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动画收入低,难回本?白玉兰评委王雷揭秘动画行业
      动画片是给孩子看的吗?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动画电影的创新叙事与情感表达”论坛上,皮克斯动画工作室首席创意官彼特·道格特曾说,儿子的呱呱坠地让他开始关注“心灵”,才有了后来创作的动画电影《心灵奇旅》。  白玉兰奖动画片评委、中国知名动画人王雷做学龄前动画剧集《毛毛镇》的契机,同样是因为儿子的出生。“我想做一部给他这一代孩子看的动画,并且希望能让父母和孩子一起看。”  本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10部入围动画作品中,既有来自法国、英国、美国、日本等国的新近爆款,又不乏当下原创国漫的头部IP,它们的手法多元、风格多样,受众年龄跨度也很大。  “入围作品中差不多一半是网络动画,针对儿童和成年人的动画平分秋色。”王雷认为,这些作品体现出动画行业的新变化,见证着动画这种艺术门类的“破圈”之旅。  不管大人小孩,最重要的是故事  “让人耳目一新。”王雷称赞这次入围白玉兰奖的动画片。打开片单,有改编自同名漫画的热门日漫《鬼灭之刃》,有陪伴许多80后成长的经典IP新作《巴巴爸爸之欢乐一家亲》,有中国原创国漫成功“出海”的扛鼎之作《伍六七之最强发型师》,以及当下孩子们最爱的“网红”《大魔术师赛迪》《咻咻的奇幻之旅》。不管最终奖项花落谁家,这些动画精品带给观众的欢乐和想象,深深烙印在一代人的情感记忆中。  本届白玉兰首次将网剧纳入评奖范围,动画作品同样如此。在王雷看来,放宽播放渠道限制,对于动画而言意义更大。“电视台的经营模式更多针对以儿童观众为主的动画,很难看到成人向的作品。今年差不多一半作品来自网络,体现出动画行业传播媒介的变化。这也使得今年入围动画作品风格多元,整体上非常多彩。”  今年入围作品还体现出二维和三维动画合流的趋势。王雷很喜欢《咻咻的奇幻之旅》,这部作品将二维和三维做了很好的融合。在题材上,出现了《冰海战记》这样基于维京民族文化历史再创造的“另类”严肃日漫,可见当下动画选题的广泛多元。  不过,不管是做什么题材、什么形式,王雷最看重的还是故事。 “动画片要思考怎么把故事讲好。”比如《咻咻的奇幻之旅》讲了一个小猫头鹰的温暖故事,富有诗意,全片几乎没有台词,很适合儿童观看,也适合成人观众。  《咻咻的奇幻之旅》是一部学龄前动画,这种“老少咸宜”的讲故事能力让人想起在中国风靡许久的《小猪佩奇》。王雷做过的学龄前动画《毛毛镇》,同样深受孩子们喜爱。学龄前动画打开市场有何秘诀?王雷表示,俄罗斯儿童文学家朱可夫斯基的一段话对自己影响很深:“我们不能小看儿童,如果把成年人丢到陌生星球,可能要花五六年时间去理解和掌握这个星球的语言和行为规范,但儿童是很聪明的,他们的智力和学习能力超乎我们的想象。所以,我们为儿童写故事时不能俯视他们,而是要平视,像朋友一样去沟通,我们拥有的只是时间的优势,而不是人格和智力的优势。”  做《毛毛镇》时,王雷始终以“低姿态”和观众沟通。他在作品中还使用了《牛仔很忙》《听妈妈的话》等大量周杰伦的音乐,吸引孩子们的父母一同观看,产生共鸣。“做儿童动画,一定要蹲下来。”  《熊出没》从费里尼手里抢观众,奇怪吗  当下,国内也出现了所谓的“成人动画”,继首部自分级动画《大护法》后,近期上映的《妙先生》也提示13岁以上观众“解锁”。导演李凌霄回应称,片中通过设置“杀好人,救坏人”的极端情境,戏剧化呈现了残酷的“人性实验”。对此,13岁以上观众有更多生活经验去理解思考。不过,《大护法》《妙先生》的口碑、票房并不如人意,这是否意味着成人动画在国内的市场前景远不如儿童动画?  “接受度不高是作品本身的问题,当下中国动画片成人观众越来越多,尤其是以90后为主力,他们看动画的时间超过电视剧。观众早就就位了,要看有没有好的内容提供。”王雷谈到,去年,亚马逊出了一部网络动画剧集《Undone》(中译:未了之事 ),这是一部高分成人动画,它像一部真人影视剧一样探讨记忆和人生感受,需要有一定生活阅历才可以欣赏,对于当下的中国成人动画也有不少启发。  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一篇拿费里尼的《八部半》去换《熊出没》电影票的网络帖子让许多人大跌眼镜。这种微妙的魔幻现实主义感,似乎让人看到了动画片与真人电影“抢观众”的实力,以及动画的观众群体所在。“当下中国的动画观众群体以亲子和年轻人为主,但我觉得还不够,这两个群体外,国外动画观众还有许多其他人群,会和电视剧、电影人群有更复杂的重叠。”不过,他并不赞同改变“动画片给孩子看”的理念,中国动画才能真正崛起的说法。“严格意义上来讲,动画不是一个片种,很难界定观众在哪里。”  在他看来,儿童观众和成人观众不是非此即彼,在美国、欧洲、日本等动画产业较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尽管有不同的侧重,但动画是面向全年龄的产品。“我们需要《多啦A梦》,也需要《爱死机器人》,动画需要针对不同年龄段细分市场。动画也是讲故事,无论是小说、电影、电视剧、动画,都来自于人消费故事的精神需求,从未来趋势看,中国动画的潜在市场会越来越大,未来的竞争可能不是来自真人实拍影像,而更多是和短视频以及以叙事为主的游戏来抢市场,但不妨碍一些跨界交叉发展。”  《熊出没》能“抢”过费里尼,放在全球来看也许并不奇怪。