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圆满落幕
      国际在线消息:9月6日至10日,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在长春举行。作为中国首个以城市命名的国家级电影节,中国长春电影节历经14届28年的孕育成长,已然成为华语电影的风向标、新人新作的诞生地和城市文化的新品牌。  不同寻常的2020年,长春在常态化疫情防控形势下如期举办电影节,不仅用实际行动诠释了“新中国电影摇篮”城市的责任担当,更适时地为复苏的中国电影行业提振了信心,这也使本届中国长春电影节变得格外有意义。  在此期间,电影节启动活动、“金鹿奖”评奖、电影展映、电影论坛、“致敬摇篮”五大单元主体活动悉数于长春举办,以中国电影的长春话语、吉林底色、中国故事,彰显电影的文化魅力,铸就电影的文化高地。  组委会供图  “金鹿奖”展示华语电影丰硕成果  影人论坛分享收获传递心声  28年的辉煌历程中,中国长春电影节始终坚持以华语电影评奖为主,秉承繁荣华语电影创作、弘扬优秀民族文化活动的宗旨,在行业当中备受关注与认可。而本届“金鹿奖”作为疫情发生后首个在线下举行评选活动的重要电影节奖项,更是在行业加紧复工复产的关键时刻,为中国电影、中国电影人传递了力量和信心。  过去2年间,中国电影产业继续蓬勃发展,本届长春电影节的举办,为华语电影提供了展示丰硕成果的绝佳平台。自7月启动征片,“金鹿奖”组委会共收到报名影片103部,其中15部优秀作品通过初选进入终评名单。最终,本届“金鹿奖”10个奖项在闭幕式颁奖典礼上一一揭晓,《我和我的祖国》《春潮》等影片荣膺奖项,导演杨荔钠、申奥,演员任素汐、海拉提·哈木等收获个人表彰。  组委会供图  除了奖项评选,本届电影节也为众多电影人提供了相聚的机会:6天的时间当中,以线下、线上方式举行的多场论坛活动,让来自海内外的电影人得以相互对话、阐述观点、交流创意。从产业发展到内容创作,从建构人类文明新形态到全球一体化……透过所有着眼当下、面向未来的分享,我们可以感受到中国电影人的责任和使命感,而中国长春电影节则成为了他们向行业传递声音的重要平台。  影展单元传承创新、迈向国际化  群众电影文化活动增强参与感  作为电影节重要组成部分,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电影展映单元从9月4日一直持续到9月15日。  本届电影节汇集了百余部中外佳片,并通过设立包括“影界”“原力”“致敬”在内多个展映单元,实现了内容多元性的完美组合。在这里,你既可以看到华语电影最新佳作,也能欣赏留名影史的经典老片;可以感受年轻新锐导演的创作脉搏,也能通过历久弥新的作品向杰出影人致敬。  本届电影节展映单元的一大亮点是新增国际影展单元,让长春的观众有机会欣赏到来自戛纳、柏林、威尼斯、多伦多等众多全球知名国际电影节的最新获奖、入围佳作,以及全球各地充满异域文化的新片。  经过多年发展,中国长春电影节展映单元已经在影迷中形成口碑。考虑到疫情防控需要,今年,电影节展映单元也在展映方式上寻求突破,通过影院展映、户外展映、部分线上展映并行的方式,向广大市民发出特别的“光影邀约”。  除此之外,本届电影节还举行了一系列丰富多彩的群众电影文化活动:自8月22日起,“致敬摇篮”系列活动电影音乐季、电影主题广场音乐会、电影文化公园秀等惠民活动陆续展开,帮助市民真正参与和融入中国长春电影节的氛围之中,充分感受电影的魅力。  组委会供图  长春国际影都赋能产业发展  金鹿计划彰显“新摇篮”精神  为加快长春现代化都市圈建设,支持重点区域率先突破,引领带动经济高质量发展,长春市提出实施高质量发展“四大板块”战略。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期间,长春国际影都作为承载着长春都市圈现代化蓝图,推动吉林省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的重要板块之一,借项目集中签约仪式之机,推出一系列新政策、新项目、新计划。  此次长春国际影都签约共涉及107个项目,合同金额高达1484亿元。未来,占地1051平方公里的长春国际影都,将建设成为“享誉全球的影视文化高地”“引领未来的数字产业高地”和“世人向往的生态旅游高地”。通过整合全国电影产业资源,汇聚电影人才,孵化电影项目,培育中国电影新力量,构建电影产业优质生态圈,帮助长春完成从“电影摇篮”到“未来孵化器”的华丽转型,并力争在2025年实现长春国际影都板块主导产业产值和主营业务收入超过1500亿元的目标。  组委会供图  “未来孵化器”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为中国电影的内容生产持续提供动力。本届中国长春电影节首次启动“金鹿计划”,秉承生态、融合、创新的发展理念,扶植电影新力量,为参评项目提供政策、资金、人才奖励等支持。未来,这一新时代电影“新摇篮”还将继续依托长春的电影文化生态融合平台,加大产业合作,整合产业资源、为电影人和电影项目提供全方位服务。  组委会供图  时代向前、传承不断、未来常新。在国家支持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发展的大背景下,长春市将继续完善上下游产业链,汇集更多人才,构建电影优质生态圈,推动中国长春电影节向国际化迈进,彰显中国电影文化魅力,凝聚中国电影磅礴力量。
    2020-09-14 17:01:11长春电影节
  • 《春潮》长春电影节斩获大奖 关怀女性处境开启“温暖现实主义”
      昨日,第15届长春电影节正式落下帷幕。由上海爱美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廖庆松、市山尚三监制、杨荔钠编剧并执导,郝蕾、金燕玲领衔主演的电影《春潮》成为竞赛单元的热门作品。该片聚焦原生家庭话题,通过真实细腻的镜头展现了“中国式”家庭中三代人之间的关系,获得广泛好评,入围最佳编剧、最佳技术、最佳影片、最佳女演员、最佳导演5项提名,并一举斩获“金鹿奖”评委会大奖和最佳导演两项殊荣。  在颁奖典礼现场,导演杨荔钠表示,是长春这一方中国电影的热土,以及长影出品的无数优秀电影,哺育了自己和《春潮》这部作品,自己未来希望能够经常“回家看看”,在电影中呈现更多美丽的家乡人、家乡事。《春潮》出品人、总制片人、爱美影视CEO李亚平表示,希望《春潮》的成功能够让更多人对国产现实主义电影产生信心,并鼓励更多人关注、支持同类题材影视的出品与制作。  实力主创团队呈现独特母女关系  《春潮》入围多个电影节斩获佳绩  《春潮》通过一个祖孙三代的家庭故事,展现一段时代背景下的“原生家庭”之痛。郝蕾和金燕玲凭借实力派的演技功底,诠释了郭建波和纪明岚这对彼此对立、彼此影响,并同时在原生家庭矛盾的漩涡中越陷越深的“中国式母女”,引发观众的广泛共鸣。  早在2019年,该片在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首次放映即引发热议,影片入围上海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奖,荣获最佳摄影奖,并提名最佳剧情片。此后,《春潮》又入围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剧情长片及第15届大阪亚洲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在刚刚结束的北京国际电影节春季在线影展上,《春潮》也被给予高度评价。  