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凯带“宋仁宗”走近观众
      《清平乐》让以前鲜有影视剧刻画的宋仁宗走进观众视野,也展开了一幅描绘大宋前朝后宫、政治民风的画卷。相比那些杀伐决断的帝王剧,王凯扮演的赵祯有着各种无奈,“仁”、“忍”、“人”是王凯对宋仁宗的理解和定义,“宋仁宗太难了”是王凯对这个人物最大的感慨。  最难演的是宋仁宗的“难”  宋朝的历史和帝王在近年的影视剧中少有涉及,所以宋仁宗赵祯在人物刻画上并没有多少可参考的范例。当初接拍《清平乐》时,王凯与导演对剧本人物进行了多次深入探讨,最终将宋仁宗的人物定义总结成三个字:“第一个就是仁,第二个就是忍,第三个就是人。把这三点全部理清楚之后,我大概对于宋仁宗这个人物的基调就比较明朗了。”  “仁宗太难了,演出仁宗的‘人味儿’也挺难。”剧中有一场哭戏王凯很难忘,仁宗败给元昊,跪在皇祖和父亲的画像面前说:“想建功立业,想破阵而止戈,却败了。”在王凯看来,那时的仁宗比较年轻,想要建功立业,失败了则要独自承受,一方面心疼阵亡的将士,另一方面自省作为君王是不是策略有失误。在朝堂上难,在生活中更难。宋仁宗一方面为人父,为人子,为人夫,一方面又是皇帝,要把天下放在第一位,所以他会有生母近在眼前不可见、不能娶自己喜欢的人等等无奈。王凯觉得,宋仁宗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只不过他肩上担负着太多的责任,他在皇帝与普通人之间的纠结正是这个人物的看点,“对宋仁宗来说,他的家事也是国事,这就是比较难的地方,也是吸引我的地方,怎么把这个难演出来。”  剧中,王凯给宋仁宗设计了一个小细节:仁宗除了在上朝的时候是正襟危坐的,下朝之后,不管是跟大臣议事还是在自己的福宁殿,他坐着的时候都不是很正的坐姿,或是半斜着,或是靠着,“我希望宋仁宗除了上朝之外,能够松下来,他只有在上朝的时候是一个皇帝,必须有威严在那儿,其他时候他是个人。”  没尝试过的角色都会考虑  《清平乐》的一大话题就是剧中的帝后情感,两人别扭了十五年才圆房,这在近年的古装剧中非常独特。对此王凯解释说,其实帝后之间的问题用现代人的话来说,就是缺少沟通。“一开始没有把误会隔阂解释清楚。古代人的交流方式又比较含蓄,加上两个人都比较好面子,有傲气,你不退,我也不服软,久而久之两个人就僵在那儿了,一僵就僵了这么久。但是仁宗和曹皇后之间,不是真爱吗?那为什么宋仁宗一有国事、天下事的时候,到了后宫第一个讲的人就是皇后,而不是苗娘子,也不是张妼晗?他们还是比较了解彼此的。”  在《清平乐》中,数个宋代名臣文豪悉数登场,剧中的这些人物被网友戏称“全文背诵天团”。作为“天团领袖”,王凯在拍戏时每天也在和剧本作斗争,他说,这个戏台词量大且难,很多都是古文,直到杀青前一天,自己还在对着剧本背台词。不过,王凯在背台词中也找到了一些诀窍,“背古文台词的诀窍就是多读多看,有不懂的古文就查字典,先领会了意思,然后再开始背诵,会顺利一些。”  在《清平乐》播出的同时,王凯主演的《猎狐》也在播出,他自己也经常处于“两部剧同时追、三个电视台轮流切换”的状态。被问到选择剧本和角色的偏好,王凯回答选择的标准只有一个字:好。“我对接剧本没有固定的标准,自己没尝试过的角色都会考虑。”至于最想演的角色,王凯说其实更想尝试一些接地气的小人物,“或者是一个复杂的、有发挥空间的反派。但当有这样的角色的时候,自己还得掂量掂量,到底能不能够拿得起。”(记者 邱伟)
    2020-05-18 09:10:12王凯
  • 王凯 “缝隙”中求创作 点线面塑人物
      2015年,电视剧《琅琊榜》凭借引人入胜的剧情、精致考究的细节赢得观众喝彩,同时也打开了古装剧“新世界”的大门。《琅琊榜》“出圈”的同时,剧中饰演靖王萧景琰的演员王凯凭借这一角色一炮走红。  五年后,王凯再次出演古装剧,这次他为观众带来的是根据网络IP《孤城闭》改编的电视剧《清平乐》。该剧以王凯饰演的宋仁宗赵祯荡气回肠的一生为线索铺展故事。王凯在接受新华网专访时透露,饰演真实历史人物对他来说有很大的心理负担,“因为之前荧幕上关于宋朝、尤其是宋仁宗的故事特别少,没有一个具体参照”,但这也在一定程度上给了他的自由发挥空间,“虚构人物我们可以往故事里添加想象的任何故事,来推动剧情的发展,演绎历史真实人物需要在尊重历史的基础上保持创作的想象力。”  “仁”“忍”“人” 演绎立体宋仁宗  为了还原了更具烟火气的宋仁宗,王凯在开拍之前阅读了有关宋朝的书籍,通过阅读和与导演团队的探讨,他用三个字定义了宋仁宗这一人物:“仁”“忍”“人”,“把这三点理清楚后,这个人物的基调就比较明朗了”。“基调”对于演绎角色尤为重要,王凯解释道:“基调就是给出人物的几个点,由点到线再到面,这也是演绎一个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人物的方式。”  在王凯看来,宋仁宗的“仁”是这个人物的核心,他会因为自己的无心之举导致梁家家破人亡而耿耿于怀,也会因为建功之心导致上万将士捐躯而痛苦自责;“忍”是忍耐的忍,透露着宋仁宗一生的“憋屈”,“宋仁宗小时候被太后管着,长大后被大臣们束缚着,自始自终都把治理国家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他心里有底,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也因此才那么会忍”;而“人”则是宋仁宗作为普通人的一面,作为皇帝他肩负着太多的责任,但他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宋仁宗在身为皇帝与普通人之间的纠结、在情与责任中的选择,更能体现双重身份下他的挣扎与不易。”  