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的格局已经演变为迪士尼独占半壁江山,而迪士尼正是从动画起家。“当下年轻人花在游戏上的时间可能比电视剧要长,动画虚拟影像的基础和游戏是相通的,使用的软件也和游戏接近,未来动画可能会和游戏、VR有许多交叉合流,我对动画的前景非常看好。”  “回本”不能只靠发行,要注重衍生环节  近年来,《一人之下》《刺客伍六七》等国漫作品破圈突围,《哪吒之魔童降世》创造票房神话后,今年又有多部国漫电影上映或定档,不禁再度引人发问——国漫春天要来了吗?  “这取决于我们怎么定义春天”,王雷说,“和我刚开始学动画和进入行业时相比,现在已经是春天了,甚至快到夏天了。”他回忆,2005年、2006年时,全国动画制作机构屈指可数,人们提起国漫往往冠以粗制滥造等负面之词,甚至不屑一顾。  当下,中国动画已经取得长足发展和进步,但王雷也坦言,国漫在奔向春天的道路上,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盈利和回收模式。“在国外,不管是儿童动画还是成年动画,几乎没有只靠发行来赚钱的。最典型的如迪士尼,它的主要营收来源是主题公园和衍生产品,上下游产业链条贯通,形成了一个相当良性的机制,能够持续从内容出发,用五年、十年完成成本回收。”当下,中国也有一些较为成功的探索案例,比如“熊出没”有了自己的主题公园,奥飞的玩具做得非常出色,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同样在授权衍生上有不错的市场拓展。在王雷看来,这些都是很好的方向,需要行业内学习。“大家之所以觉得生存艰难,因为很多同行把动画产业理解得过度简单化,好像埋头做完片子,用高过成本的价格卖掉就可以了。在动画产业良性运转的国家,形成了相对稳定的营收模式,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我们应该注重动画的下游衍生环节,打通后面的渠道。”  《妙先生》导演李凌霄曾就“动画从业者月薪”问题坦诚回应,“不同项目的情况不同,就我而言,虽然入行6年,但月薪还不足五位数”。动画导演“月薪不过万”引发网友热议。  “在北京等生活成本高的城市,月收入两三万元的年轻动画导演也有不少,但不能想着靠动画一夜暴富。动画从诞生到现在,就是一份收入普通的工作。不光是中国,在其他地方,动画都是幕后工作,没有听说做动画发财的,不要对它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王雷是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副院长,多年从事动画教育,他寄语中国年轻动画人,“最重要的是保持对行业的热爱和初心,虽然现在可能不是那么完美,但动画是一个特别愉快的事业。我不太认同有同行叫苦,做动画其实很愉快、很有趣,每天都有新的挑战。不要忘记自己最初为什么选择动画。”(钟菡)
    2020-08-06 09:22:34上海电视节
  • 网剧首次参评白玉兰奖 上海电视节开启“破圈”之旅
      8月3日,第二十六届上海电视节正式揭幕。在满足人们对电视文化热爱的基础上,上海电影节开启了创新转型的“破圈”之旅——首次将“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纳入白玉兰奖、线上举办国际影视云市场、电视佳作从客厅走向商圈……今年,上海电视节线上线下并举,再次为观众打开审美的广角,在本土荧屏上呈现别样的文化风尚。  网剧纳入白玉兰 打造行业“风向标”  今年,上海电视节共征集到来自48个国家和地区的报名作品800多部。白玉兰奖评选首次采用中国评委集中在上海、国际评委线上参与的方式进行,由知名导演郑晓龙出任电视剧类别评委会主席。  作为电视行业“风向标”,今年评奖的最大变化莫过于首次将“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纳入白玉兰奖。在今年入围“最佳中国电视剧”评选的10部作品中,《庆余年》《长安十二时辰》《破冰行动》等口碑不错的网剧,拥有了与上星剧一较高下的机会。  今年白玉兰奖“最佳中国电视剧”入围名单  随着“台网同标”政策的持续推动,网剧逐渐走上精品化之路。谈到评奖范围进一步扩容,上海国际影视节中心副主任王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中国互联网迅猛发展的大背景下,尽管播出渠道的选择多样化了,但内容为王的准则丝毫没变。只要是精品力作,就应该纳入白玉兰评选的范围。”  与此同时,本届电视节还举办了“破圈与破局”主题论坛,探索网生内容如何以新内容、新类型、新模式再攀创作高峰,通过新发展、新趋势、新战略为行业注入强大动能;邀请网络剧、网络电影、网络综艺以及网络纪录片的一线创作者,以深入浅出的讲解,揭秘精品生成之道;以行业解读、趋势洞察、创作分享等形式提炼精品内核,鼓励、引导网生内容多样发展。  线上线下融合 创新举办影视云市场  在线上线下融合转型发展的浪潮下,本届电视节实施多种创新手段,电视市场首次调整形式,推出全线上举办的国际影视云市场。  据悉,国际影视云市场集云展览、云洽谈、云活动和云服务于一体,除了各影视机构的常态展示,还特设五大主题展区,其中“中国剧场主题展”展出海外展播节目主体内容及签约媒体机构介绍等参展信息;“长三角影视拍摄基地合作联盟展”汇集了东阳横店影视基地、象山影视基地等17家特色拍摄基地信息;还有“‘一带一路’电影节联盟展”“影视后期制作展”等等。