《春潮》是杨荔钠担任编剧并执导的第二部长片。不论是对人物内心的生动呈现,还是对东北工业城市风貌的精准把握,还是对平静生活表象下的汹涌暗潮的写实描绘,都展现出其深厚积累与过人才华,本次斩获最佳导演大奖实至名归。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部由长春人导演,取材、拍摄于长春,并且由长影集团作为联合出品方的作品,《春潮》本次在长影节展映并获奖,可谓是“回家之旅”,意义非凡。  冲破“寒冬”平台上线热度惊艳  “中国式母女关系”探讨引发情感共鸣  在《春潮》中,原生家庭的矛盾不再是高烈度的集中爆发,而是时时刻刻发生在生活的细枝末节之中,母亲纪明岚见到女儿郭建波,从来都是冷言冷语,郭建波却极少用言语回应。自从今年5月份在爱奇艺独家上线以来,《春潮》的故事便引发诸多网友思考与讨论。有网友表示:“看完这部中式原生家庭,真实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虽然并未按照计划在院线上映,但在疫情与后疫情时代的特殊背景下,为了给更多观众,尤其是女性观众带去精神上的慰藉与鼓励,《春潮》选择以“超前点映”的方式于平台上线。这样的尝试,无疑相当于冒着市场和口碑等一系列风险“迎难而上”。然而,凭借演员们的惊艳表现、稀缺的题材类型,以及对热点议题的独到剖析,《春潮》一经上线便引发广泛的社会共鸣,热度与口碑均表现不凡,抖音话题阅读量突破2亿,播出期间蝉联豆瓣热门榜首,评分达7.2分,爱奇艺评分达到8.2分。尽管如此,《春潮》依然在寻找合适机会,争取早日登上院线大银幕,以电影最本真的姿态与观众见面。  拓展互联网平台影片类型种类  爱美影视以精品打造“温暖现实主义”  长期以来,强剧情、强矛盾、强特效的男频向大片占据了网络电影的主流平台。相比之下,《春潮》描绘女性生活、聚焦女性内心、关怀女性处境,是当下网络平台上不可多得的“女性电影”。《春潮》在发行方面的新尝试不仅拓展了网络电影的类型种类,更同时改变了人们对女性题材电影和网络电影平台的刻板印象,让人看到了电影发行市场更多的可能性。  《春潮》的出品方爱美影视是一家专注精品影视项目的开发、主张作品的人文价值和商业价值并重的优秀影视公司。继《春潮》之后,爱美影视出品的温情喜剧《温暖的抱抱》已经定档于年末上映,改编自长影厂红色经典的《新冰山上的来客》也计划于年内开机,一大批和《春潮》一样关注女性、关怀女性的影视作品也将陆续推出。
    2020-09-11 11:08:54长春电影节
  • 咏梅、严歌苓等参加长影节“女性影人会客厅”活动 为女性创作者发声
      国际在线消息:在长春难得一见的台风天里,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女性影人会客厅”活动如期举行。编剧阿美,制片人陈洁,演员、编剧池韵,导演丁文剑,演员、音乐人、导演田原,演员颜丙燕,导演杨荔钠,演员咏梅齐聚一堂,身处德国的作家、编剧严歌苓和身在台北的演员、编剧吴可熙也以视频连线的方式参与。在电影人程青松的主持下,嘉宾们从疫情对电影人的生活、心态和对行业的影响说开去,不仅探讨了不同角色创作者面临的问题,更触及了女性电影人在行业中的优势与困境。  “女性影人会客厅”参与嘉宾合影 活动方供图  疫情暂停拍摄,但不暂停思考和创作  疫情为全世界按下了暂停键。身在柏林的严歌苓隔着屏幕分享了她的生活。“这种停滞对我非常有意义,我读了很多很多书,觉得要清空一下,一直忙碌,没有反省自己和反省自己的作品,这是一个机会,我今年度过了一个非常非常丰满、非常自控的一年,过去感觉不由自主,身不由己,跑来跑去。现在因为疫情不跑了,我觉得这给我们每个人都是警示,那样的忙碌,对待环境,对待生命的态度值得反省。”  严歌苓在疫情期间的生活与心态引发了其他嘉宾的共鸣,但只有一个人除外,就是田原。她的身份比较多样,是导演、演员,也是原创音乐人。“兴趣过于广泛”是她对自己的评语,现场她甚至还为大家自弹自唱了一首新歌,展示了她多才多艺,自然感性的一面。与大家忙着看书充电不同,田原说自己“整个疫情都在打游戏”。“我反思了一下自己,好像都在打游戏,我不是一个很自律的人,疫情期间大家都面对很多问题,特别是我们这个行业,今年原本要做很多事情、计划,因为疫情一再推迟,甚至有的事情就消失了。可能是为了逃避,我有时逛逛公园,打打游戏,但经常上一秒在打游戏,下一秒就对未来充满担忧……疫情让我的视角变了,我会更关注人。人那么渺小,一个人又能经历那么多上上下下、反反复复,人那么脆弱却又可以像整个宇宙那样丰富。我在这个时间写了很多歌很多故事。”  疫情不仅改变了人的心态,也对电影的创作、宣发带来影响。不同创作者有着不同的创作习惯。编剧阿美说,“面对人类命运的不确定性,我们需要沉淀和思考”,严歌苓也认为现在开始书写疫情为时尚早,但吴可熙是另一种风格的创作者,“我在新闻事件的刺激下,会非常强烈地写很多东西。创作和艺术对我来讲是来自于苦难,或我曾经历过的一些很痛苦、很真实的感受,我把这些感受变成角色和剧情,疫情期间我写了一个短篇,讲述家庭面对疫情的状态和故事。”编剧池韵透露疫情爆发时自己刚从国外回来,“我最大的感受是能在一起共渡这段时光,这是多少人的生命换来的,作为电影工作者,我想更大程度地服务大家,表达出男性、女性精神的魅力和强度,中华民族在抗疫中非常优秀,这将契合到我下部作品中的人物中,将中国的精神面貌放在电影里。  不仅创作,疫情甚至改变了宣发模式。陈洁从制片人角度谈及后疫情时代电影宣发方式的变化。“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新的发行方式,很多影片帮助我们突破了传统院线发行的思路。疫情带来的情绪压力和行业冲击都非常大,但同行都在积极面对这些变化,也在用开放的心态来创造新的方式方法,让我们的内容跟更多的观众产生连接。”  观众需要看到更多鲜活的女性角色  主持人程青松从上世纪80年代黄蜀芹、张暖忻的电影切入,抛出了女性电影和女性角色的议题。在场、在线的9位女性影人围绕话题袒露了自己的心声。  去年,咏梅凭借《地久天长》里真实自然的表演夺得柏林影后,但“真实自然”还不够,最近,她在尝试新的表演方式。“我不是科班出身,没有在学院派经过方法的规训。大家看到的是我自己的生活状态,可能更生活化、更自然。很多夸张的表演让大家有点厌倦时,我那种表演可能会让人感觉舒服……但我最近在创作上有一些新的想法,不知道能不能去实现,我还挺想经过学院的训练去走不一样的路和做新的尝试。”  咏梅 活动方供图  优秀演员用尽方式自我打磨、自我拓展,虽然选择的路径不同,但精益求精的职业态度别无二致。颜丙燕一直在追求更放松、更自然的表演。为了表演的真实感、代入感,她定下两条铁律:“拍摄周期少于45天的剧本不接,不是同期声的不接。”谈及自己当年在《牛郎织女》片场,收工后经常会在一旁学习另一位女演员张一的表演。“她不是演员,没有条条框框,每一个表演都完全是本能的、真实的、生动的,我学到了很多。”  颜丙燕 活动方供图  一位柏林影后,一位金鸡影后,咏梅和颜丙燕两位演员对表演有着数十年如一日的热忱和执着。她们一直在等待好角色、好剧本。咏梅甚至不惜现场发射“糖衣炮弹”讨好阿美、杨荔钠。“我一直想要找女性题材的作品,一直在等待,我特别愿意跟杨荔钠和阿美这样有强烈女性表达的创作者合作,我很想讨好她们,在生活中‘糖衣炮弹’她们。《春潮》我特别喜欢,市场上极为稀缺。我们这样的中年女演员,对生活、情感有很多阅历和积累,能表达这样有深度、丰富性的作品。