这个角色对我来说是非常新鲜的,他是一只杂尾野狐,形象有别于以往大家既定印象里又美又魅惑的样子,很颠覆。而且他非常接地气,是‘底层狐狸’,一开始的时候被很多人看不起,有点小人物成长逆袭的感觉,这一点也很打动我。”李现记得,进组之前大概有一个半月的时间,自己一直在围读剧本、排练、走戏,还用了很长时间跟导演去沟通人物小传,“我们会去分析,白十三在年幼的时候是怎样的成长,稍微成年一点是怎样的成长,跟王子进一起赶考后,剧本没有写到的部分,他又是怎样的成长。当你把人物小传丰富了,你会了解白十三这头被爷爷捡回来的杂尾野狐,小时候被血统纯正的狐狸欺负,身边只有成精的青蛙做他的好朋友,没有其他人可以交流。他在陪王子进赶考的过程中,才慢慢感受到了人世间的各种爱,包括王子进和英莲的爱情,这些都对白十三的人生有很大影响。他会发现,原来取丹只是他最初的目的和梦想,人生有比取丹更有意义的事情。白十三中后段的目标是有波动、转折的,这种情绪的转变,我希望自己在表演的时候放大,显得更加丰满一点。”为了演好狐妖,李现特意看《动物世界》来观察藏狐、一般的白狐或者其他狐狸,观察它们的生活习惯,对食物的喜好和诱惑感。“他们说我演的这种狐狸应该是藏狐,蠢萌,有表情包的那种,所以会增加一些表情性的表演,希望更加贴近藏狐的质感。”此外,李现还看了很多动漫,比如《火影忍者》,“鸣人身上封印的是九尾,也是狐狸。我还想找鸣人和佐助之间的那种羁绊,看两人的兄弟情是如何表现的,这些是我在塑造角色的时候需要准备的功课。”具体到表演时,李现表示,在故事的前期,他会有意识地去体现白十三动物属性的一面,“我去研究了真正的狐狸的生活习性是怎么样的,比如狐狸怎么叫,有哪些小动作。等到白十三来到人间,认识了书生王子进,逐渐体会到了友情是什么样的感觉,心里的‘人性’那面自然而然就流露出来了。”拍摄《赤狐书生》,最大的挑战是喜剧表演和绿幕表演而找到扮演狐妖的感觉后,对李现来说,拍摄《赤狐书生》最大的挑战是喜剧表演和无实物表演。虽然觉得生活中自己还算幽默,之前扮演的角色身上也有喜感,但是李现从未出演过喜剧,而《赤狐书生》的定位就是合家欢喜剧。对于自己首次尝试的喜剧表演和设计,李现没有太多把握,不过影片导演伊力奇倒是给予了肯定,他说李现在生活中放松的状态,让他身上有演喜剧的能力。片中扮演青蛙精的姜超也笑说李现很有“喜感”,可以出演喜剧节目。《赤狐书生》中很多戏份都在绿幕前完成,这对于李现来说也是“初体验”,“有很多跳脱自然情境,需要进入到绿幕去拍,在这种环境里演戏肯定要投入自己的想象。你会发现原来也可以这么演戏,跟虚无的对手演戏、投射感情的时候,都是之前没有过的体验,能让自己在表演层面有很大提升。“李现表示,无实物表演需要他去感受剧本、特效、角色理解等各层面,“最终综合表演感觉,呈现在镜头前,这是全新的挑战。我们有很多在空中飞来飞去的镜头,其实不是机器陪着你在天空飞来飞去,是吊定了,你跟着机器运动。这里有一种三维空间的思考,比如风从哪个方向吹过来的时候,你在这个空间是下坠的、还是起飞的、横向运动的或者原地不动的,你需要去思考空间逻辑感,拍这样的戏挺有意思的,对于理工男来说还好。”李现回忆,在绿幕前表演灵魂出窍那场戏NG了很多次,“我们生活中当然没有这样的真实经验,需要配合摄影机的位置、动作的节奏来完成,是挺特别的尝试。如果以后还有绿幕表演的机会,可能我的经验会多一点点。”让大家记住角色本身,而非自己演什么像什么,让大家记住角色本身而非自己,是李现努力的方向,为此,讲求准确的他甚至会说自己在塑造角色的时候,大概有1/4可以看到李现的影子。“我会给予角色20%到25%左右,也就是说有1/4是可以看到李现的影子,其他都是为了这个角色去塑造,是这个角色本身的性格和魅力。”