国际影视云市场一经推出,立即引起了海内外影视机构的热烈反响,展商总数超过往年。  线上展会吸引海外目光,线下展播同样“国际范”十足。8月3日起,“白玉兰奖国际电视节目展播”的海外剧单元登陆上海都市频道、东方影视频道,共有9部来自德国、美国、英国、新加坡等国家的热门电视剧将陆续播出。其中包括入围本届白玉兰奖的《温德米尔儿童》《战火浮生》等话题作品,以及美剧《良医》第二季等,从二战往事到医院风波,覆盖悬疑、喜剧、历史等多种类型。  展播片单  此外,英国知名制片人迈克尔·伍德将做客本届上海电视节,为大家带来“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为主题的大师班活动,迈克尔·伍德曾拍摄《中华的故事》《中国改革开放的故事》等多部与中国有关的纪录片纪录片,不戴有色眼镜、用事实说话、以真实故事阐释中国的立场,获得了广大中国观众的广泛好评。  从客厅到商圈 露天展播广受好评  “破圈”意味着创风气之先,更意味着让更多好剧走入千家万户。  上影节露天电影刚刚结束,一系列露天展播活动接踵而至。电视佳作首次从客厅走向商圈,从室内走向室外——在松江区、静安区、浦东新区5个商圈露天展播24部中外优秀电视作品,点亮了上海百姓的夜生活。除了有年轻人喜欢的热门剧集以外,还有适合全家一同观看的经典动画和纪录片,每晚都将上演不一样的精彩。  在深受孩子们喜爱的动画作品中,既有伴随着一代人成长的经典之作《巴巴爸爸之欢乐一家亲》,还有《凡人修仙传》等近期热门作品。《温德米尔儿童》和近期热播剧《河神2》吸引了广大剧迷的目光,美食纪录片《风味人间》《寻味东莞》、入围本届白玉兰奖的纪录片《但是还有书籍》《大城无小事——派出所的故事2019》也为观众提供了不错的消暑选择。  观众观看露天展播  为缓解夏日炎热,某些展映场地前后都放有大型风扇、大桶冰块,用阵阵凉风为现场观众解暑;为了给观众提供一个安全、安心的观映环境,各露天放映点都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测温、戴口罩、场地消毒、控制座位间隔、配备洗手液和消毒棉球样样不落,切实做到精准防控,安全防疫,将防控放到第一位。  光影之行,始于足下。多年来,上海电视节承载着人们的期盼,成为了广受欢迎的文化节日。在未来,上海电视节将不断创新“破圈”,为广大观众带来更多海内外佳作,让大家畅享文化盛宴。  (综合央广网、解放日报、澎湃新闻) 
    2020-08-06 09:19:47上海电视节
  • 网络节目减量增质 现实题材比例提升
      昨天,2020年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举行主旨论坛。  遭遇疫情,中国影视行业整体受到严重影响,而网络视听平台则主动承担起丰富人们精神文化生活的责任。4日,2020年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主旨论坛上,围绕网生内容的发展方向,《中国视听新媒体发展报告(2020)》《2019网络原创节目分析发展报告》以及《中国网络视频精品研究报告(2020)》三大报告正式发布。  《中国视听新媒体发展报告(2020)》显示,过去一年网络视听用户和市场规模发展势头强劲。截至2020年3月,网络视频(含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5亿,较2018年底增长1.26亿,占网民整体的94.1%。2019年,持证及备案机构网络视听收入1738.18亿元,同比增长111.31%。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祝燕南指出,“网络视听行业已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技术加速迭代,业态不断创新,格局正在重塑,呈现出健康蓬勃的发展态势。”  《2019网络原创节目分析发展报告》认为,“2019年的网络原创节目,可以用‘转型发展、调整提升’来概括。”仅网络剧方面,2019年共上线网络剧202部,相比2018年的215部略有下降。现实题材网络剧比例显著提高,超过80%,古装剧比例明显下降,约为13%。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监管中心副主任肖党荣分析称,从总体趋势上看,2019年网络原创节目在主管部门的引导下,走出了原来的一方小天地,自觉聚焦主题主线,时代感、贴近性显著增强。尤其是从网络剧、网络综艺、网络电影三大内容看,现实题材作品比例大幅提高,“套路化”“快餐式”作品减少,“标题党”“擦边球”“前6分钟”等现象已不多见,更多节目自觉传播优秀传统文化,弘扬核心价值观、传播正能量。  《中国网络视频精品研究报告(2020)》也显示,在精品原则指导下,各大网络视听平台纷纷减量增质。以网络剧为例,2019年,全网连续剧累计有效播放量达5082亿,同比增长4%。尤其是2020年一季度,网络剧有效播放量比去年同期增长58%,网络首播剧的影响力媲美电视首播剧。网络电影方面,2019年,网络电影投资成本整体上涨,投资成本达到300万元以上的影片数量占比48%,成本达1000万元的达18部,全年累计正片播放量同比提升24%,正片播放量超过5000万的影片数量达9部。网络综艺方面,口碑相比去年整体有所提升,网络评分在6.9分-8.9分的节目相比去年增加了20档,5分以下的节目也呈下降趋势,质量上稳步提高,题材类型更加多样化,过度娱乐化趋势得以遏制。(记者 李夏至)