《清平乐》讲述了宋仁宗的一生,他在位四十二年,是北宋执政时间最长的君主。在剧中,除了前两集出场的少年仁宗由青年演员扮演外,剩下的篇幅都是王凯完成。角色年龄跨度大,除了在造型上的变化,在表演方面,王凯也为中后期的宋仁宗设计了一些细节,“会较稳一点,比如走路啊,说话的语音语调都会慢一些、低一点。”同时,为了不让人物出现“断崖式”状态呈现,王凯在接到剧本时,将人物的时间线清晰地整理出来,为往后的演绎提供了更直观的线索,具体到拍摄的每一场戏,王凯都会再把前后的戏份理顺,以此衔接人物状态,使其呈现不突兀不断崖。  除了人物年龄跨度大,剧中大量文言文台词也给王凯的演绎增加了不少难度。“吃透文言文台词”是王凯最为看重的,他透露,说这些台词的时候,必须得把意思弄清楚,再做好断句,然后通读,最后再背诵。王凯回忆道:“我印象最深的台词有一句是最早片花里放出来的,‘君临天下,原来不是开疆拓土,不是建功立业,而是谨小慎微,如履薄冰,何不干脆改成个忍’,还有一句是‘并非只有圣君才有所顾忌,所有不想断送江山的皇帝,心中都有顾忌’”,在他的理解中,这是宋仁宗之所以能够成为仁君的很重要的心理表现,“这是他的一种选择,这两句台词是最能够表现他心理状态的。”  “缝隙”中求创作 以现代目光描绘北宋画卷  作为有历史事实为参照的影视作品,《清平乐》如何平衡史实与艺术创作之间的关系?王凯用自己的理解给出了答案。“我们从资料上了解历史,但这些都是碎片式的,碎片与碎片之间是有缝隙的”,利用这些“缝隙”串联起一个个“碎片”,“这给了我们很多发挥和想象的空间,也就是作品的创作空间。”王凯认为,《清平乐》在“缝隙”中求创作,在“虚实之间”融入了编剧的用心、导演的把控和演员的想象,从而呈现出了一幅以现代目光描绘的北宋画卷。  《清平乐》中,“半生疏离,一世知己”是宋仁宗和曹皇后感情的真实写照,二人心中明明都有对方,却始终心存隔阂,“进一步退两步”的感情动向一直牵动着观众的心。在王凯看来,曹皇后“言必称规矩”,将君臣关系摆在夫妻之前,但是宋仁宗恰恰相反,希望先夫妻后君臣,两人对关系理解和处理上有偏差,这是导致他们解不开心结的原因之一。“‘只希望你,开心或是伤心,都对我直接讲,唠叨也好,哭诉也好,哪怕是撒娇撒泼呢’,其实这句话完全能够表现宋仁宗的心里,他希望夫妻之间不要有君臣礼仪那一套。”王凯说。  除了宋仁宗与曹皇后,《清平乐》还塑造了北宋名臣高士、后宫亲眷、商贾百姓等诸多性格鲜明的群像角色。晏殊、韩琦、范仲淹、欧阳修……剧中出现的众多仁宗时期文人名士被网友戏称为“背诵默写天团”,王凯也笑称:“‘背诵天团’应该是大家所有人的痛吧!”他同时表示,虽然当年背书的时候“头很大”,但也正因为有这些文人留下来的文学作品,我们现在才拥有这么多能见证历史的诗词。  《清平乐》开播伊始,曾一度因为“节奏过慢”引发观众讨论。大量细密铺垫使该剧整体表达风格相对较“淡”,对于王凯来说,不管是强情节的作品还是风格比较“淡”的,演员所奉献的表演都是一样的。“能够尝试不同的风格,对我来说也是一种磨炼。对观众来说,强情节的剧会比较下饭,风格“淡”一些的可能就需要静下来,花更多时间来琢磨其中的意思。”  眼下,《清平乐》即将迎来收官,对于王凯来说,这段经历也将告一段落。谈及遗憾之处,王凯显得颇为释然,“《清平乐》对于我来说是完成了一个挑战,遗憾肯定有,表演本身就是遗憾的艺术,回看时总觉得能再好一点就好了,但哪能事事如意,总结经验希望下次能做得更好吧。”(文/苏姗)
    2020-05-14 08:59:13王凯
  • 《猎狐》启示 任“情有可原” 亦“法不容情”
      两天前,《猎狐》的一幕让人扼腕,杨建群(胡军饰演)扔给了夏远(王凯饰演)一瓶啤酒。曾经,两人是经侦队里的师徒,明辨善恶,但那一刻,夏远下意识说“我还上班呢”,杨建群回了一句“我已经下班了……”因为经济大潮中,一个坚守着正义,一个已经沦陷。近日,《猎狐》收官,《猎狐》专家研评会召开。片尾曲响起,似人性召唤,亦似警钟长鸣。  有血有肉坏人也是凡人  要写破案的故事,总有好人和坏人。就像青年观众王胥入说的那样,“我们的父母看电视时有一种思维,简单把一个人判为好人或者坏人。”这一次,就像生活一样,好与坏却没有那么绝对,尤其是杨建群。  剧中的反面人物并不傻,更不愚蠢。人生的无奈,在杨建群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家庭和社会的双重责任,在他身上形成了压力,甚至有很多让人表示同情的“情有可原”,即使他最后走向了深渊,也没有观众唾骂这个角色。一个好人,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向犯罪?归根到底,这是人和金钱、欲望的关系。  除了杨建群,还有一个“坏人”郝小强,他看上去也是一个创新的人物,他立志要让养老院遍布全国,不过他是以钻国家空子的方式去实现理想,他的理想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幌子。郝小强的扮演者张涛在网上发了一段文章,谈了他对郝小强这个人物的认识,下面的评论中有很多人发感慨,如果仅仅是一个单薄的反面人物,不会受到这样的关注。此外,剧中的王柏林等人物,都不能简单地用好与坏的价值观去判断。  这就是经济大潮中的“坏人”,有时候难以分清梦想和贪念,需要有人站出来敲响警钟。所以,《猎狐》中的经侦警察才需要高学历、高智商,更要懂得坚守。譬如夏远,他曾说:“法不容情,今后不管你们谁触碰了法律的红线,我就会亲自把手铐戴到你们的手上。”