具体到《赤狐书生》,李现表示,那1/4表现在比如白十三在听师傅、爷爷说话时,给到的反馈和表情,是现实生活中他本人会有的,“但是塑造的部分,比如像狐狸假装自己是人的状态,有很多东西是不懂的。在塑造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是塑造这种未知感,我觉得是增加白十三这种人物魅力。”不过,李现也解释说,在塑造角色时“没有所谓的一定要1/4李现本人的影子”,只是说他在看剧本的时候,能感受到这个角色什么地方跟他自己产生共鸣,“他的某一个决定跟李现本人的决定可能是一样的时候,他的喜怒哀乐也许就是和我本人一样的,并没有一定按照1/4的东西去给。但是李现的人生经历和这个角色的人生经历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尽可能去塑造这个人物,所以还是希望能跳脱出李现本人的一些影子。比如之前我们看过的刘亚仁、河正宇、瑞恩·高斯林、杰克·吉伦哈尔,他们塑造角色的时候也不太会把自己平常生活中的性格带进去。甚至他们生活中会做什么事儿,平常是怎么度假的,咱们都不知道,但他们塑造角色的时候也会让你信服,相信他塑造的那个人物就是那个样子的,我自己觉得一个演员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也因此,李现笑说,生活中他对自己打分也就是7分、7.5分,“如果人们觉得我帅,其实也是塑造的角色为我加分了,而这也是导演、摄影师等整个剧组的功劳。”李现对于表演的认真,让《赤狐书生》导演伊力奇十分欣赏,“我们在现场的时候,经常会因为一段戏的表演去进行比较长时间的探讨,他也会跟我聊一些他的感受。在现场,有的表演的处理其实还挺难的,你在一段表演里的时间非常短,但要处理的情绪会非常复杂。对于电影表演来说,要求其实还是挺严格的,你不能放得太大,又不能收得太多,你那个度要特别的精准,才能够达到一个比较好的效果。李现拍的时候,他觉得开始不太对劲儿了,有可能自己直接就会打断,说‘不行不行,重来’。他对自己要求非常高,哭戏到底怎么哭,整体情绪的连接,他希望每一个角色都有不一样的突破,是给自己负责,也是给观众负责。”《赤狐书生》中有一些动作戏,所以有伤的李现在吊威亚时就吃了不少苦头,李现说之前在拍《剑王朝》的时候吊了很多的威亚,“那部戏的动作戏非常多,因此落下了很多伤,在进组《赤狐书生》时身上的伤还没有好,确实是很辛苦。其实我对片子的类型是没有局限,无论动作戏还是武侠片,只要项目好、团队好,都愿意去尝试,但肯定还是希望在自己身体健康的时候去完成,这样动作戏的呈现也会更流畅一些。”每部作品都会复盘,还会开弹幕看反馈在李现看来,演员是靠作品来成就的,李现感谢自己出演的第一部作品就是《万箭穿心》,“可以说这是目前对我影响最大的一部作品,因为是我参演的第一部电影,还是和颜丙燕、焦刚老师这样的好演员合作。这部电影收获了很好的口碑和很多奖项,我觉得非常荣幸能参与其中,它建立了我对于‘好作品’的认知,也看到了真正的好演员是怎么表演的。”《万箭穿心》带给李现的另一个巨大改变,是让他有了健身的好习惯,“我在读书的时候是个小胖子,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在镜头面前胖就是《万箭穿心》,当时就下定决心要减肥,自此之后就养成了健身的习惯。我们身材的一点点变化,在摄影机里都会被放大,你也会不自觉要求自己,而且运动健身会让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健康,也是解压的一种方式。