    2020-08-05 09:15:31上海电视节
  • 青春、日常、专注、轻巧 “网感”让“真实”更具情感穿透力
      高浓度的人文情怀与文化含量,被植入日常化的新颖表达之中,当下纪录片正在经历一场基于青年审美、网络审美的创作、营销理念升级。 (均纪录片海报) 制图:李洁  在8月4日举行的上海电视节白玉兰论坛现场,来自电视台、各大视频网站的嘉宾,分析了青年一代网络审美趣味对纪录片的重塑,这个选题也是近日互联网影视峰会现场的热议话题。  此前《中国纪录片发展研究报告2020》显示,2019年中国纪录片年生产总值达66.6亿元,同比增长3.3%。其中入局不久的新媒体纪录片表现尤为抢眼,而相关视频网站后台数据指向市场新趋势——纪录片的核心受众,已经向年轻化方向发展。  在学者看来,当下纪录片正在经历一场基于青年审美、网络审美的创作、营销理念升级——高浓度的人文情怀与文化含量,被植入日常化的新颖表达之中,相伴而来的,还有越来越多与内容特性匹配的营销、联动策略。以爆款纪录片《中国医生》《但是还有书籍》为例:这两部在网络平台播出的纪录片,分别获得豆瓣9.3与9.2的超高评分。独特的网络审美趣味或者说“网感”鲜明,让纪录片中的真实表达更具情感穿透力,也促进着年轻一代文化自信与民族认同感的强势回归。  用青春化、日常化视角开启当代“英雄叙事”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英雄。”在介绍《中国医生》的创作理念时,总导演张建珍曾特别强调了这样一句话。这也是《中国医生》最打动观众的地方:创作者用长期的蹲点拍摄,记录下医务工作者救死扶伤的同时,也烛照了白衣之下的血肉之躯。那些迷茫、纠结、苦痛、欢欣、自我疗愈的时刻,让英雄可亲可爱,也让观众意识到英雄并非天生,只脱胎自一个个勇于担当、自我突破的时刻。  张建珍将这种日常化的视角,视作对纪录片本质的回归,但在当下的网络纪录片市场中,这种回归恰恰成为类型出圈的关键。最明显的案例,莫过于人文纪录片题材从宏大历史符号向热腾腾日常感的惊艳“转场”。近年深受青年人喜爱的《生活如沸》《人生一串》等网络美食纪录片,让火锅、烤串等特色美食成为主角,用奇观化的美食呈现与地方饮食习惯博人眼球的同时,也探讨了“围炉”“撸串”等饮食习惯背后的中国式人情百态。  愈发浓郁的生活气息,来自对生活之“真”的探寻执着,也是网生代审美的自发抉择。本次入围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系列纪录片的《大城无小事——派出所的故事》,便在年轻人云集的哔哩哔哩网上收获了大量弹幕。通过对出警日常的扎实跟拍,一群基层民警成为观众心中有血有肉的平凡英雄,有的民警甚至有了大量粉丝。“所有纪录片最终都是关于人的故事,镜头中的文化自信,往往都是通过我们身边最实实在在的人所决定的。”在《大城无小事——派出所的故事》总导演蔡征看来,积极拥抱网络,拥有文化自信的青年一代,更乐于在日常体验中感知文化发展、城市建设等重大命题。  网络审美也让纪录片短起来。针对当下年轻人忙得没空吃早餐的现象,一档名为《早餐中国》的纪录片应运而生。有意思的是这档以青年人为目标受众的纪录片,形式上也采用了青年人喜爱的短视频方式——五分钟一集内容,上下班时等一班地铁就能刷完。“轻巧”的表达让《早餐中国》获得不错的网络传播。“当下抖音等短视频网站十分流行,短视频为何会撬动如此广泛的市场关注,这值得纪录片人借鉴。”爆款纪录片《航拍中国》导演余乐认为,当下纪录片创作者更应该跳出传统观念,去研究短视频中蕴藏的网络趣味。  产品体验从“平面”到“立体”,纪录片正成为人文景观  除了内容表达的年轻化、日常化,网络纪录片的生产理念也在晋级。业内人士指出,在前期调研、拍摄、播出的基础流程之外,网络纪录片在营销策划、发行、品牌打造等方面进行了拓展。也就是说,互联网纪录片相较于传统类型,更具产品思维与产业布局的雄心。灵活的IP联动,让纪录片从纯观赏性的“平面”产品,晋级为线上线下体验丰富的“立体”人文景观。  基于平台特质,围绕优质内容的产品矩阵,正在不断丰富、拓展产品玩法与用户体验。美食人文纪录片《日出之食》就曾与线下购物平台合作,推出节目同款美食。数据统计,在节目播出期间,与其合作的购物平台销量比以往同期提高不少,而线下的同款产品也成为了节目的宣传广告。眼下,纪录片《江湖菜馆》又将与外卖平台合作,开启“边看边吃”模式。纪录片中出现的美食,通过网络下单,30分钟内便可被送至观众手中。已形成品牌效应的纪录片《人生一串》,更是借力网红经济,推出了实体店。由纪录片官方授权的线下体验店,选址在青年人聚集的区域,将纪录片中呈现的各类烧烤产品汇集起来。门店一开,就成为了全国各地青年争相“打卡”的网红景点。  除了对新消费的促进之外,网络纪录片的“文化带货”能力也不容小觑。《但是还有书籍》上线后,片中提到的一些冷门书籍纷纷破圈。以第一集中提到的某纯文学小说集为例,节目上线三天内便在官方淘宝店卖出700多册,在当当网上更是直接断了货,临时紧急加印8000册。在文化学者看来,带货能力往往比收视数据,更能体现一部作品对观众的影响程度,而这也是人文纪录片社会价值的进一步提升。
    2020-08-05 09:13:04上海电视节
  • 上海电视节首次推出露天放映 28部好剧放映点见!