于是,他抓了已经和他到了谈婚论嫁的于小卉,也抓了心中崇敬的师傅杨建群……的确,法不容情,透过王凯的表演,也可以看到他的内心痛比刀扎。  就像《猎狐》编剧赵冬苓说的,“我本人对经济不感兴趣,电影《股疯》我看了两遍都没有看懂。”后来,赵冬苓走进一个个真实的案例,她才发现,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都是有血有肉的,这才真实,才会让人反省,罪恶和正义就在身边,内心有贪欲时,更要听得见警钟。  多重破圈剧情照进现实  回顾《猎狐》在东方卫视播出期间,位列整个省级卫视同时段电视剧收视的第一,同时也实现了全网收视第一的好成绩,用现在互联网一句流行的话来说,它是“破圈”的。  之所以能吸引年轻人看这部剧,还因为很多“盘外招”。比如在网络,通过各种好玩的方法,让大家对剧里面涉及到的一些经济诈骗案件形式进行了非常好的普法互动;再或者,让粉丝和演员直接在网上互动。有一次,胡军和网友拉了一个群,与大家进行创意互动,你有什么话想与杨建群说,10个小时就超过了2000人,00后的占比在52%以上,胡军也和这些00后进行一些现身说法的谈心,起到了非常好的普法作用。  现实中,坏人肯定不是生活中的大多数。但是将少部分人的“恶”以文学的方式,揭露靠拢主流价值观,呈现了一个制度对国际利益、对人民财产安全的重视和保护,教育民众、警示民众。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说:“通过《猎狐》,观众也由此获得一种生活的安全感。”  所谓“破圈”,不仅是年轻圈,《猎狐》也在马来西亚的三星电视台实现了海内外的同步播出,这样一个体现当代英雄的主旋律剧,让越来越多的海外观众同时看到。此外,《猎狐》剧组远赴非洲和欧洲进行了实地取景拍摄。  《猎狐》已经播完了,最后留给我们的是警笛长鸣,因为还有很多坏人没有归案,也提醒着所有人莫伸手,因为猎狐永远在路上。 (记者 吴翔)
    2020-05-09 09:31:54王凯
  • 传统文化成古装剧吸睛利器
      《清平乐》中,曹皇后的凤冠华服十分惊艳。根据古籍《金史·舆服志》中对宋朝皇后礼冠的描述:“花株冠,用盛子一,青罗表、青绢衬金红罗托里,用九龙、四凤,前面大龙衔穗球一朵,前后有花株各十有二……”这件精美的凤冠,在《清平乐》中被还原。妆容方面,曹皇后册封时妆容和画像上的妆容如出一辙——从宋朝诸多画像中不难看出,珍珠面靥当时正流行。  宋代的通天冠服,《宋史·舆服志》有详尽介绍。王凯饰演的宋仁宗所佩戴的通天冠,整体上还原了“卷云”的弧度造型。配合通天冠所穿的绛纱袍也十分走心,传统绛色下,可以清晰看到云龙暗纹。  虽然电视剧《清平乐》的剧情、节奏都被观众吐槽,但播出以来,剧集所展现出的宋朝风物引起观众关注,大至典雅的宫殿楼宇,小到清新脱俗的茶炉、团扇,美不胜收的大宋之美,在影视剧中迎来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除了内敛含蓄、清新雅致的宋代美学让观众津津乐道外,晏殊、范仲淹、欧阳修等“语文书里常驻嘉宾”的陆续登场,同样让观众惊喜不已——影视剧通过多维度展示传统历史文化,给观众“余韵无穷”的享受。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莫斯其格  每一帧都像一幅宋代风情画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简称《知否》)《清平乐》……一系列以宋代为年代背景的影视剧,让宋朝成为观众焦点。除了剧情方面外,宋代高品位的美学风格更是火出了圈——《知否》细致入微展示“焚香点茶、挂画插花”的生活方式;《清平乐》更是考究,将宋代“雅之美”发挥到极致,服饰、家具、构图,无一不遵循“简洁、素雅、精致”的原则,有网友评论称“每一帧画面都像是一幅精美的宋代风情画”。  《清平乐》大气素雅的色调以及中国传统美学的构图,极简风格呈现出“柔和又高级”的感觉。车水马龙的州桥夜市,汴京城繁华的街头巷尾,被网友发现“都在一定程度上参考了《清明上河图》”。  该剧美术指导王竞在采访中透露,他把中国传统的美感,投入到了每一个场景中,无论是从宏观还是微观,一直在坚持对称、大气,最大限度还原大宋的情景。  观众围观“四大雅事”  宋朝人对美的追求,不仅体现在热衷于四艺,更流露出一种由内而外的生活态度——将日常生活提升至艺术境界。  《清平乐》展示了宋代家具的美感。剧中的这些家具,隽秀文雅,儒雅朴素,线条上契合现代人简约风的追求。  器具方面,《清平乐》中宋仁宗饮茶的温酒壶原件出自景德镇窑青白釉刻花注壶、注碗,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从生活场景、器具中不难看出,宋朝人生活风雅。而“焚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更是他们诗意生活的展现。  《清平乐》第七集,官家和苗娘子聊天之时,苗娘子手上一直在忙活着一件事——点茶。点茶法自晚唐便有,兴盛于两宋,小小的点茶包含了一整套工艺,流程极为复杂讲究。  宋朝焚香文化盛行,有文人曾感叹“无香何以为聚”。焚香的场景在《清平乐》中随处可见,是宋人生活风尚之一。  插花也是宋人的风雅之事。《清平乐》第三集就有曹丹姝和其他几名女子插花聊天的场景。宋朝是中国插花史上的鼎盛期,欧阳修《洛阳牡丹记》说,“洛阳之俗,大抵好花。春时城中无贵贱皆插花,虽负担者亦然。大抵洛人家家有花”。宋朝的插花,除了追求线条之美,更注重的是插花的内涵,从插花作品中体现出人生哲理和品德节操。  