心情不好时,就会健身,或者打游戏。”李现说自己会对每一部他参演的作品都复盘,“而且我是会尽可能让自己站在观众的角度去看这些作品,看当时演的好不好,哪里有问题。电视剧的话我还会开着弹幕看,想看到更多观众的反馈,越真实越好。”李现的第一部古装剧《剑王朝》播完后,他就曾总结说:“不得不说,这种古装剧,我自己有很多经验上不足的地方,包括古装表演的方法、对造型的把控和动作戏的细微技巧,希望未来能加强这方面的能力。”如果说每个作品都是成长的基石,那么《赤狐书生》是怎样的一种收获?李现表示,拍摄这部作品让他认识了江老板(影片制片人江志强),认识了优秀的主创团队,第一次尝试了喜剧片,第一次演了一个动物,解锁了新的角色类型,“这些都是在我演员职业生涯里很宝贵的经历,至于说《赤狐书生》是怎样的基石,可能当下我没有办法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或许过两年再回看这段经历心里会更清晰。”热爱演员这个职业,目前没有想过要放弃梦想成名之前抑或成名之后,李现坦陈都有迷茫时刻,“每一个阶段,迷茫的点都是不一样的。”他没有想到《亲爱的,热爱的》播出会火成这个样子,所有东西都不在自己的预料之内。也难怪他要感叹:“演员能走多远,三分能耐,六分运气,还有一分靠贵人扶持。”所以,李现说假如他可以和幼年的白十三说话,他会说“有些东西是你没办法选择的,你的命数,成为什么样的狐狸是上天注定的,能做的事情,就是为了自己美好的未来、内心的梦想坚定地走下去。”对于已经成年的白十三,李现想对他说的是:“你会发现,设定的路并没有那么简单,有时候过程比结果更加重要。这也是我在塑造角色,包括拍摄的过程中感受到的,我们都是为了一个结果一个目的去努力,但在过程中得到的收获可能比结果更重要。”《赤狐书生》讨论的命题,是设定一个人真的到了人生的某个节点,是否愿意放弃曾经的梦想,或者说放弃终生所追求的目的。像白十三为了友情,放弃了取丹成仙的梦想,如果换做是李现,他会怎样抉择?会为了其他原因放弃做演员这个梦想吗?李现坦陈这个问题他并没有答案,“我自己也不知道,白十三这个人物的人生到了一个节点,所以他会做出(放弃梦想)这样的决定,但是李现的人生还没有到这样的一个节点,所以我没办法给出这样的一个答复。在那个节点之前,白十三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李现也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未来的某个节点,是否会因为某件事而做出改变,只能说现在当下还是按照自己喜爱的职业在进行着。”李现称自己热爱演员这个职业,因为如果不做演员,他这辈子有可能只做一个职业,但演员可以体会到千奇百怪的各种职业,在各种职业中找乐趣和学新技能,让生活更丰富多彩。以演员的标准来衡量自己,不担心“掉流量”作为“顶级流量”,总有人替李现担心他的曝光率减少了,担心他会糊了,担心他不是顶级流量了。对于这些担心,李现自己却完全不在乎,他说,如果担心的话,自己就不会剃光头进《人生若如初见》剧组这么久,而是趁自己正火,将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接广告接商演,去综艺节目常驻,但是这些不是李现想要的生活。李现表示,自己一直是以一个演员的标准来衡量,而不是以所谓圈子里对“流量”的认知来定义的,“我在坚持的一些东西,包括自由、私生活、价值观等等,其实是我自己认知的,以一个演员的态度来面对的。就像我刚才提的那些演员,你并不会关注我喜欢的这些男演员在生活中喜欢喝红酒还是喜欢喝啤酒,是喜欢健身还是喜欢搏击还是游泳,咱们都不知道。