      第26届上海电视节开幕在即,白玉兰露天放映活动也将于8月3日启动。大宁国际商业广场、大宁音乐广场、金桥国际商业广场、松江开元地中海商业广场、松江云间粮仓五个放映点,将集中播放28部海内外优秀电视作品。部分作品主创人员也将出席见面会活动,与观众面对面交流。  今年露天放映的作品类型众多,题材丰富。片单中,有深受漫迷喜爱的动画作品,如国产“出海”代表《伍六七之最强发型师》以及伴随着一代人成长的经典之作《巴巴爸爸之欢乐一家亲》,同时还有《凡人修仙传》等近期热门作品。入围本届白玉兰奖的纪录片《但是还有书籍》《大城无小事——派出所的故事2019》,以及《风味人间》《寻味东莞》等美食纪录片也将在商圈露天放映。值得一提的是,观众还能在现场看到海外剧《温德米尔儿童》和近期热播的网剧《河神2》等剧集。  为了给观众提供安全安心的观映环境,各露天放映点都将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观众先到先入,额满即止。入场时,须遵守各个放映点的防疫规定。若露天放映遇雨天等不可抗力影响,可能会调整放映计划,请观众以各放映点最新发布的信息为准。(张熠)   
    2020-07-31 09:40:04上海电视节
  • 做动画收入低,难回本?白玉兰评委王雷揭秘动画行业
      动画片是给孩子看的吗?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动画电影的创新叙事与情感表达”论坛上,皮克斯动画工作室首席创意官彼特·道格特曾说,儿子的呱呱坠地让他开始关注“心灵”,才有了后来创作的动画电影《心灵奇旅》。  白玉兰奖动画片评委、中国知名动画人王雷做学龄前动画剧集《毛毛镇》的契机,同样是因为儿子的出生。“我想做一部给他这一代孩子看的动画,并且希望能让父母和孩子一起看。”  本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10部入围动画作品中,既有来自法国、英国、美国、日本等国的新近爆款,又不乏当下原创国漫的头部IP,它们的手法多元、风格多样,受众年龄跨度也很大。  “入围作品中差不多一半是网络动画,针对儿童和成年人的动画平分秋色。”王雷认为,这些作品体现出动画行业的新变化,见证着动画这种艺术门类的“破圈”之旅。  不管大人小孩,最重要的是故事  “让人耳目一新。”王雷称赞这次入围白玉兰奖的动画片。打开片单,有改编自同名漫画的热门日漫《鬼灭之刃》,有陪伴许多80后成长的经典IP新作《巴巴爸爸之欢乐一家亲》,有中国原创国漫成功“出海”的扛鼎之作《伍六七之最强发型师》,以及当下孩子们最爱的“网红”《大魔术师赛迪》《咻咻的奇幻之旅》。不管最终奖项花落谁家,这些动画精品带给观众的欢乐和想象,深深烙印在一代人的情感记忆中。  本届白玉兰首次将网剧纳入评奖范围,动画作品同样如此。在王雷看来,放宽播放渠道限制,对于动画而言意义更大。“电视台的经营模式更多针对以儿童观众为主的动画,很难看到成人向的作品。今年差不多一半作品来自网络,体现出动画行业传播媒介的变化。这也使得今年入围动画作品风格多元,整体上非常多彩。”  今年入围作品还体现出二维和三维动画合流的趋势。王雷很喜欢《咻咻的奇幻之旅》,这部作品将二维和三维做了很好的融合。在题材上,出现了《冰海战记》这样基于维京民族文化历史再创造的“另类”严肃日漫,可见当下动画选题的广泛多元。  不过,不管是做什么题材、什么形式,王雷最看重的还是故事。 “动画片要思考怎么把故事讲好。”比如《咻咻的奇幻之旅》讲了一个小猫头鹰的温暖故事,富有诗意,全片几乎没有台词,很适合儿童观看,也适合成人观众。  《咻咻的奇幻之旅》是一部学龄前动画,这种“老少咸宜”的讲故事能力让人想起在中国风靡许久的《小猪佩奇》。王雷做过的学龄前动画《毛毛镇》,同样深受孩子们喜爱。学龄前动画打开市场有何秘诀?王雷表示,俄罗斯儿童文学家朱可夫斯基的一段话对自己影响很深:“我们不能小看儿童,如果把成年人丢到陌生星球,可能要花五六年时间去理解和掌握这个星球的语言和行为规范,但儿童是很聪明的,他们的智力和学习能力超乎我们的想象。所以,我们为儿童写故事时不能俯视他们,而是要平视,像朋友一样去沟通,我们拥有的只是时间的优势,而不是人格和智力的优势。”  做《毛毛镇》时,王雷始终以“低姿态”和观众沟通。他在作品中还使用了《牛仔很忙》《听妈妈的话》等大量周杰伦的音乐,吸引孩子们的父母一同观看,产生共鸣。“做儿童动画,一定要蹲下来。”  《熊出没》从费里尼手里抢观众,奇怪吗  当下,国内也出现了所谓的“成人动画”,继首部自分级动画《大护法》后,近期上映的《妙先生》也提示13岁以上观众“解锁”。导演李凌霄回应称,片中通过设置“杀好人,救坏人”的极端情境,戏剧化呈现了残酷的“人性实验”。对此,13岁以上观众有更多生活经验去理解思考。不过,《大护法》《妙先生》的口碑、票房并不如人意,这是否意味着成人动画在国内的市场前景远不如儿童动画?  “接受度不高是作品本身的问题,当下中国动画片成人观众越来越多,尤其是以90后为主力,他们看动画的时间超过电视剧。观众早就就位了,要看有没有好的内容提供。”王雷谈到,去年,亚马逊出了一部网络动画剧集《Undone》(中译:未了之事 ),这是一部高分成人动画,它像一部真人影视剧一样探讨记忆和人生感受,需要有一定生活阅历才可以欣赏,对于当下的中国成人动画也有不少启发。  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一篇拿费里尼的《八部半》去换《熊出没》电影票的网络帖子让许多人大跌眼镜。这种微妙的魔幻现实主义感,似乎让人看到了动画片与真人电影“抢观众”的实力,以及动画的观众群体所在。“当下中国的动画观众群体以亲子和年轻人为主,但我觉得还不够,这两个群体外,国外动画观众还有许多其他人群,会和电视剧、电影人群有更复杂的重叠。”不过,他并不赞同改变“动画片给孩子看”的理念,中国动画才能真正崛起的说法。“严格意义上来讲,动画不是一个片种,很难界定观众在哪里。”  在他看来,儿童观众和成人观众不是非此即彼,在美国、欧洲、日本等动画产业较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尽管有不同的侧重,但动画是面向全年龄的产品。