《清平乐》中,每一幅挂画都颇有讲究。四大雅事中的挂画,最早指挂于茶会座位旁的画作,演变至宋代,诗、词、字、画皆可为挂画。遇到雅集、会饮时,士大夫们就挂出自己平时收藏的得意名画,供彼此交流品评。  剧中出现的这些器具和雅事都让观众津津乐道。  在追剧中感受  传统文化独特魅力  追剧除了看故事看表演,还能感受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对观众来说,可谓“余韵无穷”。  近年来,多部古装剧都凭借传统文化吸引了观众,如去年火爆的《长安十二时辰》。  而通过《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清平乐》,宋代生活走入大众视野。不论是用文字还是影像的形式,这些作品都给大众普及了宋朝风物及宋代美学的特质。  有意思的是,几部以宋朝为焦点的影视作品里,那些“语文课本里的老熟人”、被网友誉为“全文背诵天团”的文学家晏殊、范仲淹、欧阳修等人的现身,以及李清照词作的运用,都让观众感叹“特别想再读一遍宋词”。  通过《清平乐》等电视剧,观众得以用当下日常和流行文化的审美眼光去再次探索宋朝灿烂的文化艺术成就,这也是近年来古装剧常常给观众带来的惊喜所在。  不管是《清平乐》,还是之前的《琅琊榜》《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优质古装剧创新影视表达的过程中,有意识地还原历史背景,更容易让年轻观众产生代入感、从而更好地感受传统文化独特魅力。  而这些古装剧也通过展示传统历史文化成功地吸引了观众的关注。
    2020-04-26 09:01:01王凯
  • 中生代演员迎来集体爆发期
      潘粤明  王凯  近期,《猎狐》《我是余欢水》等优质剧集上线,引发网友广泛关注,郭京飞、潘粤明、王凯等中生代演员让观众眼前一亮。我们发现,对表演有敬畏心,好好打磨戏,选择现实题材等特质都能让他们延续热度。  《猎狐》聚焦经侦警察,主角有原型  4月14日晚开播的电视剧《猎狐》一经上线,其明快的节奏、饱满的人物设置就引发了网友的广泛关注,网友称赞剧中的警察非常有生活气息,导演刘新评价演员表现时说:“王凯虽然很年轻,但非常用功、认真,迅速地捕捉到人物形象。”  《猎狐》以2014年以来公安部连续开展的“猎狐行动”为创作背景,将目光对准了大众了解较少的职业——经侦警察,生动展现了以夏远、吴稼琪为代表的经侦警察为侦破国内特大经济案件,历时数年跨国缉捕在逃经济犯罪嫌疑人的跌宕故事,剧中的夏远(王凯 饰)是现实中无数一线经侦警察的缩影,也有着真实的故事基础。  《我是余欢水》《龙岭迷窟》热度口碑双优  截至昨日,除了开局不错的《猎狐》,综合评论数、评分和播放量等指标得出的全网热度来看,王凯、江疏影主演的《清平乐》,郭京飞主演的《我是余欢水》,潘粤明主演的《龙岭迷窟》等依次排在前三位。  《我是余欢水》被誉为“献给所有成年人的礼物”,继《都挺好》的“苏明成”一角之后,郭京飞再次奉献了高质量的演出。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整部剧仅有12集,节奏很紧凑。从连媳妇家里人都瞧不上的底层人物,到市民纷纷献花的城市英雄,“余欢水”仅用6集就上演一出小人物被生活与命运磋磨的荒诞喜剧,充满了魔幻感。  改编自天下霸唱小说的《龙岭迷窟》为寻宝探险故事的影视化做出了示范。在《怒晴湘西》之后,潘粤明挑战出演同系列的不同人物,获得肯定。导演费振翔认为,潘粤明塑造人物的能力极强,“演完陈玉楼再演胡八一,一点都不费劲,转换得很自然,他的老胡机敏又靠谱,演活了。”  亮眼背后是充分准备、精心打磨  我们习惯把75后到85前的这个年龄段的演员归类为中生代。郭京飞、王凯、潘粤明等中生代演员成为亮眼的存在,他们正在凭借优质剧集进入爆发期。  “余欢水”是一个有缺点的小人物,不讨喜,不好演。郭京飞表示,自己没有特别漂亮的脸蛋来支撑,所以想尽办法把各个环节做得细致,把人物塑造好,“这种角色演员要具备相应生活阅历才能诠释,我对这次表演挺满意的,也很感谢大家的肯定”。  远赴海外查案追捕是《猎狐》的核心剧情,拍摄之前,王凯为前往肯尼亚做了充分准备,但没预料到的是另一道难关——英文台词。“一开始剧本里没有!但后来为了呈现效果,就开始用英文台词了,先是发怵,后来豁出去敢说了也慢慢习惯了。不过经侦警察到国外就是这样的,讲英文台词时也更能理解他们的不易。”  短评:  热度如何持续?  不难发现,中生代的受关注与角色成功密不可分。在演艺圈,尽管新人辈出,但扎实的演技是中生代冲出重围的撒手锏。丰富的人生阅历于表演者是笔巨大的财富,为创作灵感注入源源不断的活力,最终被镜头捕捉呈现在荧屏上。他们如能认真出演接地气、具有现实感的角色,就会有收获,更不愁没戏可拍。  但也要看到,随着一部戏的落幕,中生代演员面临热度如何持续的问题。与更年轻的演员相比,中生代演员能驾驭各种类型的角色,空间更大。凭借自身的成熟,这一批演员很适合现实主义题材,演绎充满烟火气的真实,也可多尝试悬疑剧、刑侦剧、冒险剧、历史剧。  对表演的敬畏心,能帮助中生代演员在业内树立了好口碑。他们与优秀的制片人、导演等主创建立默契和谐的关系,易于促成回头率高的多次合作。王凯、郭京飞、潘粤明领衔的这些作品都是和片方二度合作的成果。  当下,整个影视行业尚未“回暖”,此时更需要中生代演员坚持专业标准,耕好自留地,打磨每一部戏,尽量多出佳作,让爆发期来得更长久、更活跃。(记者 曾俊)
    2020-04-17 08:52:18王凯
  • 王凯带“宋仁宗”走近观众