所以我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状态,等待更多女性题材的作品由我们去展现。”  被咏梅点名表扬的导演杨荔钠在《春梦》和《春潮》之后,正在筹备新片《春歌》,“我一直在围绕这个主题创作,我的电影都属于女性电影。我特别爱我的演员们,所有的演员都既是精灵又是巫师,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戏里,我都特别爱他们。在国内,女演员的机会到了一定阶段就越来越少,但我认为40岁的女演员很美,40岁以后的女演员更美。我是专门为女人写戏的女导演,我愿意为你们写戏。”除了表达对女性的关注和热爱,杨荔钠也用东北家乡话谈及她新片的内容,“我们东北这嘎达有个问题,大男子主义特别重,对女人一会儿好,一会儿不好,我的下一部电影里就是要把大男子主义好好聊一聊,替咱们东北妇女好好发发声,说说话。”  谁说女性写不出男性的电影  当下社会对女性电影的探讨和女性的关注成为一股风潮之后,田原谈及了自己的担忧,关注女性是为了让她们更多地消费,还是因为爱她们?“我做导演,去片场内心总憋着一口气,希望大家不要看轻我,所以在片场我会刻意自己扛机器,学很多知识来武装自己,我觉得这是内心没有自信和没有被保护到的感受。希望这个世界对女性多一些爱,其实男女之间不是斗争的,希望这个社会能宽容到让大家都有足够多的选择,能够做自己是非常舒服的。”  但现实情况是,女性影人想要在电影里“做自己”太难了。尤其是当演员、编剧、导演等各个部门需要协调起来的时候,“做自己”和“听指挥”之间必须找到一个平衡点。“导演是编剧的天花板”,阿美用这话自我调侃。当编剧和导演间出现无法折中的分歧,最终一定是编剧妥协,按照导演的思路前进。  咏梅的办法是自我代入、不断尝试,演绎出多种可能,最终由导演决定。“电视剧,演员还是有表演空间的,我们在表演中会把不舒服的地方演舒服,会有即兴的修改。非常严肃也很严谨的作品,导演就会有要求一个字不能改,就要揣摩导演怎么要求,这个角色怎么演。”  颜丙燕自称“和事佬”,她拉着全剧组一起围读剧本。“《牛郎织女》我们围读了三遍剧本,优点在于前期大家坐在一起,我们各有所长,围读剧本能解决很多矛盾。”  对于“电影是导演的艺术”这事儿,严歌苓早就认清现实,“从来不较真儿”。“我经常花很多心思去写的一些台词,到电影上我说跑哪去了?故事、线索大家讨论确定下来,但很多细节的描写和台词是非常下工夫的,就没了。我从来不较真儿,因为我都是远程写剧本,拍出来什么样都是导演的。”   与对待剧本不同,严歌苓对自己的小说“认真、爱惜、虔诚”,自然也对“女作家”的身份非常“较真儿”。“女作家这种说法就像是一个专门的归类,好像她写出来的东西不是全人类的,女人写出来的东西就是女性的那些东西,这是让我最气愤的。说‘严歌苓是一个作家’时为什么要强调‘女作家’,凭什么?我作品中对整个中国近代史的思考,有哪个男作家做过这样的思考?我们关注的,我写作的,是属于全人类的,不只属于女性俱乐部!”  严歌苓透露刚写完两部长篇小说,“写的就是男人的故事,我也让你们看看难道我不懂男性吗?难道我写不出男性题材吗?我当然可以写出来,而且非常精彩。我就是用这个来告诉你们,你们的领地不是你们的,我们也可以写出男人来,也可以写出男人看的电影。”
    2020-09-10 17:34:39长春电影节
  • 咏梅、严歌苓等参加长影节“女性影人会客厅”活动 为女性创作者发声
      国际在线消息:在长春难得一见的台风天里,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女性影人会客厅”活动如期举行。编剧阿美,制片人陈洁,演员、编剧池韵,导演丁文剑,演员、音乐人、导演田原,演员颜丙燕,导演杨荔钠,演员咏梅齐聚一堂,身处德国的作家、编剧严歌苓和身在台北的演员、编剧吴可熙也以视频连线的方式参与。在电影人程青松的主持下,嘉宾们从疫情对电影人的生活、心态和对行业的影响说开去,不仅探讨了不同角色创作者面临的问题,更触及了女性电影人在行业中的优势与困境。  “女性影人会客厅”参与嘉宾合影 活动方供图  疫情暂停拍摄,但不暂停思考和创作  疫情为全世界按下了暂停键。身在柏林的严歌苓隔着屏幕分享了她的生活。“这种停滞对我非常有意义,我读了很多很多书,觉得要清空一下,一直忙碌,没有反省自己和反省自己的作品,这是一个机会,我今年度过了一个非常非常丰满、非常自控的一年,过去感觉不由自主,身不由己,跑来跑去。现在因为疫情不跑了,我觉得这给我们每个人都是警示,那样的忙碌,对待环境,对待生命的态度值得反省。”  严歌苓在疫情期间的生活与心态引发了其他嘉宾的共鸣,但只有一个人除外,就是田原。她的身份比较多样,是导演、演员,也是原创音乐人。“兴趣过于广泛”是她对自己的评语,现场她甚至还为大家自弹自唱了一首新歌,展示了她多才多艺,自然感性的一面。与大家忙着看书充电不同,田原说自己“整个疫情都在打游戏”。“我反思了一下自己,好像都在打游戏,我不是一个很自律的人,疫情期间大家都面对很多问题,特别是我们这个行业,今年原本要做很多事情、计划,因为疫情一再推迟,甚至有的事情就消失了。可能是为了逃避,我有时逛逛公园,打打游戏,但经常上一秒在打游戏,下一秒就对未来充满担忧……疫情让我的视角变了,我会更关注人。人那么渺小,一个人又能经历那么多上上下下、反反复复,人那么脆弱却又可以像整个宇宙那样丰富。我在这个时间写了很多歌很多故事。”  疫情不仅改变了人的心态,也对电影的创作、宣发带来影响。不同创作者有着不同的创作习惯。编剧阿美说,“面对人类命运的不确定性,我们需要沉淀和思考”,严歌苓也认为现在开始书写疫情为时尚早,但吴可熙是另一种风格的创作者,“我在新闻事件的刺激下,会非常强烈地写很多东西。创作和艺术对我来讲是来自于苦难,或我曾经历过的一些很痛苦、很真实的感受,我把这些感受变成角色和剧情,疫情期间我写了一个短篇,讲述家庭面对疫情的状态和故事。”编剧池韵透露疫情爆发时自己刚从国外回来,“我最大的感受是能在一起共渡这段时光,这是多少人的生命换来的,作为电影工作者,我想更大程度地服务大家,表达出男性、女性精神的魅力和强度,中华民族在抗疫中非常优秀,这将契合到我下部作品中的人物中,将中国的精神面貌放在电影里。  不仅创作,疫情甚至改变了宣发模式。陈洁从制片人角度谈及后疫情时代电影宣发方式的变化。“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新的发行方式,很多影片帮助我们突破了传统院线发行的思路。疫情带来的情绪压力和行业冲击都非常大,但同行都在积极面对这些变化,也在用开放的心态来创造新的方式方法,让我们的内容跟更多的观众产生连接。”  观众需要看到更多鲜活的女性角色  主持人程青松从上世纪80年代黄蜀芹、张暖忻的电影切入,抛出了女性电影和女性角色的议题。在场、在线的9位女性影人围绕话题袒露了自己的心声。  去年,咏梅凭借《地久天长》里真实自然的表演夺得柏林影后,但“真实自然”还不够,最近,她在尝试新的表演方式。“我不是科班出身,没有在学院派经过方法的规训。大家看到的是我自己的生活状态,可能更生活化、更自然。很多夸张的表演让大家有点厌倦时,我那种表演可能会让人感觉舒服……但我最近在创作上有一些新的想法,不知道能不能去实现,我还挺想经过学院的训练去走不一样的路和做新的尝试。”  咏梅 活动方供图  优秀演员用尽方式自我打磨、自我拓展,虽然选择的路径不同,但精益求精的职业态度别无二致。颜丙燕一直在追求更放松、更自然的表演。为了表演的真实感、代入感,她定下两条铁律:“拍摄周期少于45天的剧本不接,不是同期声的不接。”