“我们需要《多啦A梦》,也需要《爱死机器人》,动画需要针对不同年龄段细分市场。动画也是讲故事,无论是小说、电影、电视剧、动画,都来自于人消费故事的精神需求,从未来趋势看,中国动画的潜在市场会越来越大,未来的竞争可能不是来自真人实拍影像,而更多是和短视频以及以叙事为主的游戏来抢市场,但不妨碍一些跨界交叉发展。”  《熊出没》能“抢”过费里尼,放在全球来看也许并不奇怪。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的格局已经演变为迪士尼独占半壁江山,而迪士尼正是从动画起家。“当下年轻人花在游戏上的时间可能比电视剧要长,动画虚拟影像的基础和游戏是相通的,使用的软件也和游戏接近,未来动画可能会和游戏、VR有许多交叉合流,我对动画的前景非常看好。”  “回本”不能只靠发行,要注重衍生环节  近年来,《一人之下》《刺客伍六七》等国漫作品破圈突围,《哪吒之魔童降世》创造票房神话后,今年又有多部国漫电影上映或定档,不禁再度引人发问——国漫春天要来了吗?  “这取决于我们怎么定义春天”,王雷说,“和我刚开始学动画和进入行业时相比,现在已经是春天了,甚至快到夏天了。”他回忆,2005年、2006年时,全国动画制作机构屈指可数,人们提起国漫往往冠以粗制滥造等负面之词,甚至不屑一顾。  当下,中国动画已经取得长足发展和进步,但王雷也坦言,国漫在奔向春天的道路上,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盈利和回收模式。“在国外,不管是儿童动画还是成年动画,几乎没有只靠发行来赚钱的。最典型的如迪士尼,它的主要营收来源是主题公园和衍生产品,上下游产业链条贯通,形成了一个相当良性的机制,能够持续从内容出发,用五年、十年完成成本回收。”当下,中国也有一些较为成功的探索案例,比如“熊出没”有了自己的主题公园,奥飞的玩具做得非常出色,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同样在授权衍生上有不错的市场拓展。在王雷看来,这些都是很好的方向,需要行业内学习。“大家之所以觉得生存艰难,因为很多同行把动画产业理解得过度简单化,好像埋头做完片子,用高过成本的价格卖掉就可以了。在动画产业良性运转的国家,形成了相对稳定的营收模式,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我们应该注重动画的下游衍生环节,打通后面的渠道。”  《妙先生》导演李凌霄曾就“动画从业者月薪”问题坦诚回应,“不同项目的情况不同,就我而言,虽然入行6年,但月薪还不足五位数”。动画导演“月薪不过万”引发网友热议。  “在北京等生活成本高的城市,月收入两三万元的年轻动画导演也有不少,但不能想着靠动画一夜暴富。动画从诞生到现在,就是一份收入普通的工作。不光是中国,在其他地方,动画都是幕后工作,没有听说做动画发财的,不要对它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王雷是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副院长,多年从事动画教育,他寄语中国年轻动画人,“最重要的是保持对行业的热爱和初心,虽然现在可能不是那么完美,但动画是一个特别愉快的事业。我不太认同有同行叫苦,做动画其实很愉快、很有趣,每天都有新的挑战。不要忘记自己最初为什么选择动画。”(钟菡)
    2020-08-06 09:22:34上海电视节
  • 网剧首次参评白玉兰奖 上海电视节开启“破圈”之旅
      8月3日,第二十六届上海电视节正式揭幕。在满足人们对电视文化热爱的基础上,上海电影节开启了创新转型的“破圈”之旅——首次将“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纳入白玉兰奖、线上举办国际影视云市场、电视佳作从客厅走向商圈……今年,上海电视节线上线下并举,再次为观众打开审美的广角,在本土荧屏上呈现别样的文化风尚。  网剧纳入白玉兰 打造行业“风向标”  今年,上海电视节共征集到来自48个国家和地区的报名作品800多部。白玉兰奖评选首次采用中国评委集中在上海、国际评委线上参与的方式进行,由知名导演郑晓龙出任电视剧类别评委会主席。  作为电视行业“风向标”,今年评奖的最大变化莫过于首次将“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纳入白玉兰奖。在今年入围“最佳中国电视剧”评选的10部作品中,《庆余年》《长安十二时辰》《破冰行动》等口碑不错的网剧,拥有了与上星剧一较高下的机会。  今年白玉兰奖“最佳中国电视剧”入围名单  随着“台网同标”政策的持续推动,网剧逐渐走上精品化之路。谈到评奖范围进一步扩容,上海国际影视节中心副主任王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中国互联网迅猛发展的大背景下,尽管播出渠道的选择多样化了,但内容为王的准则丝毫没变。只要是精品力作,就应该纳入白玉兰评选的范围。”  与此同时,本届电视节还举办了“破圈与破局”主题论坛,探索网生内容如何以新内容、新类型、新模式再攀创作高峰,通过新发展、新趋势、新战略为行业注入强大动能;邀请网络剧、网络电影、网络综艺以及网络纪录片的一线创作者,以深入浅出的讲解,揭秘精品生成之道;以行业解读、趋势洞察、创作分享等形式提炼精品内核,鼓励、引导网生内容多样发展。  线上线下融合 创新举办影视云市场  在线上线下融合转型发展的浪潮下,本届电视节实施多种创新手段,电视市场首次调整形式,推出全线上举办的国际影视云市场。  据悉,国际影视云市场集云展览、云洽谈、云活动和云服务于一体,除了各影视机构的常态展示,还特设五大主题展区,其中“中国剧场主题展”展出海外展播节目主体内容及签约媒体机构介绍等参展信息;“长三角影视拍摄基地合作联盟展”汇集了东阳横店影视基地、象山影视基地等17家特色拍摄基地信息;还有“‘一带一路’电影节联盟展”“影视后期制作展”等等。国际影视云市场一经推出,立即引起了海内外影视机构的热烈反响,展商总数超过往年。  