      《清平乐》让以前鲜有影视剧刻画的宋仁宗走进观众视野,也展开了一幅描绘大宋前朝后宫、政治民风的画卷。相比那些杀伐决断的帝王剧,王凯扮演的赵祯有着各种无奈,“仁”、“忍”、“人”是王凯对宋仁宗的理解和定义,“宋仁宗太难了”是王凯对这个人物最大的感慨。  最难演的是宋仁宗的“难”  宋朝的历史和帝王在近年的影视剧中少有涉及,所以宋仁宗赵祯在人物刻画上并没有多少可参考的范例。当初接拍《清平乐》时,王凯与导演对剧本人物进行了多次深入探讨,最终将宋仁宗的人物定义总结成三个字:“第一个就是仁,第二个就是忍,第三个就是人。把这三点全部理清楚之后,我大概对于宋仁宗这个人物的基调就比较明朗了。”  “仁宗太难了,演出仁宗的‘人味儿’也挺难。”剧中有一场哭戏王凯很难忘,仁宗败给元昊,跪在皇祖和父亲的画像面前说:“想建功立业,想破阵而止戈,却败了。”在王凯看来,那时的仁宗比较年轻,想要建功立业,失败了则要独自承受,一方面心疼阵亡的将士,另一方面自省作为君王是不是策略有失误。在朝堂上难,在生活中更难。宋仁宗一方面为人父,为人子,为人夫,一方面又是皇帝,要把天下放在第一位,所以他会有生母近在眼前不可见、不能娶自己喜欢的人等等无奈。王凯觉得,宋仁宗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只不过他肩上担负着太多的责任,他在皇帝与普通人之间的纠结正是这个人物的看点,“对宋仁宗来说,他的家事也是国事,这就是比较难的地方,也是吸引我的地方,怎么把这个难演出来。”  剧中,王凯给宋仁宗设计了一个小细节:仁宗除了在上朝的时候是正襟危坐的,下朝之后,不管是跟大臣议事还是在自己的福宁殿,他坐着的时候都不是很正的坐姿,或是半斜着,或是靠着,“我希望宋仁宗除了上朝之外,能够松下来,他只有在上朝的时候是一个皇帝,必须有威严在那儿,其他时候他是个人。”  没尝试过的角色都会考虑  《清平乐》的一大话题就是剧中的帝后情感,两人别扭了十五年才圆房,这在近年的古装剧中非常独特。对此王凯解释说,其实帝后之间的问题用现代人的话来说,就是缺少沟通。“一开始没有把误会隔阂解释清楚。古代人的交流方式又比较含蓄,加上两个人都比较好面子,有傲气,你不退,我也不服软,久而久之两个人就僵在那儿了,一僵就僵了这么久。但是仁宗和曹皇后之间,不是真爱吗?那为什么宋仁宗一有国事、天下事的时候,到了后宫第一个讲的人就是皇后,而不是苗娘子,也不是张妼晗?他们还是比较了解彼此的。”  在《清平乐》中,数个宋代名臣文豪悉数登场,剧中的这些人物被网友戏称“全文背诵天团”。作为“天团领袖”,王凯在拍戏时每天也在和剧本作斗争,他说,这个戏台词量大且难,很多都是古文,直到杀青前一天,自己还在对着剧本背台词。不过,王凯在背台词中也找到了一些诀窍,“背古文台词的诀窍就是多读多看,有不懂的古文就查字典,先领会了意思,然后再开始背诵,会顺利一些。”  在《清平乐》播出的同时,王凯主演的《猎狐》也在播出,他自己也经常处于“两部剧同时追、三个电视台轮流切换”的状态。被问到选择剧本和角色的偏好,王凯回答选择的标准只有一个字:好。“我对接剧本没有固定的标准,自己没尝试过的角色都会考虑。”至于最想演的角色,王凯说其实更想尝试一些接地气的小人物,“或者是一个复杂的、有发挥空间的反派。但当有这样的角色的时候,自己还得掂量掂量,到底能不能够拿得起。”(记者 邱伟)
    2020-05-18 09:10:12王凯
  • 王凯 “缝隙”中求创作 点线面塑人物
      2015年,电视剧《琅琊榜》凭借引人入胜的剧情、精致考究的细节赢得观众喝彩,同时也打开了古装剧“新世界”的大门。《琅琊榜》“出圈”的同时,剧中饰演靖王萧景琰的演员王凯凭借这一角色一炮走红。  五年后,王凯再次出演古装剧,这次他为观众带来的是根据网络IP《孤城闭》改编的电视剧《清平乐》。该剧以王凯饰演的宋仁宗赵祯荡气回肠的一生为线索铺展故事。王凯在接受新华网专访时透露,饰演真实历史人物对他来说有很大的心理负担,“因为之前荧幕上关于宋朝、尤其是宋仁宗的故事特别少,没有一个具体参照”,但这也在一定程度上给了他的自由发挥空间,“虚构人物我们可以往故事里添加想象的任何故事,来推动剧情的发展,演绎历史真实人物需要在尊重历史的基础上保持创作的想象力。”  “仁”“忍”“人” 演绎立体宋仁宗  为了还原了更具烟火气的宋仁宗,王凯在开拍之前阅读了有关宋朝的书籍,通过阅读和与导演团队的探讨,他用三个字定义了宋仁宗这一人物:“仁”“忍”“人”,“把这三点理清楚后,这个人物的基调就比较明朗了”。“基调”对于演绎角色尤为重要,王凯解释道:“基调就是给出人物的几个点,由点到线再到面,这也是演绎一个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人物的方式。”  在王凯看来,宋仁宗的“仁”是这个人物的核心,他会因为自己的无心之举导致梁家家破人亡而耿耿于怀,也会因为建功之心导致上万将士捐躯而痛苦自责;“忍”是忍耐的忍,透露着宋仁宗一生的“憋屈”,“宋仁宗小时候被太后管着,长大后被大臣们束缚着,自始自终都把治理国家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他心里有底,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也因此才那么会忍”;而“人”则是宋仁宗作为普通人的一面,作为皇帝他肩负着太多的责任,但他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宋仁宗在身为皇帝与普通人之间的纠结、在情与责任中的选择,更能体现双重身份下他的挣扎与不易。”  《清平乐》讲述了宋仁宗的一生,他在位四十二年,是北宋执政时间最长的君主。