谈及自己当年在《牛郎织女》片场,收工后经常会在一旁学习另一位女演员张一的表演。“她不是演员,没有条条框框,每一个表演都完全是本能的、真实的、生动的,我学到了很多。”  颜丙燕 活动方供图  一位柏林影后,一位金鸡影后,咏梅和颜丙燕两位演员对表演有着数十年如一日的热忱和执着。她们一直在等待好角色、好剧本。咏梅甚至不惜现场发射“糖衣炮弹”讨好阿美、杨荔钠。“我一直想要找女性题材的作品,一直在等待,我特别愿意跟杨荔钠和阿美这样有强烈女性表达的创作者合作,我很想讨好她们,在生活中‘糖衣炮弹’她们。《春潮》我特别喜欢,市场上极为稀缺。我们这样的中年女演员,对生活、情感有很多阅历和积累,能表达这样有深度、丰富性的作品。所以我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状态,等待更多女性题材的作品由我们去展现。”  被咏梅点名表扬的导演杨荔钠在《春梦》和《春潮》之后,正在筹备新片《春歌》,“我一直在围绕这个主题创作,我的电影都属于女性电影。我特别爱我的演员们,所有的演员都既是精灵又是巫师,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戏里,我都特别爱他们。在国内,女演员的机会到了一定阶段就越来越少,但我认为40岁的女演员很美,40岁以后的女演员更美。我是专门为女人写戏的女导演,我愿意为你们写戏。”除了表达对女性的关注和热爱,杨荔钠也用东北家乡话谈及她新片的内容,“我们东北这嘎达有个问题,大男子主义特别重,对女人一会儿好,一会儿不好,我的下一部电影里就是要把大男子主义好好聊一聊,替咱们东北妇女好好发发声,说说话。”  谁说女性写不出男性的电影  当下社会对女性电影的探讨和女性的关注成为一股风潮之后,田原谈及了自己的担忧,关注女性是为了让她们更多地消费,还是因为爱她们?“我做导演,去片场内心总憋着一口气,希望大家不要看轻我,所以在片场我会刻意自己扛机器,学很多知识来武装自己,我觉得这是内心没有自信和没有被保护到的感受。希望这个世界对女性多一些爱,其实男女之间不是斗争的,希望这个社会能宽容到让大家都有足够多的选择,能够做自己是非常舒服的。”  但现实情况是,女性影人想要在电影里“做自己”太难了。尤其是当演员、编剧、导演等各个部门需要协调起来的时候,“做自己”和“听指挥”之间必须找到一个平衡点。“导演是编剧的天花板”,阿美用这话自我调侃。当编剧和导演间出现无法折中的分歧,最终一定是编剧妥协,按照导演的思路前进。  咏梅的办法是自我代入、不断尝试,演绎出多种可能,最终由导演决定。“电视剧,演员还是有表演空间的,我们在表演中会把不舒服的地方演舒服,会有即兴的修改。非常严肃也很严谨的作品,导演就会有要求一个字不能改,就要揣摩导演怎么要求,这个角色怎么演。”  颜丙燕自称“和事佬”,她拉着全剧组一起围读剧本。“《牛郎织女》我们围读了三遍剧本,优点在于前期大家坐在一起,我们各有所长,围读剧本能解决很多矛盾。”  对于“电影是导演的艺术”这事儿,严歌苓早就认清现实,“从来不较真儿”。“我经常花很多心思去写的一些台词,到电影上我说跑哪去了?故事、线索大家讨论确定下来,但很多细节的描写和台词是非常下工夫的,就没了。我从来不较真儿,因为我都是远程写剧本,拍出来什么样都是导演的。”   与对待剧本不同,严歌苓对自己的小说“认真、爱惜、虔诚”,自然也对“女作家”的身份非常“较真儿”。“女作家这种说法就像是一个专门的归类,好像她写出来的东西不是全人类的,女人写出来的东西就是女性的那些东西,这是让我最气愤的。说‘严歌苓是一个作家’时为什么要强调‘女作家’,凭什么?我作品中对整个中国近代史的思考,有哪个男作家做过这样的思考?我们关注的,我写作的,是属于全人类的,不只属于女性俱乐部!”  严歌苓透露刚写完两部长篇小说,“写的就是男人的故事,我也让你们看看难道我不懂男性吗?难道我写不出男性题材吗?我当然可以写出来,而且非常精彩。我就是用这个来告诉你们,你们的领地不是你们的,我们也可以写出男人来,也可以写出男人看的电影。”
    2020-09-10 17:34:38长春电影节
  • 长影节举行《本命年》三十周年纪念活动 导演谢飞:好电影应该带给观众启示
      国际在线消息:9月9日,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举办了谢飞导演经典作品《本命年》柏林首映30周年纪念展,邀请影片导演谢飞与中国传媒大学教授、中国电影评论学会理事索亚斌进行“对话大师”的映后交流,谢飞分享了许多关于《本命年》的创作背景和拍摄经历,现场观众也十分积极踊跃。  此次活动还有许多重磅嘉宾到场支持,包括长春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赵明,吉林省委宣传部电影处处长刘威,以及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金鹿奖”评委会主席丁荫楠,导演丁震。  《本命年》于1990年在柏林国际电影节首映,并一举拿下杰出成就银熊奖,成为第一部在柏林国际电影节上获奖的中国现实题材电影。今年恰逢《本命年》柏林首映30周年,本届中国长春电影节特别邀请了谢飞导演出席,可谓机会难得。  “对话大师”环节 活动方供图  谢飞首先谈到了影片对于原著的改编,《本命年》改编自著名作家刘恒的小说《黑的雪》,据他回忆,影片原本打算沿用“黑的雪”作为片名,但开拍之后北京始终没下雪,于是姜文建议将片名改为《本命年》。  在出演《本命年》之前,姜文已经凭借《芙蓉镇》《红高粱》《春桃》等口碑之作崭露头角,演技实力颇受认可,谢飞表示:“《本命年》中的李慧泉可能是最贴近姜文生活环境的一个角色。”为了演好角色,姜文特意跑到东大桥和三里屯的集市与商贩打交道,了解他们的境况。  在当年,《大众电影》杂志评选的“百花奖”中,《本命年》位列三甲。谢飞认为,《本命年》能受到广大观众青睐的重要原因在于,对人性的复杂状态的剖析,惩恶扬善。影片以冷静写实的方法展现了主角李慧泉的心态变化,他在善与恶,好与坏之间的挣扎和困惑,他既是强者,某些方面他也是弱者,总而言之,他是一个复杂又真实的人物。  此外,主持人就经典电影的艺术价值进行了探讨,谢飞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片子真实地表现了生活中的人,以及他们身上的复杂性,通过这种描述又深挖出来很有意义的主题思想,使得观众看完有启示,去过更好地生活,追求更好的人生价值,而不是副作用,这部电影生命力挺长,对我来说很欣慰。”  导演谢飞(右一)与中国传媒大学教授、中国电影评论学会理事索亚斌 活动方供图  现场有年轻观众提问关于从事电影行业的建议,谢飞真诚地回答道:“青年人遇到了比我们更好的时机,但是诱惑也特别多,要想让影片获得更多观众,内容的掌握能力和技能永远是艺术学生必须要扎扎实实打好的基础,而不是只图形式上的一时之新。”  嘉宾合影 活动方供图  中国长春电影节自1992年起,每两年举办一次,28年深耕不辍,秉持着“高群众关注度参与度、高质量为电影人服务、高效能为影视文化产业助力”的特色。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主题仍然是“新时代、新摇篮、新力量”,对于重新理解电影、走进电影,提升中国电影凝心聚力进行积极探索。
    2020-09-10 17:24:50长春电影节
  • 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圆满落幕