线上展会吸引海外目光,线下展播同样“国际范”十足。8月3日起,“白玉兰奖国际电视节目展播”的海外剧单元登陆上海都市频道、东方影视频道,共有9部来自德国、美国、英国、新加坡等国家的热门电视剧将陆续播出。其中包括入围本届白玉兰奖的《温德米尔儿童》《战火浮生》等话题作品,以及美剧《良医》第二季等,从二战往事到医院风波,覆盖悬疑、喜剧、历史等多种类型。  展播片单  此外,英国知名制片人迈克尔·伍德将做客本届上海电视节,为大家带来“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为主题的大师班活动,迈克尔·伍德曾拍摄《中华的故事》《中国改革开放的故事》等多部与中国有关的纪录片纪录片,不戴有色眼镜、用事实说话、以真实故事阐释中国的立场,获得了广大中国观众的广泛好评。  从客厅到商圈 露天展播广受好评  “破圈”意味着创风气之先,更意味着让更多好剧走入千家万户。  上影节露天电影刚刚结束,一系列露天展播活动接踵而至。电视佳作首次从客厅走向商圈,从室内走向室外——在松江区、静安区、浦东新区5个商圈露天展播24部中外优秀电视作品,点亮了上海百姓的夜生活。除了有年轻人喜欢的热门剧集以外,还有适合全家一同观看的经典动画和纪录片,每晚都将上演不一样的精彩。  在深受孩子们喜爱的动画作品中,既有伴随着一代人成长的经典之作《巴巴爸爸之欢乐一家亲》,还有《凡人修仙传》等近期热门作品。《温德米尔儿童》和近期热播剧《河神2》吸引了广大剧迷的目光,美食纪录片《风味人间》《寻味东莞》、入围本届白玉兰奖的纪录片《但是还有书籍》《大城无小事——派出所的故事2019》也为观众提供了不错的消暑选择。  观众观看露天展播  为缓解夏日炎热,某些展映场地前后都放有大型风扇、大桶冰块,用阵阵凉风为现场观众解暑;为了给观众提供一个安全、安心的观映环境,各露天放映点都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测温、戴口罩、场地消毒、控制座位间隔、配备洗手液和消毒棉球样样不落,切实做到精准防控,安全防疫,将防控放到第一位。  光影之行,始于足下。多年来,上海电视节承载着人们的期盼,成为了广受欢迎的文化节日。在未来,上海电视节将不断创新“破圈”,为广大观众带来更多海内外佳作,让大家畅享文化盛宴。  (综合央广网、解放日报、澎湃新闻) 
    2020-08-06 09:19:47上海电视节
  • 网络节目减量增质 现实题材比例提升
      昨天,2020年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举行主旨论坛。  遭遇疫情,中国影视行业整体受到严重影响,而网络视听平台则主动承担起丰富人们精神文化生活的责任。4日,2020年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主旨论坛上,围绕网生内容的发展方向,《中国视听新媒体发展报告(2020)》《2019网络原创节目分析发展报告》以及《中国网络视频精品研究报告(2020)》三大报告正式发布。  《中国视听新媒体发展报告(2020)》显示,过去一年网络视听用户和市场规模发展势头强劲。截至2020年3月,网络视频(含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5亿,较2018年底增长1.26亿,占网民整体的94.1%。2019年,持证及备案机构网络视听收入1738.18亿元,同比增长111.31%。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祝燕南指出,“网络视听行业已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技术加速迭代,业态不断创新,格局正在重塑,呈现出健康蓬勃的发展态势。”  《2019网络原创节目分析发展报告》认为,“2019年的网络原创节目,可以用‘转型发展、调整提升’来概括。”仅网络剧方面,2019年共上线网络剧202部,相比2018年的215部略有下降。现实题材网络剧比例显著提高,超过80%,古装剧比例明显下降,约为13%。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监管中心副主任肖党荣分析称,从总体趋势上看,2019年网络原创节目在主管部门的引导下,走出了原来的一方小天地,自觉聚焦主题主线,时代感、贴近性显著增强。尤其是从网络剧、网络综艺、网络电影三大内容看,现实题材作品比例大幅提高,“套路化”“快餐式”作品减少,“标题党”“擦边球”“前6分钟”等现象已不多见,更多节目自觉传播优秀传统文化,弘扬核心价值观、传播正能量。  《中国网络视频精品研究报告(2020)》也显示,在精品原则指导下,各大网络视听平台纷纷减量增质。以网络剧为例,2019年,全网连续剧累计有效播放量达5082亿,同比增长4%。尤其是2020年一季度,网络剧有效播放量比去年同期增长58%,网络首播剧的影响力媲美电视首播剧。网络电影方面,2019年,网络电影投资成本整体上涨,投资成本达到300万元以上的影片数量占比48%,成本达1000万元的达18部,全年累计正片播放量同比提升24%,正片播放量超过5000万的影片数量达9部。网络综艺方面,口碑相比去年整体有所提升,网络评分在6.9分-8.9分的节目相比去年增加了20档,5分以下的节目也呈下降趋势,质量上稳步提高,题材类型更加多样化,过度娱乐化趋势得以遏制。(记者 李夏至)
    2020-08-05 09:15:31上海电视节
  • 青春、日常、专注、轻巧 “网感”让“真实”更具情感穿透力