在剧中,除了前两集出场的少年仁宗由青年演员扮演外,剩下的篇幅都是王凯完成。角色年龄跨度大,除了在造型上的变化,在表演方面,王凯也为中后期的宋仁宗设计了一些细节,“会较稳一点,比如走路啊,说话的语音语调都会慢一些、低一点。”同时,为了不让人物出现“断崖式”状态呈现,王凯在接到剧本时,将人物的时间线清晰地整理出来,为往后的演绎提供了更直观的线索,具体到拍摄的每一场戏,王凯都会再把前后的戏份理顺,以此衔接人物状态,使其呈现不突兀不断崖。  除了人物年龄跨度大,剧中大量文言文台词也给王凯的演绎增加了不少难度。“吃透文言文台词”是王凯最为看重的,他透露,说这些台词的时候,必须得把意思弄清楚,再做好断句,然后通读,最后再背诵。王凯回忆道:“我印象最深的台词有一句是最早片花里放出来的,‘君临天下,原来不是开疆拓土,不是建功立业,而是谨小慎微,如履薄冰,何不干脆改成个忍’,还有一句是‘并非只有圣君才有所顾忌,所有不想断送江山的皇帝,心中都有顾忌’”,在他的理解中,这是宋仁宗之所以能够成为仁君的很重要的心理表现,“这是他的一种选择,这两句台词是最能够表现他心理状态的。”  “缝隙”中求创作 以现代目光描绘北宋画卷  作为有历史事实为参照的影视作品,《清平乐》如何平衡史实与艺术创作之间的关系?王凯用自己的理解给出了答案。“我们从资料上了解历史,但这些都是碎片式的,碎片与碎片之间是有缝隙的”,利用这些“缝隙”串联起一个个“碎片”,“这给了我们很多发挥和想象的空间,也就是作品的创作空间。”王凯认为,《清平乐》在“缝隙”中求创作,在“虚实之间”融入了编剧的用心、导演的把控和演员的想象,从而呈现出了一幅以现代目光描绘的北宋画卷。  《清平乐》中,“半生疏离,一世知己”是宋仁宗和曹皇后感情的真实写照,二人心中明明都有对方,却始终心存隔阂,“进一步退两步”的感情动向一直牵动着观众的心。在王凯看来,曹皇后“言必称规矩”,将君臣关系摆在夫妻之前,但是宋仁宗恰恰相反,希望先夫妻后君臣,两人对关系理解和处理上有偏差,这是导致他们解不开心结的原因之一。“‘只希望你,开心或是伤心,都对我直接讲,唠叨也好,哭诉也好,哪怕是撒娇撒泼呢’,其实这句话完全能够表现宋仁宗的心里,他希望夫妻之间不要有君臣礼仪那一套。”王凯说。  除了宋仁宗与曹皇后,《清平乐》还塑造了北宋名臣高士、后宫亲眷、商贾百姓等诸多性格鲜明的群像角色。晏殊、韩琦、范仲淹、欧阳修……剧中出现的众多仁宗时期文人名士被网友戏称为“背诵默写天团”,王凯也笑称:“‘背诵天团’应该是大家所有人的痛吧!”他同时表示,虽然当年背书的时候“头很大”,但也正因为有这些文人留下来的文学作品,我们现在才拥有这么多能见证历史的诗词。  《清平乐》开播伊始,曾一度因为“节奏过慢”引发观众讨论。大量细密铺垫使该剧整体表达风格相对较“淡”,对于王凯来说,不管是强情节的作品还是风格比较“淡”的,演员所奉献的表演都是一样的。“能够尝试不同的风格,对我来说也是一种磨炼。对观众来说,强情节的剧会比较下饭,风格“淡”一些的可能就需要静下来,花更多时间来琢磨其中的意思。”  眼下,《清平乐》即将迎来收官,对于王凯来说,这段经历也将告一段落。谈及遗憾之处,王凯显得颇为释然,“《清平乐》对于我来说是完成了一个挑战,遗憾肯定有,表演本身就是遗憾的艺术,回看时总觉得能再好一点就好了,但哪能事事如意,总结经验希望下次能做得更好吧。”(文/苏姗)
    2020-05-14 08:59:13王凯
  • 《猎狐》启示 任“情有可原” 亦“法不容情”
      两天前,《猎狐》的一幕让人扼腕,杨建群(胡军饰演)扔给了夏远(王凯饰演)一瓶啤酒。曾经,两人是经侦队里的师徒,明辨善恶,但那一刻,夏远下意识说“我还上班呢”,杨建群回了一句“我已经下班了……”因为经济大潮中,一个坚守着正义,一个已经沦陷。近日,《猎狐》收官,《猎狐》专家研评会召开。片尾曲响起,似人性召唤,亦似警钟长鸣。  有血有肉坏人也是凡人  要写破案的故事,总有好人和坏人。就像青年观众王胥入说的那样,“我们的父母看电视时有一种思维,简单把一个人判为好人或者坏人。”这一次,就像生活一样,好与坏却没有那么绝对,尤其是杨建群。  剧中的反面人物并不傻,更不愚蠢。人生的无奈,在杨建群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家庭和社会的双重责任,在他身上形成了压力,甚至有很多让人表示同情的“情有可原”,即使他最后走向了深渊,也没有观众唾骂这个角色。一个好人,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向犯罪?归根到底,这是人和金钱、欲望的关系。  除了杨建群,还有一个“坏人”郝小强,他看上去也是一个创新的人物,他立志要让养老院遍布全国,不过他是以钻国家空子的方式去实现理想,他的理想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幌子。郝小强的扮演者张涛在网上发了一段文章,谈了他对郝小强这个人物的认识,下面的评论中有很多人发感慨,如果仅仅是一个单薄的反面人物,不会受到这样的关注。此外,剧中的王柏林等人物,都不能简单地用好与坏的价值观去判断。  这就是经济大潮中的“坏人”,有时候难以分清梦想和贪念,需要有人站出来敲响警钟。所以,《猎狐》中的经侦警察才需要高学历、高智商,更要懂得坚守。譬如夏远,他曾说:“法不容情,今后不管你们谁触碰了法律的红线,我就会亲自把手铐戴到你们的手上。”于是,他抓了已经和他到了谈婚论嫁的于小卉,也抓了心中崇敬的师傅杨建群……的确,法不容情,透过王凯的表演,也可以看到他的内心痛比刀扎。  就像《猎狐》编剧赵冬苓说的,“我本人对经济不感兴趣,电影《股疯》我看了两遍都没有看懂。”