      国际在线消息:9月6日至10日,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在长春举行。作为中国首个以城市命名的国家级电影节,中国长春电影节历经14届28年的孕育成长,已然成为华语电影的风向标、新人新作的诞生地和城市文化的新品牌。  不同寻常的2020年,长春在常态化疫情防控形势下如期举办电影节,不仅用实际行动诠释了“新中国电影摇篮”城市的责任担当,更适时地为复苏的中国电影行业提振了信心,这也使本届中国长春电影节变得格外有意义。  在此期间,电影节启动活动、“金鹿奖”评奖、电影展映、电影论坛、“致敬摇篮”五大单元主体活动悉数于长春举办,以中国电影的长春话语、吉林底色、中国故事,彰显电影的文化魅力,铸就电影的文化高地。  组委会供图  “金鹿奖”展示华语电影丰硕成果  影人论坛分享收获传递心声  28年的辉煌历程中,中国长春电影节始终坚持以华语电影评奖为主,秉承繁荣华语电影创作、弘扬优秀民族文化活动的宗旨,在行业当中备受关注与认可。而本届“金鹿奖”作为疫情发生后首个在线下举行评选活动的重要电影节奖项,更是在行业加紧复工复产的关键时刻,为中国电影、中国电影人传递了力量和信心。  过去2年间,中国电影产业继续蓬勃发展,本届长春电影节的举办,为华语电影提供了展示丰硕成果的绝佳平台。自7月启动征片,“金鹿奖”组委会共收到报名影片103部,其中15部优秀作品通过初选进入终评名单。最终,本届“金鹿奖”10个奖项在闭幕式颁奖典礼上一一揭晓,《我和我的祖国》《春潮》等影片荣膺奖项,导演杨荔钠、申奥,演员任素汐、海拉提·哈木等收获个人表彰。  组委会供图  除了奖项评选,本届电影节也为众多电影人提供了相聚的机会:6天的时间当中,以线下、线上方式举行的多场论坛活动,让来自海内外的电影人得以相互对话、阐述观点、交流创意。从产业发展到内容创作,从建构人类文明新形态到全球一体化……透过所有着眼当下、面向未来的分享,我们可以感受到中国电影人的责任和使命感,而中国长春电影节则成为了他们向行业传递声音的重要平台。  影展单元传承创新、迈向国际化  群众电影文化活动增强参与感  作为电影节重要组成部分,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电影展映单元从9月4日一直持续到9月15日。  本届电影节汇集了百余部中外佳片,并通过设立包括“影界”“原力”“致敬”在内多个展映单元,实现了内容多元性的完美组合。在这里,你既可以看到华语电影最新佳作,也能欣赏留名影史的经典老片;可以感受年轻新锐导演的创作脉搏,也能通过历久弥新的作品向杰出影人致敬。  本届电影节展映单元的一大亮点是新增国际影展单元,让长春的观众有机会欣赏到来自戛纳、柏林、威尼斯、多伦多等众多全球知名国际电影节的最新获奖、入围佳作,以及全球各地充满异域文化的新片。  经过多年发展,中国长春电影节展映单元已经在影迷中形成口碑。考虑到疫情防控需要,今年,电影节展映单元也在展映方式上寻求突破,通过影院展映、户外展映、部分线上展映并行的方式,向广大市民发出特别的“光影邀约”。  除此之外,本届电影节还举行了一系列丰富多彩的群众电影文化活动:自8月22日起,“致敬摇篮”系列活动电影音乐季、电影主题广场音乐会、电影文化公园秀等惠民活动陆续展开,帮助市民真正参与和融入中国长春电影节的氛围之中,充分感受电影的魅力。  组委会供图  长春国际影都赋能产业发展  金鹿计划彰显“新摇篮”精神  为加快长春现代化都市圈建设,支持重点区域率先突破,引领带动经济高质量发展,长春市提出实施高质量发展“四大板块”战略。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期间,长春国际影都作为承载着长春都市圈现代化蓝图,推动吉林省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的重要板块之一,借项目集中签约仪式之机,推出一系列新政策、新项目、新计划。  此次长春国际影都签约共涉及107个项目,合同金额高达1484亿元。未来,占地1051平方公里的长春国际影都,将建设成为“享誉全球的影视文化高地”“引领未来的数字产业高地”和“世人向往的生态旅游高地”。通过整合全国电影产业资源,汇聚电影人才,孵化电影项目,培育中国电影新力量,构建电影产业优质生态圈,帮助长春完成从“电影摇篮”到“未来孵化器”的华丽转型,并力争在2025年实现长春国际影都板块主导产业产值和主营业务收入超过1500亿元的目标。  组委会供图  “未来孵化器”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为中国电影的内容生产持续提供动力。本届中国长春电影节首次启动“金鹿计划”,秉承生态、融合、创新的发展理念,扶植电影新力量,为参评项目提供政策、资金、人才奖励等支持。未来,这一新时代电影“新摇篮”还将继续依托长春的电影文化生态融合平台,加大产业合作,整合产业资源、为电影人和电影项目提供全方位服务。  组委会供图  时代向前、传承不断、未来常新。在国家支持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发展的大背景下,长春市将继续完善上下游产业链,汇集更多人才,构建电影优质生态圈,推动中国长春电影节向国际化迈进,彰显中国电影文化魅力,凝聚中国电影磅礴力量。
    2020-09-14 17:01:11长春电影节
  • 《春潮》长春电影节斩获大奖 关怀女性处境开启“温暖现实主义”
      昨日,第15届长春电影节正式落下帷幕。由上海爱美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廖庆松、市山尚三监制、杨荔钠编剧并执导,郝蕾、金燕玲领衔主演的电影《春潮》成为竞赛单元的热门作品。该片聚焦原生家庭话题,通过真实细腻的镜头展现了“中国式”家庭中三代人之间的关系,获得广泛好评,入围最佳编剧、最佳技术、最佳影片、最佳女演员、最佳导演5项提名,并一举斩获“金鹿奖”评委会大奖和最佳导演两项殊荣。  在颁奖典礼现场,导演杨荔钠表示,是长春这一方中国电影的热土,以及长影出品的无数优秀电影,哺育了自己和《春潮》这部作品,自己未来希望能够经常“回家看看”,在电影中呈现更多美丽的家乡人、家乡事。《春潮》出品人、总制片人、爱美影视CEO李亚平表示,希望《春潮》的成功能够让更多人对国产现实主义电影产生信心,并鼓励更多人关注、支持同类题材影视的出品与制作。  实力主创团队呈现独特母女关系  《春潮》入围多个电影节斩获佳绩  《春潮》通过一个祖孙三代的家庭故事,展现一段时代背景下的“原生家庭”之痛。郝蕾和金燕玲凭借实力派的演技功底,诠释了郭建波和纪明岚这对彼此对立、彼此影响,并同时在原生家庭矛盾的漩涡中越陷越深的“中国式母女”,引发观众的广泛共鸣。  早在2019年,该片在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首次放映即引发热议,影片入围上海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奖,荣获最佳摄影奖,并提名最佳剧情片。此后,《春潮》又入围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剧情长片及第15届大阪亚洲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在刚刚结束的北京国际电影节春季在线影展上,《春潮》也被给予高度评价。  