      高浓度的人文情怀与文化含量,被植入日常化的新颖表达之中,当下纪录片正在经历一场基于青年审美、网络审美的创作、营销理念升级。 (均纪录片海报) 制图:李洁  在8月4日举行的上海电视节白玉兰论坛现场,来自电视台、各大视频网站的嘉宾,分析了青年一代网络审美趣味对纪录片的重塑,这个选题也是近日互联网影视峰会现场的热议话题。  此前《中国纪录片发展研究报告2020》显示,2019年中国纪录片年生产总值达66.6亿元,同比增长3.3%。其中入局不久的新媒体纪录片表现尤为抢眼,而相关视频网站后台数据指向市场新趋势——纪录片的核心受众,已经向年轻化方向发展。  在学者看来,当下纪录片正在经历一场基于青年审美、网络审美的创作、营销理念升级——高浓度的人文情怀与文化含量,被植入日常化的新颖表达之中,相伴而来的,还有越来越多与内容特性匹配的营销、联动策略。以爆款纪录片《中国医生》《但是还有书籍》为例:这两部在网络平台播出的纪录片,分别获得豆瓣9.3与9.2的超高评分。独特的网络审美趣味或者说“网感”鲜明,让纪录片中的真实表达更具情感穿透力,也促进着年轻一代文化自信与民族认同感的强势回归。  用青春化、日常化视角开启当代“英雄叙事”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英雄。”在介绍《中国医生》的创作理念时,总导演张建珍曾特别强调了这样一句话。这也是《中国医生》最打动观众的地方:创作者用长期的蹲点拍摄,记录下医务工作者救死扶伤的同时,也烛照了白衣之下的血肉之躯。那些迷茫、纠结、苦痛、欢欣、自我疗愈的时刻,让英雄可亲可爱,也让观众意识到英雄并非天生,只脱胎自一个个勇于担当、自我突破的时刻。  张建珍将这种日常化的视角,视作对纪录片本质的回归,但在当下的网络纪录片市场中,这种回归恰恰成为类型出圈的关键。最明显的案例,莫过于人文纪录片题材从宏大历史符号向热腾腾日常感的惊艳“转场”。近年深受青年人喜爱的《生活如沸》《人生一串》等网络美食纪录片,让火锅、烤串等特色美食成为主角,用奇观化的美食呈现与地方饮食习惯博人眼球的同时,也探讨了“围炉”“撸串”等饮食习惯背后的中国式人情百态。  愈发浓郁的生活气息,来自对生活之“真”的探寻执着,也是网生代审美的自发抉择。本次入围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系列纪录片的《大城无小事——派出所的故事》,便在年轻人云集的哔哩哔哩网上收获了大量弹幕。通过对出警日常的扎实跟拍,一群基层民警成为观众心中有血有肉的平凡英雄,有的民警甚至有了大量粉丝。“所有纪录片最终都是关于人的故事,镜头中的文化自信,往往都是通过我们身边最实实在在的人所决定的。”在《大城无小事——派出所的故事》总导演蔡征看来,积极拥抱网络,拥有文化自信的青年一代,更乐于在日常体验中感知文化发展、城市建设等重大命题。  网络审美也让纪录片短起来。针对当下年轻人忙得没空吃早餐的现象,一档名为《早餐中国》的纪录片应运而生。有意思的是这档以青年人为目标受众的纪录片,形式上也采用了青年人喜爱的短视频方式——五分钟一集内容,上下班时等一班地铁就能刷完。“轻巧”的表达让《早餐中国》获得不错的网络传播。“当下抖音等短视频网站十分流行,短视频为何会撬动如此广泛的市场关注,这值得纪录片人借鉴。”爆款纪录片《航拍中国》导演余乐认为,当下纪录片创作者更应该跳出传统观念,去研究短视频中蕴藏的网络趣味。  产品体验从“平面”到“立体”,纪录片正成为人文景观  除了内容表达的年轻化、日常化,网络纪录片的生产理念也在晋级。业内人士指出,在前期调研、拍摄、播出的基础流程之外,网络纪录片在营销策划、发行、品牌打造等方面进行了拓展。也就是说,互联网纪录片相较于传统类型,更具产品思维与产业布局的雄心。灵活的IP联动,让纪录片从纯观赏性的“平面”产品,晋级为线上线下体验丰富的“立体”人文景观。  基于平台特质,围绕优质内容的产品矩阵,正在不断丰富、拓展产品玩法与用户体验。美食人文纪录片《日出之食》就曾与线下购物平台合作,推出节目同款美食。数据统计,在节目播出期间,与其合作的购物平台销量比以往同期提高不少,而线下的同款产品也成为了节目的宣传广告。眼下,纪录片《江湖菜馆》又将与外卖平台合作,开启“边看边吃”模式。纪录片中出现的美食,通过网络下单,30分钟内便可被送至观众手中。已形成品牌效应的纪录片《人生一串》,更是借力网红经济,推出了实体店。由纪录片官方授权的线下体验店,选址在青年人聚集的区域,将纪录片中呈现的各类烧烤产品汇集起来。门店一开,就成为了全国各地青年争相“打卡”的网红景点。  除了对新消费的促进之外,网络纪录片的“文化带货”能力也不容小觑。《但是还有书籍》上线后,片中提到的一些冷门书籍纷纷破圈。以第一集中提到的某纯文学小说集为例,节目上线三天内便在官方淘宝店卖出700多册,在当当网上更是直接断了货,临时紧急加印8000册。在文化学者看来,带货能力往往比收视数据,更能体现一部作品对观众的影响程度,而这也是人文纪录片社会价值的进一步提升。
    2020-08-05 09:13:04上海电视节
  • 上海电视节首次推出露天放映 28部好剧放映点见!
      第26届上海电视节开幕在即,白玉兰露天放映活动也将于8月3日启动。大宁国际商业广场、大宁音乐广场、金桥国际商业广场、松江开元地中海商业广场、松江云间粮仓五个放映点,将集中播放28部海内外优秀电视作品。部分作品主创人员也将出席见面会活动,与观众面对面交流。  今年露天放映的作品类型众多,题材丰富。片单中,有深受漫迷喜爱的动画作品,如国产“出海”代表《伍六七之最强发型师》以及伴随着一代人成长的经典之作《巴巴爸爸之欢乐一家亲》,同时还有《凡人修仙传》等近期热门作品。入围本届白玉兰奖的纪录片《但是还有书籍》《大城无小事——派出所的故事2019》,以及《风味人间》《寻味东莞》等美食纪录片也将在商圈露天放映。值得一提的是,观众还能在现场看到海外剧《温德米尔儿童》和近期热播的网剧《河神2》等剧集。  为了给观众提供安全安心的观映环境,各露天放映点都将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观众先到先入,额满即止。入场时,须遵守各个放映点的防疫规定。若露天放映遇雨天等不可抗力影响,可能会调整放映计划,请观众以各放映点最新发布的信息为准。(张熠)   
    2020-07-31 09:40:04上海电视节
上海电视节

上海电视节前身是上海国际友好城市电视节,创建于1986年12月10日,是经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中国第一个国际性电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