后来,赵冬苓走进一个个真实的案例,她才发现,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都是有血有肉的,这才真实,才会让人反省,罪恶和正义就在身边,内心有贪欲时,更要听得见警钟。  多重破圈剧情照进现实  回顾《猎狐》在东方卫视播出期间,位列整个省级卫视同时段电视剧收视的第一,同时也实现了全网收视第一的好成绩,用现在互联网一句流行的话来说,它是“破圈”的。  之所以能吸引年轻人看这部剧,还因为很多“盘外招”。比如在网络,通过各种好玩的方法,让大家对剧里面涉及到的一些经济诈骗案件形式进行了非常好的普法互动;再或者,让粉丝和演员直接在网上互动。有一次,胡军和网友拉了一个群,与大家进行创意互动,你有什么话想与杨建群说,10个小时就超过了2000人,00后的占比在52%以上,胡军也和这些00后进行一些现身说法的谈心,起到了非常好的普法作用。  现实中,坏人肯定不是生活中的大多数。但是将少部分人的“恶”以文学的方式,揭露靠拢主流价值观,呈现了一个制度对国际利益、对人民财产安全的重视和保护,教育民众、警示民众。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说:“通过《猎狐》,观众也由此获得一种生活的安全感。”  所谓“破圈”,不仅是年轻圈,《猎狐》也在马来西亚的三星电视台实现了海内外的同步播出,这样一个体现当代英雄的主旋律剧,让越来越多的海外观众同时看到。此外,《猎狐》剧组远赴非洲和欧洲进行了实地取景拍摄。  《猎狐》已经播完了,最后留给我们的是警笛长鸣,因为还有很多坏人没有归案,也提醒着所有人莫伸手,因为猎狐永远在路上。 (记者 吴翔)
    2020-05-09 09:31:54王凯
  • 传统文化成古装剧吸睛利器
      《清平乐》中,曹皇后的凤冠华服十分惊艳。根据古籍《金史·舆服志》中对宋朝皇后礼冠的描述:“花株冠,用盛子一,青罗表、青绢衬金红罗托里,用九龙、四凤,前面大龙衔穗球一朵,前后有花株各十有二……”这件精美的凤冠,在《清平乐》中被还原。妆容方面,曹皇后册封时妆容和画像上的妆容如出一辙——从宋朝诸多画像中不难看出,珍珠面靥当时正流行。  宋代的通天冠服,《宋史·舆服志》有详尽介绍。王凯饰演的宋仁宗所佩戴的通天冠,整体上还原了“卷云”的弧度造型。配合通天冠所穿的绛纱袍也十分走心,传统绛色下,可以清晰看到云龙暗纹。  虽然电视剧《清平乐》的剧情、节奏都被观众吐槽,但播出以来,剧集所展现出的宋朝风物引起观众关注,大至典雅的宫殿楼宇,小到清新脱俗的茶炉、团扇,美不胜收的大宋之美,在影视剧中迎来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除了内敛含蓄、清新雅致的宋代美学让观众津津乐道外,晏殊、范仲淹、欧阳修等“语文书里常驻嘉宾”的陆续登场,同样让观众惊喜不已——影视剧通过多维度展示传统历史文化,给观众“余韵无穷”的享受。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莫斯其格  每一帧都像一幅宋代风情画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简称《知否》)《清平乐》……一系列以宋代为年代背景的影视剧,让宋朝成为观众焦点。除了剧情方面外,宋代高品位的美学风格更是火出了圈——《知否》细致入微展示“焚香点茶、挂画插花”的生活方式;《清平乐》更是考究,将宋代“雅之美”发挥到极致,服饰、家具、构图,无一不遵循“简洁、素雅、精致”的原则,有网友评论称“每一帧画面都像是一幅精美的宋代风情画”。  《清平乐》大气素雅的色调以及中国传统美学的构图,极简风格呈现出“柔和又高级”的感觉。车水马龙的州桥夜市,汴京城繁华的街头巷尾,被网友发现“都在一定程度上参考了《清明上河图》”。  该剧美术指导王竞在采访中透露,他把中国传统的美感,投入到了每一个场景中,无论是从宏观还是微观,一直在坚持对称、大气,最大限度还原大宋的情景。  观众围观“四大雅事”  宋朝人对美的追求,不仅体现在热衷于四艺,更流露出一种由内而外的生活态度——将日常生活提升至艺术境界。  《清平乐》展示了宋代家具的美感。剧中的这些家具,隽秀文雅,儒雅朴素,线条上契合现代人简约风的追求。  器具方面,《清平乐》中宋仁宗饮茶的温酒壶原件出自景德镇窑青白釉刻花注壶、注碗,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从生活场景、器具中不难看出,宋朝人生活风雅。而“焚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更是他们诗意生活的展现。  《清平乐》第七集,官家和苗娘子聊天之时,苗娘子手上一直在忙活着一件事——点茶。点茶法自晚唐便有,兴盛于两宋,小小的点茶包含了一整套工艺,流程极为复杂讲究。  宋朝焚香文化盛行,有文人曾感叹“无香何以为聚”。焚香的场景在《清平乐》中随处可见,是宋人生活风尚之一。  插花也是宋人的风雅之事。《清平乐》第三集就有曹丹姝和其他几名女子插花聊天的场景。宋朝是中国插花史上的鼎盛期,欧阳修《洛阳牡丹记》说,“洛阳之俗,大抵好花。春时城中无贵贱皆插花,虽负担者亦然。大抵洛人家家有花”。宋朝的插花,除了追求线条之美,更注重的是插花的内涵,从插花作品中体现出人生哲理和品德节操。  《清平乐》中,每一幅挂画都颇有讲究。四大雅事中的挂画,最早指挂于茶会座位旁的画作,演变至宋代,诗、词、字、画皆可为挂画。遇到雅集、会饮时,士大夫们就挂出自己平时收藏的得意名画,供彼此交流品评。  