《春潮》是杨荔钠担任编剧并执导的第二部长片。不论是对人物内心的生动呈现,还是对东北工业城市风貌的精准把握,还是对平静生活表象下的汹涌暗潮的写实描绘,都展现出其深厚积累与过人才华,本次斩获最佳导演大奖实至名归。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部由长春人导演,取材、拍摄于长春,并且由长影集团作为联合出品方的作品,《春潮》本次在长影节展映并获奖,可谓是“回家之旅”,意义非凡。  冲破“寒冬”平台上线热度惊艳  “中国式母女关系”探讨引发情感共鸣  在《春潮》中,原生家庭的矛盾不再是高烈度的集中爆发,而是时时刻刻发生在生活的细枝末节之中,母亲纪明岚见到女儿郭建波,从来都是冷言冷语,郭建波却极少用言语回应。自从今年5月份在爱奇艺独家上线以来,《春潮》的故事便引发诸多网友思考与讨论。有网友表示:“看完这部中式原生家庭,真实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虽然并未按照计划在院线上映,但在疫情与后疫情时代的特殊背景下,为了给更多观众,尤其是女性观众带去精神上的慰藉与鼓励,《春潮》选择以“超前点映”的方式于平台上线。这样的尝试,无疑相当于冒着市场和口碑等一系列风险“迎难而上”。然而,凭借演员们的惊艳表现、稀缺的题材类型,以及对热点议题的独到剖析,《春潮》一经上线便引发广泛的社会共鸣,热度与口碑均表现不凡,抖音话题阅读量突破2亿,播出期间蝉联豆瓣热门榜首,评分达7.2分,爱奇艺评分达到8.2分。尽管如此,《春潮》依然在寻找合适机会,争取早日登上院线大银幕,以电影最本真的姿态与观众见面。  拓展互联网平台影片类型种类  爱美影视以精品打造“温暖现实主义”  长期以来,强剧情、强矛盾、强特效的男频向大片占据了网络电影的主流平台。相比之下,《春潮》描绘女性生活、聚焦女性内心、关怀女性处境,是当下网络平台上不可多得的“女性电影”。《春潮》在发行方面的新尝试不仅拓展了网络电影的类型种类,更同时改变了人们对女性题材电影和网络电影平台的刻板印象,让人看到了电影发行市场更多的可能性。  《春潮》的出品方爱美影视是一家专注精品影视项目的开发、主张作品的人文价值和商业价值并重的优秀影视公司。继《春潮》之后,爱美影视出品的温情喜剧《温暖的抱抱》已经定档于年末上映,改编自长影厂红色经典的《新冰山上的来客》也计划于年内开机,一大批和《春潮》一样关注女性、关怀女性的影视作品也将陆续推出。
    2020-09-11 11:08:54长春电影节
  • 咏梅、严歌苓等参加长影节“女性影人会客厅”活动 为女性创作者发声
      国际在线消息:在长春难得一见的台风天里,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女性影人会客厅”活动如期举行。编剧阿美,制片人陈洁,演员、编剧池韵,导演丁文剑,演员、音乐人、导演田原,演员颜丙燕,导演杨荔钠,演员咏梅齐聚一堂,身处德国的作家、编剧严歌苓和身在台北的演员、编剧吴可熙也以视频连线的方式参与。在电影人程青松的主持下,嘉宾们从疫情对电影人的生活、心态和对行业的影响说开去,不仅探讨了不同角色创作者面临的问题,更触及了女性电影人在行业中的优势与困境。  “女性影人会客厅”参与嘉宾合影 活动方供图  疫情暂停拍摄,但不暂停思考和创作  疫情为全世界按下了暂停键。身在柏林的严歌苓隔着屏幕分享了她的生活。“这种停滞对我非常有意义,我读了很多很多书,觉得要清空一下,一直忙碌,没有反省自己和反省自己的作品,这是一个机会,我今年度过了一个非常非常丰满、非常自控的一年,过去感觉不由自主,身不由己,跑来跑去。现在因为疫情不跑了,我觉得这给我们每个人都是警示,那样的忙碌,对待环境,对待生命的态度值得反省。”  严歌苓在疫情期间的生活与心态引发了其他嘉宾的共鸣,但只有一个人除外,就是田原。她的身份比较多样,是导演、演员,也是原创音乐人。“兴趣过于广泛”是她对自己的评语,现场她甚至还为大家自弹自唱了一首新歌,展示了她多才多艺,自然感性的一面。与大家忙着看书充电不同,田原说自己“整个疫情都在打游戏”。“我反思了一下自己,好像都在打游戏,我不是一个很自律的人,疫情期间大家都面对很多问题,特别是我们这个行业,今年原本要做很多事情、计划,因为疫情一再推迟,甚至有的事情就消失了。可能是为了逃避,我有时逛逛公园,打打游戏,但经常上一秒在打游戏,下一秒就对未来充满担忧……疫情让我的视角变了,我会更关注人。人那么渺小,一个人又能经历那么多上上下下、反反复复,人那么脆弱却又可以像整个宇宙那样丰富。我在这个时间写了很多歌很多故事。”  疫情不仅改变了人的心态,也对电影的创作、宣发带来影响。不同创作者有着不同的创作习惯。编剧阿美说,“面对人类命运的不确定性,我们需要沉淀和思考”,严歌苓也认为现在开始书写疫情为时尚早,但吴可熙是另一种风格的创作者,“我在新闻事件的刺激下,会非常强烈地写很多东西。创作和艺术对我来讲是来自于苦难,或我曾经历过的一些很痛苦、很真实的感受,我把这些感受变成角色和剧情,疫情期间我写了一个短篇,讲述家庭面对疫情的状态和故事。”编剧池韵透露疫情爆发时自己刚从国外回来,“我最大的感受是能在一起共渡这段时光,这是多少人的生命换来的,作为电影工作者,我想更大程度地服务大家,表达出男性、女性精神的魅力和强度,中华民族在抗疫中非常优秀,这将契合到我下部作品中的人物中,将中国的精神面貌放在电影里。  不仅创作,疫情甚至改变了宣发模式。陈洁从制片人角度谈及后疫情时代电影宣发方式的变化。“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新的发行方式,很多影片帮助我们突破了传统院线发行的思路。疫情带来的情绪压力和行业冲击都非常大,但同行都在积极面对这些变化,也在用开放的心态来创造新的方式方法,让我们的内容跟更多的观众产生连接。”  观众需要看到更多鲜活的女性角色  主持人程青松从上世纪80年代黄蜀芹、张暖忻的电影切入,抛出了女性电影和女性角色的议题。在场、在线的9位女性影人围绕话题袒露了自己的心声。  去年,咏梅凭借《地久天长》里真实自然的表演夺得柏林影后,但“真实自然”还不够,最近,她在尝试新的表演方式。“我不是科班出身,没有在学院派经过方法的规训。大家看到的是我自己的生活状态,可能更生活化、更自然。很多夸张的表演让大家有点厌倦时,我那种表演可能会让人感觉舒服……但我最近在创作上有一些新的想法,不知道能不能去实现,我还挺想经过学院的训练去走不一样的路和做新的尝试。”  咏梅 活动方供图  优秀演员用尽方式自我打磨、自我拓展,虽然选择的路径不同,但精益求精的职业态度别无二致。颜丙燕一直在追求更放松、更自然的表演。为了表演的真实感、代入感,她定下两条铁律:“拍摄周期少于45天的剧本不接,不是同期声的不接。”谈及自己当年在《牛郎织女》片场,收工后经常会在一旁学习另一位女演员张一的表演。“她不是演员,没有条条框框,每一个表演都完全是本能的、真实的、生动的,我学到了很多。”  颜丙燕 活动方供图  一位柏林影后,一位金鸡影后,咏梅和颜丙燕两位演员对表演有着数十年如一日的热忱和执着。她们一直在等待好角色、好剧本。咏梅甚至不惜现场发射“糖衣炮弹”讨好阿美、杨荔钠。“我一直想要找女性题材的作品,一直在等待,我特别愿意跟杨荔钠和阿美这样有强烈女性表达的创作者合作,我很想讨好她们,在生活中‘糖衣炮弹’她们。《春潮》我特别喜欢,市场上极为稀缺。我们这样的中年女演员,对生活、情感有很多阅历和积累,能表达这样有深度、丰富性的作品。所以我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状态,等待更多女性题材的作品由我们去展现。”  