因为这就是人家的私生活,但是他们只需要做好一件事情就行了,就是把戏拍好把角色演好,我觉得这些男演员已经给我们做出了表率,我们应该这么学习才对。我想和人分享世间美好的东西,比如我觉得好的电影、好的书籍、好的运动,或者是我出去玩之后,感受到的美好世界,但我不愿分享我的私生活。”2020年即将结束,对于今年,李现说最大的感触“一个是要珍惜当下,因为命运无常,还有就是要更加珍惜身边的人,今年有了很长一段时间可以和父母待在一起,觉得很宝贵。”而谈及未来,李现表示他和他的经纪公司对未来两三年要接的影视项目有一个大致的规划和预期,面对市面上找过来的本子也会根据当下的变化,来择优选择。“与其说自己想什么,不如说看看有什么,当然还是期待有挑战性的角色出现,遇到很好的创作团队,大家都想拿奖,但这个要看缘分的。”在李现看来,电影是一个梦。在这个梦的环境里,可以把你内心可能不会在现实生活中呈现的东西,情感或思想,放在电影中,呈现对于人生、价值、梦想的最初的思考,和一步步走到终点之前的感悟,“其实会对人生有一种很好的提升,就像通过电影做一场很美好的梦。”而现在的李现,就理智而幸福地沉醉在自己的电影梦中。文/本报记者 张嘉 供图/黑马
    2020-12-14 09:15:59李现
  • 电影《赤狐书生》曝片尾曲《年少无邪》MV 陈立农献唱
    国际在线消息:由江志强监制,宋灏霖、伊力奇执导,陈立农、李现领衔主演的奇幻电影《赤狐书生》将于12月4日上映。今日,电影曝光由陈立农演唱、梁翘柏制作的片尾曲《年少无邪》MV。  剧照 片方供图  剧照 片方供图电影中,书生为功名,狐妖为成仙,两位少年一起踏上了赶考之路。经历群妖险境后,两人懂得了何为真情真义。“不甘负心中痴狂,毅然去远方,背上行囊经历风和浪”,简单几句歌词勾勒出了逐梦少年的赤子之心,而“永远伴你同行,向你的梦靠近”,更是唱出了兄弟之间的相知相伴,令人感动。  剧照 片方供图戏中陈立农、李现结伴赶考,戏外两人也一路同行,积攒了深厚情谊。《年少无邪》MV中,便记录了两人在路演中的笑泪场景。陈立农第一部电影作品,李现颠覆饰演狐妖,两人提前近两个月进组,每天8小时训练。于两人而言,《赤狐书生》也是自己的一次考试,而路演现场观众们的笑声与泪水,便是对这份答卷的最好评价。  剧照 片方供图此外,电影的梦幻班底也带来了视听上的双重惊喜。配乐大师久石让全新打造的原创配乐,胡巴之父许诚毅参与制作的群妖动画,王家卫御用美术指导邱伟明设计的奇幻美景,都令人耳目一新。据悉,电影《赤狐书生》将于12月4日全国上映,目前预售已经全面开启。
    2020-12-02 11:18:28李现
  • 电影《古董局中局》首曝预告 雷佳音李现辛芷蕾葛优造型曝光
    国际在线消息:电影《古董局中局》今日发布先导预告,雷佳音、李现、辛芷蕾、葛优的角色形象正式曝光。四个人独特的出场气质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引发大家对他们性格和经历的猜测。故事因一尊从日本归还的佛头展开,牵扯出一段古玩界隐秘的往事,预告中一闪而过的线索和细节足见佛头之谜的复杂。为呈现更真实的古玩江湖,剧组甚至向专家借用了31件真实的古董。  雷佳音 片方供图如今首支预告发布,四人角色造型正式曝光,也令他们的个性初露端倪。雷佳音饰演的许愿眼神中暗含故事,不修边幅的外表下或许有着难以言说的经历。李现饰演的药不然举手投足间透露出自信与谨慎,气场强大令人不敢小觑。辛芷蕾饰演的黄烟烟上来便与人“打架”,干练的短发和凌厉的眼神向所有人宣告“这个女人不好惹”。葛优的亮相简短却不简单,一个“点赞”的动作引人遐想万千。