剧中出现的这些器具和雅事都让观众津津乐道。  在追剧中感受  传统文化独特魅力  追剧除了看故事看表演,还能感受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对观众来说,可谓“余韵无穷”。  近年来,多部古装剧都凭借传统文化吸引了观众,如去年火爆的《长安十二时辰》。  而通过《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清平乐》,宋代生活走入大众视野。不论是用文字还是影像的形式,这些作品都给大众普及了宋朝风物及宋代美学的特质。  有意思的是,几部以宋朝为焦点的影视作品里,那些“语文课本里的老熟人”、被网友誉为“全文背诵天团”的文学家晏殊、范仲淹、欧阳修等人的现身,以及李清照词作的运用,都让观众感叹“特别想再读一遍宋词”。  通过《清平乐》等电视剧,观众得以用当下日常和流行文化的审美眼光去再次探索宋朝灿烂的文化艺术成就,这也是近年来古装剧常常给观众带来的惊喜所在。  不管是《清平乐》,还是之前的《琅琊榜》《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优质古装剧创新影视表达的过程中,有意识地还原历史背景,更容易让年轻观众产生代入感、从而更好地感受传统文化独特魅力。  而这些古装剧也通过展示传统历史文化成功地吸引了观众的关注。
    2020-04-26 09:01:01王凯
  • 中生代演员迎来集体爆发期
      潘粤明  王凯  近期,《猎狐》《我是余欢水》等优质剧集上线,引发网友广泛关注,郭京飞、潘粤明、王凯等中生代演员让观众眼前一亮。我们发现,对表演有敬畏心,好好打磨戏,选择现实题材等特质都能让他们延续热度。  《猎狐》聚焦经侦警察,主角有原型  4月14日晚开播的电视剧《猎狐》一经上线,其明快的节奏、饱满的人物设置就引发了网友的广泛关注,网友称赞剧中的警察非常有生活气息,导演刘新评价演员表现时说:“王凯虽然很年轻,但非常用功、认真,迅速地捕捉到人物形象。”  《猎狐》以2014年以来公安部连续开展的“猎狐行动”为创作背景,将目光对准了大众了解较少的职业——经侦警察,生动展现了以夏远、吴稼琪为代表的经侦警察为侦破国内特大经济案件,历时数年跨国缉捕在逃经济犯罪嫌疑人的跌宕故事,剧中的夏远(王凯 饰)是现实中无数一线经侦警察的缩影,也有着真实的故事基础。  《我是余欢水》《龙岭迷窟》热度口碑双优  截至昨日,除了开局不错的《猎狐》,综合评论数、评分和播放量等指标得出的全网热度来看,王凯、江疏影主演的《清平乐》,郭京飞主演的《我是余欢水》,潘粤明主演的《龙岭迷窟》等依次排在前三位。  《我是余欢水》被誉为“献给所有成年人的礼物”,继《都挺好》的“苏明成”一角之后,郭京飞再次奉献了高质量的演出。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整部剧仅有12集,节奏很紧凑。从连媳妇家里人都瞧不上的底层人物,到市民纷纷献花的城市英雄,“余欢水”仅用6集就上演一出小人物被生活与命运磋磨的荒诞喜剧,充满了魔幻感。  改编自天下霸唱小说的《龙岭迷窟》为寻宝探险故事的影视化做出了示范。在《怒晴湘西》之后,潘粤明挑战出演同系列的不同人物,获得肯定。导演费振翔认为,潘粤明塑造人物的能力极强,“演完陈玉楼再演胡八一,一点都不费劲,转换得很自然,他的老胡机敏又靠谱,演活了。”  亮眼背后是充分准备、精心打磨  我们习惯把75后到85前的这个年龄段的演员归类为中生代。郭京飞、王凯、潘粤明等中生代演员成为亮眼的存在,他们正在凭借优质剧集进入爆发期。  “余欢水”是一个有缺点的小人物,不讨喜,不好演。郭京飞表示,自己没有特别漂亮的脸蛋来支撑,所以想尽办法把各个环节做得细致,把人物塑造好,“这种角色演员要具备相应生活阅历才能诠释,我对这次表演挺满意的,也很感谢大家的肯定”。  远赴海外查案追捕是《猎狐》的核心剧情,拍摄之前,王凯为前往肯尼亚做了充分准备,但没预料到的是另一道难关——英文台词。“一开始剧本里没有!但后来为了呈现效果,就开始用英文台词了,先是发怵,后来豁出去敢说了也慢慢习惯了。不过经侦警察到国外就是这样的,讲英文台词时也更能理解他们的不易。”  短评:  热度如何持续?  不难发现,中生代的受关注与角色成功密不可分。在演艺圈,尽管新人辈出,但扎实的演技是中生代冲出重围的撒手锏。丰富的人生阅历于表演者是笔巨大的财富,为创作灵感注入源源不断的活力,最终被镜头捕捉呈现在荧屏上。他们如能认真出演接地气、具有现实感的角色,就会有收获,更不愁没戏可拍。  但也要看到,随着一部戏的落幕,中生代演员面临热度如何持续的问题。与更年轻的演员相比,中生代演员能驾驭各种类型的角色,空间更大。凭借自身的成熟,这一批演员很适合现实主义题材,演绎充满烟火气的真实,也可多尝试悬疑剧、刑侦剧、冒险剧、历史剧。  对表演的敬畏心,能帮助中生代演员在业内树立了好口碑。他们与优秀的制片人、导演等主创建立默契和谐的关系,易于促成回头率高的多次合作。王凯、郭京飞、潘粤明领衔的这些作品都是和片方二度合作的成果。  当下,整个影视行业尚未“回暖”,此时更需要中生代演员坚持专业标准,耕好自留地,打磨每一部戏,尽量多出佳作,让爆发期来得更长久、更活跃。(记者 曾俊)
    2020-04-17 08:52:18王凯
王凯

王凯,1982年8月18日出生于湖北武汉,中国内地男演员,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03级表演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