被咏梅点名表扬的导演杨荔钠在《春梦》和《春潮》之后,正在筹备新片《春歌》,“我一直在围绕这个主题创作,我的电影都属于女性电影。我特别爱我的演员们,所有的演员都既是精灵又是巫师,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戏里,我都特别爱他们。在国内,女演员的机会到了一定阶段就越来越少,但我认为40岁的女演员很美,40岁以后的女演员更美。我是专门为女人写戏的女导演,我愿意为你们写戏。”除了表达对女性的关注和热爱,杨荔钠也用东北家乡话谈及她新片的内容,“我们东北这嘎达有个问题,大男子主义特别重,对女人一会儿好,一会儿不好,我的下一部电影里就是要把大男子主义好好聊一聊,替咱们东北妇女好好发发声,说说话。”  谁说女性写不出男性的电影  当下社会对女性电影的探讨和女性的关注成为一股风潮之后,田原谈及了自己的担忧,关注女性是为了让她们更多地消费,还是因为爱她们?“我做导演,去片场内心总憋着一口气,希望大家不要看轻我,所以在片场我会刻意自己扛机器,学很多知识来武装自己,我觉得这是内心没有自信和没有被保护到的感受。希望这个世界对女性多一些爱,其实男女之间不是斗争的,希望这个社会能宽容到让大家都有足够多的选择,能够做自己是非常舒服的。”  但现实情况是,女性影人想要在电影里“做自己”太难了。尤其是当演员、编剧、导演等各个部门需要协调起来的时候,“做自己”和“听指挥”之间必须找到一个平衡点。“导演是编剧的天花板”,阿美用这话自我调侃。当编剧和导演间出现无法折中的分歧,最终一定是编剧妥协,按照导演的思路前进。  咏梅的办法是自我代入、不断尝试,演绎出多种可能,最终由导演决定。“电视剧,演员还是有表演空间的,我们在表演中会把不舒服的地方演舒服,会有即兴的修改。非常严肃也很严谨的作品,导演就会有要求一个字不能改,就要揣摩导演怎么要求,这个角色怎么演。”  颜丙燕自称“和事佬”,她拉着全剧组一起围读剧本。“《牛郎织女》我们围读了三遍剧本,优点在于前期大家坐在一起,我们各有所长,围读剧本能解决很多矛盾。”  对于“电影是导演的艺术”这事儿,严歌苓早就认清现实,“从来不较真儿”。“我经常花很多心思去写的一些台词,到电影上我说跑哪去了?故事、线索大家讨论确定下来,但很多细节的描写和台词是非常下工夫的,就没了。我从来不较真儿,因为我都是远程写剧本,拍出来什么样都是导演的。”   与对待剧本不同,严歌苓对自己的小说“认真、爱惜、虔诚”,自然也对“女作家”的身份非常“较真儿”。“女作家这种说法就像是一个专门的归类,好像她写出来的东西不是全人类的,女人写出来的东西就是女性的那些东西,这是让我最气愤的。说‘严歌苓是一个作家’时为什么要强调‘女作家’,凭什么?我作品中对整个中国近代史的思考,有哪个男作家做过这样的思考?我们关注的,我写作的,是属于全人类的,不只属于女性俱乐部!”  严歌苓透露刚写完两部长篇小说,“写的就是男人的故事,我也让你们看看难道我不懂男性吗?难道我写不出男性题材吗?我当然可以写出来,而且非常精彩。我就是用这个来告诉你们,你们的领地不是你们的,我们也可以写出男人来,也可以写出男人看的电影。”
    2020-09-10 17:34:39长春电影节
  • 咏梅、严歌苓等参加长影节“女性影人会客厅”活动 为女性创作者发声
      国际在线消息:在长春难得一见的台风天里,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女性影人会客厅”活动如期举行。编剧阿美,制片人陈洁,演员、编剧池韵,导演丁文剑,演员、音乐人、导演田原,演员颜丙燕,导演杨荔钠,演员咏梅齐聚一堂,身处德国的作家、编剧严歌苓和身在台北的演员、编剧吴可熙也以视频连线的方式参与。在电影人程青松的主持下,嘉宾们从疫情对电影人的生活、心态和对行业的影响说开去,不仅探讨了不同角色创作者面临的问题,更触及了女性电影人在行业中的优势与困境。  “女性影人会客厅”参与嘉宾合影 活动方供图  疫情暂停拍摄,但不暂停思考和创作  疫情为全世界按下了暂停键。身在柏林的严歌苓隔着屏幕分享了她的生活。“这种停滞对我非常有意义,我读了很多很多书,觉得要清空一下,一直忙碌,没有反省自己和反省自己的作品,这是一个机会,我今年度过了一个非常非常丰满、非常自控的一年,过去感觉不由自主,身不由己,跑来跑去。现在因为疫情不跑了,我觉得这给我们每个人都是警示,那样的忙碌,对待环境,对待生命的态度值得反省。”  严歌苓在疫情期间的生活与心态引发了其他嘉宾的共鸣,但只有一个人除外,就是田原。她的身份比较多样,是导演、演员,也是原创音乐人。“兴趣过于广泛”是她对自己的评语,现场她甚至还为大家自弹自唱了一首新歌,展示了她多才多艺,自然感性的一面。与大家忙着看书充电不同,田原说自己“整个疫情都在打游戏”。“我反思了一下自己,好像都在打游戏,我不是一个很自律的人,疫情期间大家都面对很多问题,特别是我们这个行业,今年原本要做很多事情、计划,因为疫情一再推迟,甚至有的事情就消失了。可能是为了逃避,我有时逛逛公园,打打游戏,但经常上一秒在打游戏,下一秒就对未来充满担忧……疫情让我的视角变了,我会更关注人。人那么渺小,一个人又能经历那么多上上下下、反反复复,人那么脆弱却又可以像整个宇宙那样丰富。我在这个时间写了很多歌很多故事。”  疫情不仅改变了人的心态,也对电影的创作、宣发带来影响。不同创作者有着不同的创作习惯。编剧阿美说,“面对人类命运的不确定性,我们需要沉淀和思考”,严歌苓也认为现在开始书写疫情为时尚早,但吴可熙是另一种风格的创作者,“我在新闻事件的刺激下,会非常强烈地写很多东西。创作和艺术对我来讲是来自于苦难,或我曾经历过的一些很痛苦、很真实的感受,我把这些感受变成角色和剧情,疫情期间我写了一个短篇,讲述家庭面对疫情的状态和故事。”编剧池韵透露疫情爆发时自己刚从国外回来,“我最大的感受是能在一起共渡这段时光,这是多少人的生命换来的,作为电影工作者,我想更大程度地服务大家,表达出男性、女性精神的魅力和强度,中华民族在抗疫中非常优秀,这将契合到我下部作品中的人物中,将中国的精神面貌放在电影里。  不仅创作,疫情甚至改变了宣发模式。陈洁从制片人角度谈及后疫情时代电影宣发方式的变化。“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新的发行方式,很多影片帮助我们突破了传统院线发行的思路。疫情带来的情绪压力和行业冲击都非常大,但同行都在积极面对这些变化,也在用开放的心态来创造新的方式方法,让我们的内容跟更多的观众产生连接。”  观众需要看到更多鲜活的女性角色  主持人程青松从上世纪80年代黄蜀芹、张暖忻的电影切入,抛出了女性电影和女性角色的议题。在场、在线的9位女性影人围绕话题袒露了自己的心声。  去年,咏梅凭借《地久天长》里真实自然的表演夺得柏林影后,但“真实自然”还不够,最近,她在尝试新的表演方式。“我不是科班出身,没有在学院派经过方法的规训。大家看到的是我自己的生活状态,可能更生活化、更自然。很多夸张的表演让大家有点厌倦时,我那种表演可能会让人感觉舒服……但我最近在创作上有一些新的想法,不知道能不能去实现,我还挺想经过学院的训练去走不一样的路和做新的尝试。”  咏梅 活动方供图  优秀演员用尽方式自我打磨、自我拓展,虽然选择的路径不同,但精益求精的职业态度别无二致。颜丙燕一直在追求更放松、更自然的表演。为了表演的真实感、代入感,她定下两条铁律:“拍摄周期少于45天的剧本不接,不是同期声的不接。”谈及自己当年在《牛郎织女》片场,收工后经常会在一旁学习另一位女演员张一的表演。