与预告同时曝光的剧照中,许愿、药不然、黄烟烟、付贵均以侧脸示人。四人将心事与隐秘藏在阴影之下,帮助、利用、敌对……观众或许要到最后一刻才能辨清每个人的立场。  李现 片方供图电影改编自马伯庸小说《古董局中局》,讲述原本过着平凡生活的许愿,因祖辈的往事启程寻找佛头背后隐藏的秘密。药不然、黄烟烟、付贵也怀揣着各自的目的纷纷介入。预告中满满一墙的线索梳理、黑暗中架子上的各式古玩、首次现身的佛头,无不述说这个秘密的复杂与其背后的重重考验。  辛芷蕾 片方供图为打造一个奇诡纷乱的古玩江湖,《古董局中局》在影片制作上同样精益求精。电影设计图纸多达3000张,涉及全片38个场景及无数细微的道具,其中面积最大的拍摄场景占地20亩,制景和陈设耗时21天,既保证年代特征和生活气息,又展现出古玩江湖独特的魅力和氛围。同时,剧组收借了大量的古玩道具,最多时一个场景便动用了15000件。为保证呈现在大银幕上的古董细节真实可考,电影还向古董专家翟建民先生借用了31件珍贵的古董,导演郭子健透露“年代最久远的是一件西汉时期的文物”。如此狠下“血本”,足见主创们的用心。  葛优 片方供图而对于这个题材,制片人梁琳表示“每件古董的背后,都蕴藏着一个时代、一种文化”。古玩的价值让它被人们珍视或觊觎,古玩界自古便是鱼龙混杂,暗流涌动之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和目的。《古董局中局》从一个佛头的往事,引出一段对家族信仰和传统文化的探秘之旅。古玩江湖与流失文物碰撞,扑朔迷离的局中局之下,是人们对华夏文化根基的一次坚守和探究。据悉,影片将于2021年上映。
    2020-11-23 13:47:09李现
  • 杨紫化身“口袋军师” 再搭李现出演《赤狐书生》
    由江志强监制,宋灏霖、伊力奇执导,陈立农、李现领衔主演的双男主奇幻电影《赤狐书生》即将在12月4日全国上映。书生陈立农在进京赶考途中,被下凡取丹的狐妖李现盯上。为了骗取书生信任,狐妖精心安排“群妖团”,一路设下连环计。预告中,狐妖李现的“口袋军师”——杨紫正式曝光。原来狐妖李现为了顺利取丹,掳走了“妖界第一镜”做军师。一路上,军师杨紫不仅帮狐妖李现出谋划策,还展现了强大的吐槽技能。斗嘴不断,十分有趣。陈立农赶考之路太难了 李现又请来“口袋军师”书生王子进的赶考之路上,青蛙精、莲花精、贡院鬼魂等群妖接连登场,单纯的书生连番中计,狐妖取丹成功可以说近在咫尺。不仅如此,书生王子进还把“幕后黑手”白十三当成了最好的朋友,让人替他的天真着急。狐妖的取丹事业风生水起,不得不提他从玄狐长老那里顺来的妖界法器——映无邪,一面手掌大的镜子却无所不知。不光能帮他导航找人,出谋划策;还在白十三吃鸡误事时,提供“防沉迷”提醒,堪称最强事业合伙人。李现杨紫再合作 一路同行变斗嘴冤家杨紫此次声音出演,可以说把“语言技能”开到了满点。白十三把映无邪“绑架“进人间,让她帮忙找人,没想到也打开了怼人模式。白十三洋洋得意时,映无邪的冷水一定不会缺席,取丹之路斗嘴不断,欢乐不断。李现、杨紫再次合作,尝试隔空搭戏,依旧默契十足。不知道这对将斗嘴进行到底的组合,还会有怎样的故事。电影《赤狐书生》将于12月4日全国上映,有笑有泪,奇幻贺岁。
    2020-11-17 13:40:15李现
李现

李现,1991年10月19日出生于湖北省咸宁市,成长于湖北省荆州市,中国内地影视男演员,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2010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