“她不是演员,没有条条框框,每一个表演都完全是本能的、真实的、生动的,我学到了很多。”  颜丙燕 活动方供图  一位柏林影后,一位金鸡影后,咏梅和颜丙燕两位演员对表演有着数十年如一日的热忱和执着。她们一直在等待好角色、好剧本。咏梅甚至不惜现场发射“糖衣炮弹”讨好阿美、杨荔钠。“我一直想要找女性题材的作品,一直在等待,我特别愿意跟杨荔钠和阿美这样有强烈女性表达的创作者合作,我很想讨好她们,在生活中‘糖衣炮弹’她们。《春潮》我特别喜欢,市场上极为稀缺。我们这样的中年女演员,对生活、情感有很多阅历和积累,能表达这样有深度、丰富性的作品。所以我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状态,等待更多女性题材的作品由我们去展现。”  被咏梅点名表扬的导演杨荔钠在《春梦》和《春潮》之后,正在筹备新片《春歌》,“我一直在围绕这个主题创作,我的电影都属于女性电影。我特别爱我的演员们,所有的演员都既是精灵又是巫师,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戏里,我都特别爱他们。在国内,女演员的机会到了一定阶段就越来越少,但我认为40岁的女演员很美,40岁以后的女演员更美。我是专门为女人写戏的女导演,我愿意为你们写戏。”除了表达对女性的关注和热爱,杨荔钠也用东北家乡话谈及她新片的内容,“我们东北这嘎达有个问题,大男子主义特别重,对女人一会儿好,一会儿不好,我的下一部电影里就是要把大男子主义好好聊一聊,替咱们东北妇女好好发发声,说说话。”  谁说女性写不出男性的电影  当下社会对女性电影的探讨和女性的关注成为一股风潮之后,田原谈及了自己的担忧,关注女性是为了让她们更多地消费,还是因为爱她们?“我做导演,去片场内心总憋着一口气,希望大家不要看轻我,所以在片场我会刻意自己扛机器,学很多知识来武装自己,我觉得这是内心没有自信和没有被保护到的感受。希望这个世界对女性多一些爱,其实男女之间不是斗争的,希望这个社会能宽容到让大家都有足够多的选择,能够做自己是非常舒服的。”  但现实情况是,女性影人想要在电影里“做自己”太难了。尤其是当演员、编剧、导演等各个部门需要协调起来的时候,“做自己”和“听指挥”之间必须找到一个平衡点。“导演是编剧的天花板”,阿美用这话自我调侃。当编剧和导演间出现无法折中的分歧,最终一定是编剧妥协,按照导演的思路前进。  咏梅的办法是自我代入、不断尝试,演绎出多种可能,最终由导演决定。“电视剧,演员还是有表演空间的,我们在表演中会把不舒服的地方演舒服,会有即兴的修改。非常严肃也很严谨的作品,导演就会有要求一个字不能改,就要揣摩导演怎么要求,这个角色怎么演。”  颜丙燕自称“和事佬”,她拉着全剧组一起围读剧本。“《牛郎织女》我们围读了三遍剧本,优点在于前期大家坐在一起,我们各有所长,围读剧本能解决很多矛盾。”  对于“电影是导演的艺术”这事儿,严歌苓早就认清现实,“从来不较真儿”。“我经常花很多心思去写的一些台词,到电影上我说跑哪去了?故事、线索大家讨论确定下来,但很多细节的描写和台词是非常下工夫的,就没了。我从来不较真儿,因为我都是远程写剧本,拍出来什么样都是导演的。”   与对待剧本不同,严歌苓对自己的小说“认真、爱惜、虔诚”,自然也对“女作家”的身份非常“较真儿”。“女作家这种说法就像是一个专门的归类,好像她写出来的东西不是全人类的,女人写出来的东西就是女性的那些东西,这是让我最气愤的。说‘严歌苓是一个作家’时为什么要强调‘女作家’,凭什么?我作品中对整个中国近代史的思考,有哪个男作家做过这样的思考?我们关注的,我写作的,是属于全人类的,不只属于女性俱乐部!”  严歌苓透露刚写完两部长篇小说,“写的就是男人的故事,我也让你们看看难道我不懂男性吗?难道我写不出男性题材吗?我当然可以写出来,而且非常精彩。我就是用这个来告诉你们,你们的领地不是你们的,我们也可以写出男人来,也可以写出男人看的电影。”
    2020-09-10 17:34:38长春电影节
  • 长影节举行《本命年》三十周年纪念活动 导演谢飞:好电影应该带给观众启示
      国际在线消息:9月9日,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举办了谢飞导演经典作品《本命年》柏林首映30周年纪念展,邀请影片导演谢飞与中国传媒大学教授、中国电影评论学会理事索亚斌进行“对话大师”的映后交流,谢飞分享了许多关于《本命年》的创作背景和拍摄经历,现场观众也十分积极踊跃。  此次活动还有许多重磅嘉宾到场支持,包括长春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赵明,吉林省委宣传部电影处处长刘威,以及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金鹿奖”评委会主席丁荫楠,导演丁震。  《本命年》于1990年在柏林国际电影节首映,并一举拿下杰出成就银熊奖,成为第一部在柏林国际电影节上获奖的中国现实题材电影。今年恰逢《本命年》柏林首映30周年,本届中国长春电影节特别邀请了谢飞导演出席,可谓机会难得。  “对话大师”环节 活动方供图  谢飞首先谈到了影片对于原著的改编,《本命年》改编自著名作家刘恒的小说《黑的雪》,据他回忆,影片原本打算沿用“黑的雪”作为片名,但开拍之后北京始终没下雪,于是姜文建议将片名改为《本命年》。  在出演《本命年》之前,姜文已经凭借《芙蓉镇》《红高粱》《春桃》等口碑之作崭露头角,演技实力颇受认可,谢飞表示:“《本命年》中的李慧泉可能是最贴近姜文生活环境的一个角色。”为了演好角色,姜文特意跑到东大桥和三里屯的集市与商贩打交道,了解他们的境况。  在当年,《大众电影》杂志评选的“百花奖”中,《本命年》位列三甲。谢飞认为,《本命年》能受到广大观众青睐的重要原因在于,对人性的复杂状态的剖析,惩恶扬善。影片以冷静写实的方法展现了主角李慧泉的心态变化,他在善与恶,好与坏之间的挣扎和困惑,他既是强者,某些方面他也是弱者,总而言之,他是一个复杂又真实的人物。  此外,主持人就经典电影的艺术价值进行了探讨,谢飞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片子真实地表现了生活中的人,以及他们身上的复杂性,通过这种描述又深挖出来很有意义的主题思想,使得观众看完有启示,去过更好地生活,追求更好的人生价值,而不是副作用,这部电影生命力挺长,对我来说很欣慰。”  导演谢飞(右一)与中国传媒大学教授、中国电影评论学会理事索亚斌 活动方供图  现场有年轻观众提问关于从事电影行业的建议,谢飞真诚地回答道:“青年人遇到了比我们更好的时机,但是诱惑也特别多,要想让影片获得更多观众,内容的掌握能力和技能永远是艺术学生必须要扎扎实实打好的基础,而不是只图形式上的一时之新。”  嘉宾合影 活动方供图  中国长春电影节自1992年起,每两年举办一次,28年深耕不辍,秉持着“高群众关注度参与度、高质量为电影人服务、高效能为影视文化产业助力”的特色。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主题仍然是“新时代、新摇篮、新力量”,对于重新理解电影、走进电影,提升中国电影凝心聚力进行积极探索。
    2020-09-10 17:24:50长春电影节
长春电影节

中国长春电影节(Changchun Film Festival·China)是中国第一个以城市命名的电影节,创办于1992年,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同意举办的国家级电影节。